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乒乓人在紐約|王晨:希望乒乓球在美國堅強活下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1日 05:34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王晨

  前中國乒乓球隊運動員,曾代表中國隊參加1997年在英國曼徹斯特舉行的第44屆世乒賽,並獲得女團冠軍。2000年,王晨前往美國生活,2008年,34歲的她代表美國打進北京奧運會女單前8,創造了美國運動員在奧運會上的最佳戰績。自2004年至今,王晨一直在美國經營着自己的乒乓球連鎖俱樂部,並始終致力於乒乓運動的推廣和發展。

  在政府發令前果斷停業

  1月底,當新冠疫情在國內爆發時,我正在備戰東京奧運會預選賽。當時我有一名陪練,他的女朋友身在湖北,每天都會跟他聊一些疫情發展的情況,我們俱樂部的幾名教練員知道這些消息後都自發地去買口罩往國內寄,但時常寄不到地方。當時我們誰也沒有想到,疫情會這麼快在美國紐約爆發。

  打完預選賽之後,我從加州回紐約的時候在洛杉磯機場買了幾個口罩留着備用,結果回來沒幾天,確診病例和死亡病例開始逐漸增多,紐約就基本呈現出爆發的態勢了。因爲我們從國內的情況瞭解到這次疫情傳染非常嚴重,所以從3月初開始,我就告訴俱樂部裏的教練員,爲了安全,大家出門一定要戴口罩,而且我們還爲其他幾名外國教練買了口罩,告訴他們離開俱樂部之後不要到處亂跑,以免被傳染上。後來情況越來越嚴重,我就和所有人商量了一下,暫停俱樂部業務,畢竟我們這裏屬於密集聚衆區,萬一有一個人被感染,後果就不堪設想,少賺點錢無所謂,生命安全可不能兒戲。3月12日,我決定閉館,一週之後,紐約政府才正式下令關停企業,只保留了一小部分超市和快餐店正常營業。

  疫情剛開始爆發的時候,紐約當地的美國人還不怎麼在乎,甚至連戴口罩的都很少,特別讓人感到詫異的是,政府沒有關閉中央公園。每到下午,還有很多人到公園裏去跑步、聚會,週末的時候密集程度更高,相互感染的風險很大。後來,確診數和死亡數大幅增長的時候,美國人這才有了一些態度上的轉變,特別是每天看着那麼多新增死亡病例,難免讓人感覺到害怕。現在紐約街上的人基本都戴着口罩,按電梯也都用胳膊肘,跟剛開始那段時間反差很大。

  在網上報名義務教球

  我經歷過2008年的美國經濟危機,但那時候感覺乒乓球行業並沒有受到太大影響,畢竟它屬於一個低價位的體育項目,很多人打不了高爾夫,但可以打乒乓球。然而這次新冠疫情和那次完全不一樣,人們需要隔離,對於乒乓球這種互動性的項目而言,受到的衝擊就會非常大,凡是我瞭解的位於美國東部的俱樂部和球館,全都關閉了,沒有人會在疫情大爆發的時候冒着生命危險到球館去打球的。即便疫情有所緩解,公共空間開放了,我覺得至少也要兩三個月的時間才能恢復到以前的經營狀況和人流量,有的甚至都恢復不了。

  針對我們這種在疫情期間受損的小型企業,美國政府的政策就是發放小額貸款,各家根據不同的報稅情況可以申請不同的貸款額度,利率也比較低。我申請這筆貸款主要是爲了抵付俱樂部這兩個月的房租,其他水電費和日常維護的開銷其實都是小數。大家都特別希望疫情趕緊得到控制,快點復工,這樣最起碼不會造成更長時間的損失。

  現在夏天臨近,以往每年這個時候,我們都要準備夏令營的活動了。這幾年參加活動的孩子越來越多,畢竟大人們都要上班,很多家長都會讓孩子選擇一些體育項目來度過暑期,乒乓球還是挺受歡迎的。但就目前這個疫情來看,如果政府出臺明文規定不讓辦夏令營了, 那對我們來說不僅會有經濟上的損失,對乒乓球運動的推廣也會造成很大影響。美國乒協現在正在搞一個“網上教球”的課程,召集一些代表過美國參賽的奧運會選手做教練,我已經報了名,是義務教學,不過這肯定成爲不了主業,而且需要協調時間。

  乒乓球在我心目中始終佔據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因爲我人生一直在做的就這一件事。從整個社會來說,乒乓球確實是一個很小的窗口,這次疫情也給項目發展帶來了很大困難,但我希望整個行業在疫情結束之後都能夠堅強地活下去,不要隨着社會經濟的衰退而衰退,我也會盡最大的努力,繼續在美國去發展乒乓球運動。

  陪兒子一起學習成長

  這段時間,我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其實是帶孩子。以前我自己有好多事情做,要打球、要經營俱樂部、要舉辦各種活動等等,很少把精力放在孩子身上,而疫情期間,我下的功夫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每週一到週五,我都會陪着兒子一起上網課,他就讀的哥倫比亞附小要求比較嚴格,每天除了4門主課以外,還會穿插中文、西班牙文、科學等各種小課,時間比較緊張。他現在讀小學三年級,還不能完全獨立專注地對着電腦上課,所以我要在旁邊陪着,起到督促和協助的作用。

  每天早晨我都是7點鐘起牀,用半個小時跑步或是做身體訓練,之後處理一些自己的事情。等兒子起牀後,我再給他做早飯,然後整個白天基本都要交給各門網課和作業,一直要持續到下午5、6點鐘,中間休息的時候,我也會教他打打乒乓球。晚飯之後,我會帶着他出去騎騎車,透透風,然後回家再完成一些小作業,讀讀書,基本就到睡覺時間了。

  讓我特別欣慰的是,陪兒子一起學習的這段時間,他的進步很大。無論上課、做題還是讀書,他的專注力都比以前提高了很多;數學中的兩位數乘法從不會算到會算,到現在已經越算越準、越算越快;語文的書寫能力也有了明顯增強,因此我感覺這段時間的輔導和督促還是非常見效的。其實這也是我在這次疫情期間感觸最深的一點:有了家長的陪伴,孩子學習起來會特別有動力;有了家長的力量,孩子就能發揮出他的最大潛力去提高。

  對於大多數人而言,之前一直在不停地忙忙碌碌,而現在這種靜下心來去生活其實是一件挺奢侈的事。通過這次疫情,我覺得無論面對生命、面對磨難,還是面對大自然,我們都有很多值得去反思的地方。乒乓世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