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又有人給川普出損招 要求中國償還1949年之前的政府債務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15日 05:55   鳳凰網

【環球網報道 記者 王博雅琪 侯佳欣】美國又要拿“中國百年債券”說事兒?

“有百年曆史的1.6萬億美元中國債券,爲川普提供了制衡北京的獨特手段。”美國福克斯商業新聞網5月14日用了這樣一個聳動的標題,又給川普政府在新冠疫情背景下追責中國出了個“損招”:報道稱,美國債券持有人基金會(ABF)希望川普政府幫其“贖回”其持有的近1.6萬億百年中國債券。不過,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教授樑淑英今天在接受環球網採訪時對此表示,這些債券早已成爲過去式,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沒有任何法律約束力。

據福克斯商業新聞網介紹,這批債券由“中華民國”發行,最早可追溯至1912年,但到1938年,“中華民國”就不再履約。

而今,美國又有人打起了這批債券的主意。據報道,ABF主席約娜·比安科稱,她已將“贖回”債券的想法告知了川普,而後者是一位“信守承諾”的總統。據比安科描述,川普曾當着自己的面說,他會做這筆交易,讓中國“承擔責任”。報道還宣稱,在比安科看來,讓中國償還債務“不是一種懲罰”,而是在遵循國際金融界的基本準則。

這並不是比安科首次提出這樣的想法。2019年,包括比安科在內的一些持有舊政府發行的過期債券的債權人向川普建議,把舊中國債券作爲兩國經濟糾紛中的一個籌碼,要求中國償還1949年之前的政府債務。

而川普政府對此似乎並非不感興趣。去年8月,彭博社一篇題爲“川普有關貿易戰的新工具可能是(利用)古老的中國債務”的報道曾稱,川普政府正在研究一種不太可能實現的願景,即贖回美國人手裏持有的“中國百年債券”。

不過彭博社當時的報道就援引熟悉美國財政部的人士說,美國財政部對中國債券進行了研究,但認爲關於AFB包括將這些債券先賣給美國政府,再讓其與中國進行交易等建議在法律上並不可行。

去年沒成,今年又打主意?這些所謂的“百年債券”在今天是否依然有效?

就上述問題,環球網記者今天採訪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教授樑淑英。樑淑英表示,這些債券早已成爲過去式,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沒有法律約束力。對於“中華民國”以及之前清政府所發行的、在別國強迫下,有損中國利益的債券,中國一向遵循兩條原則:一是惡債不予繼承;二是我國享有主權豁免。

樑淑英介紹,自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成立後,就宣佈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並且清理了包括滿清政府、北洋軍閥政府及國民黨政府在內的舊政府的對外債務,對於合法、合理、符合中國人民利益的債務根據情況予以繼承;對那些惡債一律不予繼承。

樑淑英還提到,另一方面,如果美國債券持有人基金會向美國當地法院提起訴訟,根據國際法及美國相關的法律規定,美國法院不應受理此種訴訟,因爲這些債券發行時,中國在美國的法院是享有絕對豁免權的;另外,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這些債券屬於惡債範圍。

樑淑英指出,這類的案件在美國至少有4到5件可查,轟動世界的第一例是“湖廣鐵路債券案”。1979年,美國公民傑克遜等9人持有中國清政府發行的湖廣鐵路債券,訴訟至阿拉巴馬州地方法院,要求中國政府償還本金及相關訴訟費。結果,1984年,該法院駁回原告起訴。後經原告上訴,美國最高法院於1987年作出裁定,駁回原告上訴,此案終結。

其後還有美國賓夕法尼亞州一起類似債券案,原告要求中國償還,但獲悉“湖廣鐵路債券案”判決後,主動撤訴。1988年,卡爾·馬克思的債券訴訟也被紐約聯邦法院駁回。2005年,美國公民莫里斯在紐約南區聯邦法院提起因持有債券起訴中國的案件,但經過兩年多的審判,最終還是被駁回訴求。

樑淑英對環球網表示,上述所有持有中國舊政府債券的人的訴訟均已被駁回,因此,美國債券持有人基金會想用他們持有的中國舊政府的惡意債券,企圖起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不是癡心妄想,也會遭到慘敗。

既然以往有過類似的案例,基本上也都無疾而終,又爲何要在此時重提所謂“百年債券”?

關於這一問題,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表示,新冠疫情對美國的打擊非常嚴重,以往沒有人理會的問題此時又再度沉渣泛起。隨着疫情加深,美國在涉華問題上邪招、昏招疊出,只要能夠用來抹黑中國,美國一些媒體及政客就拿過來利用一把,這反映出美國國內在涉華議題上的氛圍非常不正常。

李海東表示,一些人利用所謂的“百年債券”來要錢的舉動是非常可笑的,不論是政治層面還是法律層面,都是沒有道理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