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振奋全美国的疫苗“好消息”又是忽悠?!学者怒批不诚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0日 02:41   环球时报

  原标题:振奋全美国的疫苗“好消息”又是忽悠?!学者怒批不诚信

  昨天,一则来自美国知名疫苗企业Moderna的消息,令美国股市大涨。因该疫苗公司宣称,他们正在研发的一种新冠病毒疫苗在临床试验中取得了“积极成果”,所有志愿者都出现了抗体。

  然而,这个缺乏数据支持的说法,很快就遭到了学界的强烈质疑。一位美国哈佛大学的前教授更是怒斥Moderna这样的行为是在“伤害”公众对科学界的信任!

  在这些质疑中,来自美国专业医疗资讯网站STAT的一篇报道就详细列出了Moderna公司所谓的“积极成果”中所隐藏的各种问题:比如与该公司合作的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并没有对此事表态,而是选择了沉默;又比如Moderna公司披露的样本量太小,还缺少疫苗能持续多久等关键问题的详细信息,无从让专业人士去判断其所为的“积极成果”到底如何。

 截图来自STAT的报道 截图来自STAT的报道

  STAT在报道中还特别提到,尽管Moderna公司宣称在疫苗的临床实验中,相关志愿者都出现了与新冠肺炎康复者相同或更高的“抗体水平”,但对于新冠肺炎患者的大量临床研究却发现,不同康复者体内的抗体水平是有差异的,其中轻症患者的抗体水平会很低。有来自中国的临床调查更发现,在175名轻症患者中,有些人康复后体内甚至检测不到抗体。

  耿直哥查询后发现,STAT所指的论文是4月10日由复旦大学和上海公共卫生临床研究中心等机构发布的一篇对新冠肺炎康复患者的进行的调查,研究者发现,在175名轻症康复患者中,有30%新冠康复者抗体水平低,有10名康复者无法检测出抗体。

  STAT因此提醒说,除非Moderna公司拿出详细的数据,展现其疫苗临床实验志愿者体内的抗体水平到底如何,否则公众和学界都无从判断该公司的疫苗是否有效。

 截图来自STAT的报道 截图来自STAT的报道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美国彭博社的报道,就在STAT的这篇报道发布后,因为Moderna公司此前宣布疫苗取得“积极成果”而大涨的美国股市以及该公司的股票,随即下跌。

 截图来自彭博社的报道 截图来自彭博社的报道

  对于Moderna公司更严厉的批评,来自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的一篇由一位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前教授撰写的文章。

  这位学者名叫威廉·哈兹尔廷(William A。 Haseltine),是一位美国知名的传染病学专家,目前他是全球健康智库ACCESS健康国际主席。

  在文章中,哈兹尔廷认为Moderna公司这种不给出详细数据就宣称自己的疫苗取得“积极成果”的行为,是在损害公众在疫情中对于科学界的信任。

  他甚至认为Moderna公司的这种行为,就好比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板,在没有拿出任何营收数据的情况下就宣称自己公司经营状况良好,而这种行为是被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严格禁止的。

截图来自哈兹尔廷撰写的文章截图来自哈兹尔廷撰写的文章

  

  不仅如此,哈兹尔廷还表示,在新冠疫情期间,一些药企、政府机构乃至科研机构,出于利益目的都在突破学术和科学的底线,在不拿出详细数据可供核实的情况下,就不断宣称自己的研发工作有了“好消息”。他管这种伤害科研公信力的套路叫“把新闻通稿当科学论文发”(Publication by press release)。

  在写到此处时,哈兹尔廷还点名一度被舆论炒成“人民的希望”的神药——瑞德西韦,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曾宣称瑞德西韦的临床实验显示该药物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明显的效果,可以缩短病人住院的时间。可在这个消息发布后已经过去20多天了,支撑这一说法的数据仍然没有被公布出来。

截图来自哈兹尔廷撰写的文章截图来自哈兹尔廷撰写的文章

  此外,哈兹尔廷还提到了牛津大学的詹纳研究所此前宣称取得的一项疫苗研究“进展”:当时一名参与了相关临床研究的美国国家公共卫生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还说这个疫苗取得了“成功”,可2周后公布的详细实验数据却显示,这个对猴子进行的疫苗实验中的“进展”,其实只是令猴子肺部的病毒减少了,但没有减少鼻腔分泌物里的病毒,也就是说这个疫苗并没有对猴子产生实际的免疫效果。

截图来自哈兹尔廷撰写的文章截图来自哈兹尔廷撰写的文章 

  在文章的最后,哈兹尔廷表示,虽然在当前的危机之中,需要尽快分享医学科学的数据和信息。但仅仅发布一个媒体新闻通稿是不够的,还需要拿出证据和详细的数据来。否则学界和临床的医生们将无从判断这些“好消息”到底是否可以用于他们的病人。

  他还提到媒体的责任,表示医学科学是需要公开透明的数据和信息支持的,而不是公众怎么喜欢就怎么报,而如果想取得真正的科学进展和战胜疫情,这些标准就不能被丢弃。

  我们认为他的这番话,不止美国媒体,包括我们中国媒体在内的全球各国媒体,都应该听进去。

 截图来自哈兹尔廷撰写的文章 截图来自哈兹尔廷撰写的文章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