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2020恐成史上最熱年份 疫情之下拼經濟還是保環境?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9日 16:27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2020恐成史上最熱年份,疫情之下拼經濟還是保環境?

  來源:中國慈善家雜誌

  從長遠看來,氣候危機與新冠危機一樣嚴重。

肯尼亞牧民拉着一隻水桶去打水。圖/愛爾蘭紅十字會肯尼亞牧民拉着一隻水桶去打水。圖/愛爾蘭紅十字會

  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的數據顯示,亞洲和歐洲今年都經歷了有史以來最熱的第一季度,而2020年有75%的可能性超越2016,成爲地球自1880年有記錄以來的最熱年份。

  受疫情影響,原定今年11月在英國格拉斯哥召開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被延期至2021年舉行。

  綠色和平(Green Peace)政策顧問李碩告訴《中國慈善家》,今年本應是一個“環境議題大年”,對於很多國際性的環境議題而言,今年是重要的時間節點,然而它們受疫情影響處於懸置狀態。

  “發燒”的地球

  當地時間20日,俄羅斯西伯利亞小鎮維爾霍揚斯克出現38攝氏度高溫,打破北極圈內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溫度紀錄。這座小鎮夏、冬兩季之間的極端溫差曾被吉尼斯世界紀錄認證。聯合國世界氣象組織(WMO)發言人克萊爾·紐利斯表示,當地7月溫度超過30度並非罕見,但是此刻的38攝氏度是異常的。

近日,俄羅斯西伯利亞小鎮維爾霍揚斯克出現38攝氏度高溫,突破了北極圈內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溫度。圖/俄羅斯第一頻道電視臺視頻截圖近日,俄羅斯西伯利亞小鎮維爾霍揚斯克出現38攝氏度高溫,突破了北極圈內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溫度。圖/俄羅斯第一頻道電視臺視頻截圖

  大多數科學家都認爲,在過去30年裏,北極變暖的速度是全球平均速度的兩倍。極地變暖會導致其地下凍土層融化,釋放出的二氧化碳和甲烷將反過來加劇溫室效應,形成惡性循環。冰層融化導致的海平面上升、夏季北極圈地區森林火災更加嚴重等問題同樣令人擔憂。

  氣候變化當然不止影響極地地區。“原先我們知道冰雹什麼時候會來,並會做好準備。但現在很難預測它們的到來。而且落下來的物體也變得越來越大。”來自肯尼亞中部的農民彼得·穆努說。從前,肯尼亞雨季才有冰雹,但現在它可以發生在一年中的任何時候,並給農作物造成嚴重破壞。專家認爲,這種不規律的冰雹天氣與氣候變暖息息相關。

  極地變暖會導致其地下凍土層融化,釋放出的二氧化碳和甲烷將反過來加劇溫室效應,形成惡性循環。圖/EBS紀錄片視頻截圖

  今年五月發表在《美國科學院院報》上的一項研究顯示,過去6000年來,人類主要生活在年平均溫度約爲13攝氏度的地區。然而,在當前人口增長和氣候變暖的背景下,如果不考慮可能的人口遷移和氣候應對,未來50年,全球將有10到30億人生活在數千年來適宜人類生活的溫度之外。

  該研究顯示,目前年平均溫度超過29度的地區集中在非洲沙哈拉地帶,然而按照當前的氣候變暖趨勢,到2070年,這一極端高溫地區將蔓延至非洲赤道以北的大部分地區,以及包括澳洲北部、南美洲北部、印度、東南亞在內的其它地區。

肯尼亞乾涸土地上的牛屍體。圖/愛爾蘭紅十字會肯尼亞乾涸土地上的牛屍體。圖/愛爾蘭紅十字會

  這項研究的第一作者、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徐馳告訴《中國慈善家》,氣溫上升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事,會導致洋流變化、大氣環流變化、乾旱等極端天氣。近年澳大利亞以及南美熱帶雨林愈發嚴重的山火,雖然不是氣候變暖的直接後果,但是與其相關。如果亞馬遜雨林的乾旱頻次持續變高,將很可能向稀樹草原系統演化。

  今年2月以來,因氣候變化導致的海水溫度過高,澳大利亞國寶級旅遊景點大堡礁五年內第3次發生大面積白化。大堡礁在2016年和2017年連續兩年大面積白化,近半珊瑚死亡。

  徐馳表示,氣候變化首先影響的是非洲、南美洲、東南亞等熱帶地區的國家,如果不考慮降水,主要考慮溫度影響,我國南方地區的宜居性也會在未來下降。他指出,氣候應對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可以按照《巴黎協定》規定的將全球平均溫度上升控制在2攝氏度以內,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扭轉局面。“這項研究在某種意義上是一個思想實驗,它告訴我們如果繼續放任目前的碳排放,未來會變得非常糟糕。”徐馳說。

今年2月,因氣候變化導致海水溫度過高,澳大利亞國寶級旅遊景點大堡礁發生5年內第3次大面積白化。圖/FRANCE 24 English視頻截屏今年2月,因氣候變化導致海水溫度過高,澳大利亞國寶級旅遊景點大堡礁發生5年內第3次大面積白化。圖/FRANCE 24 English視頻截屏

  “不幸的定式”

  威尼斯清澈的河水、新德里的藍天、野生動物在城市內閒庭信步,疫情期間的經濟暫緩和居家隔離使得我們的生活環境在短期內得到改善。今年5月發表在《自然-氣候變化》上的一項研究顯示,由於各國採取的新冠防控措施,截至2020年4月初,全球二氧化碳平均日排放量比2019年同期下降了17%。

  然而令人擔憂的是,上述現象可能只是曇花一現,畢竟新冠疫情使全球絕大多數國家面臨嚴峻經濟挑戰。當全球疫情進入下半場,衆多國家可能爲刺激經濟而放寬環境法規。同時,另外一種觀點認爲,我們此刻正擁有一次加大力度倡導綠色經濟的良好契機,接下來各國政府將以怎樣的方式復甦經濟,對於未來十年的氣候應對進程至關重要。

  世界資源研究所(WRI)指出,各國政府接下來的經濟振興方案或許可以輕易推動經濟向高碳、脆弱和不平等的方向發展,但也可以加速經濟向更具包容性、低碳和彈性的形態過渡。從2008-2009年美國經濟復甦方案中可以看出,綠色復甦措施在某些情況下比其他傳統刺激方案帶來更多的就業機會和更好的經濟增長。

  當前,歐洲理事會已發佈正式聲明,將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應對措施與綠色議程聯繫起來,並將“綠色轉型”納入應對措施任務。韓國也在對新冠疫情做出積極應對的同時,宣佈制定實現淨零排放目標的新計劃,包括停止煤炭融資、促進可再生能源發展等等。

  國際非政府組織Care International全球氣候應對政策顧問斯溫·哈梅林(Sven Harmeling)告訴《中國慈善家》,如果對新冠大流行的應對使世界在氣候危機中陷得更深,這將造成更大的代價和人類痛苦。因此,刺激經濟的措施應該最好地支持長遠的社會福祉。

  然而,反對者認爲,對於各個經濟體而言,其國內生產總值、就業增長與能源消費之間的關聯甚爲密切,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政策將使各國經濟雪上加霜。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的專家本傑明·澤謝爾指出,新能源在成本上不具有競爭力,其市場份額的增長已導致歐洲、美國電價上漲,更爲廉價的傳統能源對於緩解疫情對經濟的衝擊是必要的,“把氣候政策放在首位將會損害大多數人改善他們生活條件的能力”。

  綠色和平政策顧問李碩指出,從歷史上講,爲刺激經濟發展而減少環保舉措是一個“不幸的定式”,“我們目前在中國以及其它國家也看到不同跡象去支持這樣的一個憂慮”。李碩認爲,人們對疫情後綠色經濟復甦的討論有時過於形而上,“其討論的預設似乎是我們經濟復甦政策裏的90%都可以被‘綠色化’,但事實是絕大部分政策,比如對失業羣體的支持,對社會保險的輔助,這些政策是‘無色的’”。

  李碩認爲就我國而言,談疫情後的綠色復甦,主要看兩個行業將會如何發展——能源和交通。

  李碩進一步指出,中國在疫情後的經濟復甦,目前看來至少避免了重蹈2008年之後“大水漫灌”式投資建設的覆轍。但是擴建48個吉瓦的煤電廠顯然不是良性的發展模式,“而且我們目前的發電能力完全能夠滿足需求,新建煤電廠其實是在往一個已經冗餘的市場裏增加投入”。

北極融化的冰川。圖/美國宇航局視頻截屏北極融化的冰川。圖/美國宇航局視頻截屏

  延誤應對風險將付出巨大代價

  過去3個月內,美國共承諾嚮應對新冠疫情投入6萬億美元,統計數據顯示,其若在15年內完全過渡至可再生能源驅動的經濟模式將花費5.7萬億美元。然而氣候變化歸根結底是“慢性疾病”,各國政府難以像應對新冠一樣積極應對它。雖然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空氣污染每年直接或間接導致700萬人死亡,它與威脅我們生存的氣候變化有諸多相同根源。

  有專家指出,我們從這次大流行中吸取的最重要的教訓,便是延誤應對風險將付出巨大代價。“預防勝於治療”這句衛生安全領域的格言同樣適用於氣候危機。

  截至2020年4月上旬,已有106個國家承諾在2020年增強氣候行動力度。這些國家主要是中小型經濟體,其中包括許多易受氣候影響的發展中國家。然而這些國家加在一起僅佔全球排放量的17.8%。

  國際非政府組織Care International全球氣候應對政策顧問斯溫·哈梅林表示,2020年提交新的氣候應對計劃是《巴黎協定》的一部分,不會因爲新冠疫情或聯合國氣候大會的延期而推遲。然而包括中國、巴西和印度在內的許多主要碳排放國尚未明確表示今年是否出臺新計劃。

  綠色和平政策顧問李碩認爲,美國今年大選的結果對未來的國際氣候行動走向具有決定性意義。如果民主黨人當選總統,氣候議題在美國政治上的優先級會被大幅提前,從而影響全球其它主要碳排放國家的氣候行動力度。

  李碩指出,全球對新冠疫情的應對讓大家看到一個而非常嚴峻的現實,就是面對如此重大、緊急全球公共事件,多邊合作尚且困難重重,那麼何況在更爲長遠的氣候議題上。過去20年,尤其是在制定《巴黎協定》時,國際社會在多邊體系下的合作意願比較強烈,幾個大國在特定議題上願意合作,然而未來在這方面卻有很大問號。“如果說中美歐是氣候應對的‘三輪車’,後面兩輪不轉,光有歐洲這個前輪在轉動是不夠的”。

  民調機構益普索今年5月的調查顯示,全球16個國家中有3/4的人希望政府在疫情後的經濟復甦計劃中,將環境保護作爲優先事項,並認爲從長遠看來,氣候危機與新冠危機一樣嚴重。

  聯合國前祕書長潘基文在給《金融時報》的文章中寫到:“當前的疫情非常嚴重,但未來的挑戰將更加嚴峻——除非我們現在就設計復甦方案來應對這些挑戰。我們與自然的關係,將最終決定我們的命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