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巨人倒下 美頁岩油開採先鋒申請破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30日 03:40   中國日報

引領美國啓動「頁岩氣/頁岩油」的開採前鋒——切薩皮克能源(Chesapeake Energy)28日正式在德州申請破產。圖爲切薩皮克工人。

成立於1989年的切薩皮克能源,原本只是美國中西部一間無足輕重的小型油商。圖爲切薩皮克的探測人員。

《華爾街日報》認爲:切薩皮克的破產只是頁岩油產業的洗牌開始,就算夏季油價已出現回漲趨勢,短期漲幅也救不回已造成的嚴重虧損。

(綜合報導)「頁岩油的產業不會死去...但『頁岩淘金熱』的熱潮已離去不復返。」引領美國啓動「頁岩氣/頁岩油」的開採前鋒切薩皮克能源(Chesapeake Energy)28日正式在德州申請破產。十多年前大膽採用水平鑽探與水力壓裂...等新興技術開採頁岩層裏的石油與天然氣的切薩皮克,不僅開啓了頁岩油的第一波黃金年代,更讓沉寂許久的美國石化業重新成爲「全球第一大的石油/天然氣生產國」。然而近半年來遭遇的國際油價大戰、新冠肺炎與全球性的疫後經濟大蕭條,讓已低迷好一陣子的國際油價直線墜谷,造成的巨大虧損最終讓美國的衆多頁岩油商難以爲繼,自此進入一連串的破產重整潮。

切薩皮克能源的財務狀況,最早可從2015年開始的「頁岩油泡沫化」開始。當時爆炸性發展、但開採成本高昂的頁岩油界,遭遇了市場生產過剩、傳統油國擴大產能競爭與國際油價長期走低的多重夾殺,虧損狀況自此逐年累積。但因爲切薩皮克的財力雄厚、規模龐大,相關虧損一直都在可控範圍,一直到2020年新冠肺炎爆發全球能源需求暴跌,再加上沙烏地阿拉伯與俄羅斯年初短暫的產能全開、惡意開打的「油價戰爭」,切薩皮克才跟著國際市場一同劇烈重挫,並於日前傳出破產風聲。

根據《美聯社》所取得的破產資料,切薩皮克能源的淨負債至少高達86億2,000萬美元(摺合新臺幣2,540億元);其中2020年的第一季虧損,就超過了83億美金。在市場獲利前景堪慮,且疫情當前能源需求長期看衰的狀態下,作爲頁岩油界「一代巨人」的切薩皮克,才會決定透過破產程序啓動財務重整。

切薩皮克表示,在28日正式提交破產申請的同時,這家以奧克拉荷馬州爲大本營的能源企業,已與大部分的債務人取得了重組協議,除了消除70億美金的債務外,也同步取得了另外25億美金——包括17億5,000萬美金的週轉信貸協定與7億5,000萬美金的短期貸款——因此中短期的營運應該不會有太多問題,唯需擔心的是後續的市場反應,以及是否有更多其他的頁岩油財團「連鎖破產」。

成立於1989年的切薩皮克能源,原本只是美國中西部一間無足輕重的小型油商。其創辦人麥克倫登(Aubrey McClendon)一開始著重的,就是投資探鑽新技術,試圖以非傳統方式開採非傳統的油氣田。

在成立的最初10年裏,麥克倫登帶領的切薩皮克,大膽透過市場融資不斷獲利。但真正引起市場衝擊的鉅變革新,卻發生在2000年之後,因水力壓裂與水平探鑽技術成熟而掀起的「頁岩氣革命」。透過新技術的革新,以切薩皮克爲首的新興石油公司,這才得以有效開採那些原本難以取出的頁岩層石化資源,「頁岩淘金熱」自此燒遍全美、甚至擴及世界。

透過頁岩氣與頁岩油的崛起,原本沉默許久的美國石油業再度站上世界巔峯。在產能上,美國的石油與天然氣生產總量,不僅重新回到了「世界第一」;切薩皮克的市值更在2008年翻倍達到350億美金,引領業界之餘更成爲全美第二大天然氣生產商。

然而頁岩油的開採成本相較傳統油田高昂,雖然在熱潮初期一度獲益於國際油價的長年走高(中國經濟高速崛起,加上多場中東戰爭的政治影響),但在金融海嘯過後卻因市場需求與資本的重整而慢慢走入下波,並於2015年開始進入長期走低的「泡沫化時代」。

與此同時,搖身一變成爲「頁岩油教父」的麥可倫登,雖然以新興億萬富翁之姿大舉投資起家的故鄉老家奧克拉荷馬,並大舉涉入地產開發與運動產業投資(NBA球隊「奧克拉荷馬雷霆」的大股東之一)。但麥可倫登在2014年之後卻涉入商戰與融資糾紛,而與一手創辦的切薩皮克能源大興訴訟,之後又因「非法圍標石油探勘權」糾紛在2016年3月1日遭到聯邦法院起訴,不料自認清白的麥克倫登翌日卻在一場自撞車禍中意外身亡,享年56歲。

麥克倫登死後,切薩皮克的狀況也因頁岩油的榮景不再,持續處於節節下滑的虧損泥沼。根據《金融時報》的說法,過去5年內因頁岩油泡沫化而破產或倒閉的美國公司,已超過200家;自從今年疫情爆發後至5月底爲止,美國境內也已有18家石油探鑽或開採企業宣佈破產,市場大洗牌的重整氣氛也讓不少投資人對於未來幾年感到悲觀。

「頁岩油產業並沒有崩潰,美國經濟在未來多年內,仍將獲益於切薩皮克已協助開採的那些低成本能源。」業內權威的能源產業顧問吉力克(Andrew Gillick)向《金融時報》表示:「但在切薩皮克提出破產的這天,頁岩油的第一波『淘金熱』也終於退了燒,並隨之正式死去。」

除此之外,《華爾街日報》也認爲:切薩皮克的破產只是頁岩油產業的洗牌開始,就算夏季油價已出現回漲趨勢,短期漲幅也救不回已造成的嚴重虧損,因此未來半年至一年間,「還會有更多的石油企業應聲倒下,頁岩油的破產潮才正要開始、遠未結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