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日本核廢料工廠折騰27年通過安全審查 核循環利用爭議又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8月01日 00:24   澎湃新聞

  原標題:日本核廢料工廠折騰27年通過安全審查,核循環利用爭議又起

用玻璃固化保存起來的日本核垃圾。  紅星新聞 圖用玻璃固化保存起來的日本核垃圾。  紅星新聞 圖

  由於資源貧瘠,日本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推行“核燃料循環利用”政策,也就是從核反應堆使用過的乏燃料中提取鈈,然後重複利用。對此,安全風險、核擴散威脅、環境污染、經濟成本等諸多質疑始終縈繞在日本國民心頭。作爲政策的核心設施,核燃料再處理工廠一直是輿論焦點。

  在日本青森縣六所村,日本原燃公司從上世紀90年代動工建造核廢料再處理工廠,因事故頻發和自然災害原因,總項目費將近14萬億日元的工廠不斷推遲竣工,直到今年7月底,這項浩大工程終於有了眉目。

  日本原子力規制委員會7月29日宣佈,位於日本青森縣六所村的核廢料再處理工廠正式通過安全審查,符合新規制標準。“安全證”到手,工廠眼看運轉在望,但又遭到了日本各界強烈的反對聲浪。《朝日新聞》社論稱,以福島核事故爲風水嶺,安倍政府應該直視核電站帶來的環境鉅變,徹底改變核政策。

  延期竣工24次,事故頻發

  1993年,在日本第一座核電站開始運行30年後,政府決定在青森縣六所村建設核廢料再處理工廠。工廠原計劃4年竣工,開足馬力以800噸/年的乏燃料處理能力來“消化”各個核電站的核廢料儲存池,然而事與願違。據共同社報道,截至目前竣工日期已推遲了24次。

  首次試運行事故發生於2006年,因工作人員操作失誤,放射性物質的水發生泄漏,所幸未有人員傷亡。在此後數年的試運行過程中,放射性廢液泄露事件頻繁發生,監控廢液流出的設備也出現故障。2014年工廠還被查處僞造安全操作的每日記錄。

  “誰都會感到不安啊。”在原子能規制委員會7月29日召開發佈會時,旁聽席傳出抱怨聲。據《東京新聞》報道,委員會收集的765條國民意見中,超過100條認爲六所村核廢料再處理廠的技術能力不足。還有部分意見指出,工廠周邊建有駐日美軍和自衛隊共同使用的“三澤基地”,飛機墜落在該區域墜落的可能性較高,2019年4月就有一架F-35戰機在附近墜毀。

  就國民意見反映的問題,原子能規制委員會表示,承認事故多發是事實,但是通過長達6年的審查,認爲工廠具備應對重大事故的能力,完全符合標準,但不排除未來發生故障的可能性。

  顯然,這樣的回應難以消解人們的擔憂。據時事通信社7月29日報道,已有民間團體委託律師提起訴訟,要求原子能規制委員會撤回安全審查認證,他們還給委員會寄去了抗議書,認爲工廠運轉的危險性過大。85歲的六所村居民種市信雄說:“相比經濟,人命更重要,但有人似乎並不關心。”

  通過安全審查後,這所核廢料再處理工廠計劃在明年竣工。六所村村長戶田衛說“(工廠)邁出了一大步,非常開心。”其實,包括村長在內的許多村民對工廠的運營滿懷期待,因爲當地約1萬人口中有1/4在此工廠工作,不僅解決了就業問題,還帶動了當地經濟發展。殊不知,他們的後代可能在不可逆的污染中生活。

  日本東北大學環境社會學名譽教授長谷川公一批評:“福島核事故發生後,全世界都在推進再生能源的使用,日本的能源政策已經不能應對環境的鉅變。”

  日本原子力文化財團今年3月發佈的關於核電的民調結果顯示,49.4%的受訪者認爲應該逐漸廢止核電站,11.2%要求立即廢止,贊同增加核電使用的受訪者僅佔2%,另外還有一些人立場不明。

  福島核事故陰影下的再處理工廠

  六所村的核廢料再處理工廠原本可以更早向原子力規制委員會提出安全審查,但是3·11大地震給日本的一切按下了暫停鍵,地震帶來的福島核災難震驚全球。

  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教授劉江永對澎湃新聞(www.paper.cn)表示,原本日本國內對繼續發展核電就有質疑,近年反對聲音愈發高漲,主要是福島核事故之後,人們對核電安全性問題更加敏感。那一場核災難帶來的問題至今未能妥善解決,對當地和海洋生物鏈都造成了嚴重污染,現在大量核廢水無處排放,非常棘手。

  福島核事故促使日本對核電行業進行整頓。原子能規制委員會在2013年12月開始實施新的核設施安全標準,重點加強了應對地震和海嘯的措施。由於要滿足新安全標準所需投資過大,2014年日本政府決定廢棄國內首座核廢料再處理工廠——東海再處理設施。

  日本原子力研究機構和原子力規制委員會預估,東海再處理設施完成報廢作業需要約70年時間,預計投入約1萬億日元經費。由於該機構依靠政府撥款運營,“廢除費用”將由國民負擔。據《東京新聞》報道,不少民衆認爲核燃料再處理工廠的成本高昂,將來廢棄的費用更高,沒有新建的必要。

  民衆反對也無法阻止日本核電產業的前行。現在東海再處理設施的使命結束,意味着六所村核燃料再處理工廠肩負的壓力更重。據共同社報道,截至2019年9月,全日本使用過的核燃料已達1.82萬噸,各個核電站的存放量已經逐漸接近飽和。

  另外值得關注的問題是,核廢料再處理之後還會剩餘那些沒有任何再利用價值、同時又具有高度輻射的核垃圾。據時事通信社報道,去年11月,日本青森縣知事三村申吾和日本經濟產業相梶山弘志會面時,懇請政府“不要將青森縣作爲核垃圾的最終處理場地”。梶山弘志答應不會將核垃圾最終埋在青森縣,同時也會繼續推進核廢料回收的基本方針。

  核政策背後是否有“擁核”風險

  日本原子力基本法規定,“核能的研究、開發和利用僅用於和平目的”。但是,日本“核燃料循環利用”政策存在一個不可忽視的隱患,那就是鈈的庫存量,而鈈是一種能轉用於核武器的放射物質。目前,在世界範圍內,除了核武器擁有國,日本是唯一一個擁有大量鈈庫存的國家,不免引發鄰邦擔憂。

  共同社2018年曾報道稱,當時日本鈈庫存量高達47噸,“相當於製造6000枚核彈的量”。這一存量也遠高於全日本核電站的實際需求量。隨後在美國政府的施壓下,日本政府宣佈削減鈈庫存量,並強調將繼續履行《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簽約國的義務。2018年底,日本鈈庫存量減至45.7噸。

  劉江永認爲,大量鈈庫存是否會轉爲軍用,是日本民衆擔心的重要因素之一。日本國內有一些主張擁核的人士,例如日本航空自衛隊退役將領田母神俊雄就是堅定的擁核論者,曾在2013年出版一本名爲《日本核武裝計劃》的書,提出日本應在20年內實現核武計劃。不過日本憲法不允許其成爲擁核國家,而且還受到美國的制約,日本一旦擁核,日美同盟關係會發生怎樣的變化還不好說。

  據時事通信社報道,日本原子力資料情報室事務局長鬆久保肇預估,如果按照30個核電站配合一所核廢料再處理工廠每年處理800噸乏燃料的“理想狀態”,2060年日本的鈈庫存量將保持在43噸。他指出,鈈已經變爲一種累贅,大量擁有會遭致國際社會的批評,重複利用則會產生有害廢棄物,應該儘快改變國家的核計劃。

  在日本政界,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卸任後倡導“零核電”,希望關閉國內所有核電廠,他已把這一艱鉅的任務轉交給了他兒子小泉進次郎。去年9月,小泉進次郎入選內閣,被任命爲環境大臣。上任的第一天他就公開表明反核立場,希望關閉日本所有核電站。

  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的數據,日本30%的電力供應來自核電,境內共有54座核電站,福島核事故發生後,大部分已停止運行,截至今年3月,正常運轉的僅剩9座。日本2018年發佈的能源基本計劃中設立了2030電力目標,可再生能源發電的比例要佔22%-24%,高於核電比例。《日本經濟新聞》評論,歐洲正在推行經濟“綠色復甦”,日本也應該制定這樣的政策,脫離核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