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G20緊急開會,這是個重要原因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6日 03:12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G20今晚緊急開會,這是個重要原因

  來源:國是直通車

當地時間3月21日零時起,加拿大與美國之間的邊境線開始有限度“封關”。中新社記者 餘瑞冬 攝當地時間3月21日零時起,加拿大與美國之間的邊境線開始有限度“封關”。中新社記者 餘瑞冬 攝

  疫情更嚴峻了。

  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公佈的實時疫情數據顯示,截至北京時間3月26日16時06分,全球累計確診病例已超過47萬,達到472790例;累計死亡過2萬,達到21313例。

  北京時間26日,G20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峯會將召開。這是疫情在全球多點暴發關鍵時刻的一次特別峯會,也是G20歷史上首次以視頻方式舉行領導人峯會。

  疫情愈演愈烈,全球經濟面臨負增長,這讓G20領導人必須再一次站在一起。

  2008年金融危機將重演?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日前稱,因爲新冠肺炎疫情,經濟已經並將繼續受到嚴重影響。2020年全球經濟將陷入負增長,衰退程度至少與2008年金融危機時相當,甚至更加嚴重。

  國際金融協會曾於本月初將今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從去年10月份預測的2.6%下調至1.6%,上週進一步下調至0.4%。本週,該協會再次下調增速預期,認爲今年全球經濟將進入負增長,增速降爲-1.5%。其中,發達經濟體增速爲-3.3%,新興經濟體僅增長1.1%。

  報告預計,今年全年美國、歐元區、日本經濟也將進入負增長:美國經濟增速爲-2.8%,歐元區爲-4.7%,日本爲-2.6%。阿根廷、巴西、墨西哥、俄羅斯、南非等新興經濟體也將陷入衰退。

  標準普爾公司專家的估計也差不多。該公司預測,2020年世界經濟可能進入衰退期。同時,經濟下滑首先可能波及歐盟國家。

  該公司的研究報告說:“病毒還在繼續擴散,越來越多的歐元區居民被完全或部分隔離。目前,旅遊和投資領域受影響最大。我們預計歐元區經濟今年將下降0.5%至1%。”

  疫情對世界經濟的衝擊是通過同時影響需求和供給來實現的。

  爲遏制疫情擴散,全球已至少有50個國家宣佈進入緊急狀態,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對航班、列車、船舶實施限制,越來越多國家開始“封城”甚至“封國”。對人流、物流的限制,不僅導致企業相繼停工停產,嚴重衝擊全球供應鏈、產業鏈,餐飲、旅遊等服務業也因消費需求被抑制受到重創。

  聯合國貿發會議在最新版《投資趨勢監測報告》中稱,疫情將嚴重衝擊疫情國外國直接投資(FDI),並打擊總需求和供應鏈,對全球經濟產生負面外溢影響。報告預計,若疫情可在上半年得到控制,2020年全球FDI總額將萎縮5%;若今年年內疫情無法得到控制,2020年全球FDI總額將萎縮15%。

  不過,也有機構和研究者相對樂觀,認爲世界經濟還不至於落到負增長的地步。

  經合組織(OECD)3月2日發佈報告,認爲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可能降至2.4%。其中,美國經濟增速將爲1.9%,較此前預期下調0.1個百分點;歐元區增速爲0.8%,下調0.3個百分點;日本經濟增速爲0.2%,下調0.4個百分點。

  OECD稱,如果疫情持續時間更長,並在整個亞太、歐洲和北美廣泛傳播,世界經濟增速可能會進一步降至1.5%。

  三大評級機構之一惠譽認爲,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將降至1.3%。若G7國家採取更嚴厲的封鎖措施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經濟增速或再下臺階。

  經濟能否呈V型走勢?

  康奈爾大學經濟學家普拉薩德表示,此次疫情暴發的時機“尤其不幸”。

  耶魯大學教授史蒂芬· 羅奇撰文指出,2019年全球總產出僅增長2.9%,不僅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低增速,也僅僅比通常標誌着全球經濟衰退的2.5%閾值高出0.4個百分點。

  此外,大多數主要經濟體2019年脆弱性都有所上升,這使得2020年經濟前景更加不明朗。

  疫情此時暴發,無疑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在羅奇看來,2003年非典疫情對當時的中國和世界而言只是“小菜一碟”,然而眼下狀況已今非昔比。新冠肺炎疫情襲來時全球經濟比2003年脆弱得多,因此非典疫情後經濟V型復甦軌跡將難以複製,特別是在美國、日本和歐盟刺激經濟的“彈藥”已經很少的情況下。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課題組預測,即使全球疫情能在未來3-4個月內得到有效控制,世界經濟也很難快速恢復元氣,復甦期可能需要1-3年。如果疫苗短期內無法研製成功,病毒又沒有隨着氣溫升高活性和毒力降低,西方國家金融市場很可能在恐慌情緒和流動性危機下陷入“超級蕭條”。

  不過也有研究者認爲,V型反彈還是有希望的。

  彭文生表示,疫情的衝擊是短暫的,恐慌情緒越強,社交隔離就越嚴厲,對經濟的衝擊就越大,但同時疫情得到控制的速度也會越快。也就是說,疫情對經濟的衝擊越大,其影響的時間就越短。

  惠譽也認爲,若有關措施可在上半年內控制疫情傳播,全球經濟有望在下半年實現V型反彈。

  全球經濟保衛戰拉開大幕

  實際上,疫情並不是導致全球經濟陷入困境的唯一原因。

  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章俊認爲,全球經濟內生性問題已“積重難返”。貧富差距問題在過去10年中持續惡化,政策刺激雖然間斷性地改善了全球經濟,但中低收入階層並沒有從經濟復甦中獲得實質性好處。

  章俊表示,經濟和政治層面的負面循環會導致當下和未來全球經濟所處的大環境和2008年之前有很大的不同,這使得全球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更爲複雜,而這種不確定性不是單純的貨幣政策刺激所能消除的。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可能使這些長期以來潛藏的“痼疾”和“內傷”集中發作。

  海通證券宏觀分析師姜超認爲,隨着疫情日益嚴峻,三個領域債務危機爆發的風險將逐漸上升:一是美國企業債務;二是歐元區政府和企業債務,希臘、意大利、葡萄牙、比利時、法國和西班牙政府債務率都超過100%;三是部分新興市場的債務。按外債和外匯儲備的比值算,阿根廷、匈牙利和智利均超過5倍,土耳其、印尼和南非均超過3倍,這些國家的外債償債風險值得高度關注。

  不過好消息是,爲了拯救經濟,主要經濟體已準備再次攜手。

  G7財長髮表聯合聲明稱,將“不惜一切代價”恢復信心和經濟增長,保護就業、金融系統韌性以及企業。

  G20也將以視頻形式召開領導人特別峯會。除了G20成員國領導人以外,西班牙、約旦、新加坡和瑞士等國領導人將受邀出席。

  此外,東南亞國家聯盟、非洲聯盟、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非洲發展新夥伴計劃等區域組織的代表,以及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國際組織的領導人也將出席此次峯會。

  一些國際組織也備好了“彈藥”。IMF稱,將大規模擴大緊急融資,並與其他國際金融機構合作,提供強有力的、協調一致的應對措施。同時,IMF隨時準備部署1萬億美元借貸能力,並考慮其他可選方案,包括爲中低收入國家分配特別提款權等。

  當地時間25日晚,美國國會參議院全票通過2萬億美元經濟刺激方案。美媒稱這是美國曆史上數額最大的經濟刺激方案。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贊迪認爲,即使在刺激計劃作用下,美國經濟在第一、第二季度仍將出現2%至3%的萎縮,在第三季度企穩後,有望在第四季度出現1.5%的小幅增長。

  一場共同對抗病毒、守護全球經濟的鬥爭,即將拉開大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