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CK最新模特太辣眼?網友:我看到一個品牌滿滿的求生欲…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30日 00:56   鳳凰網

巨型廣告牌上,一名胖胖的黑人變性女性,正在俯瞰紐約。

這不是美劇的某個場景,而是真切發生在大都市紐約的最新一幕。

美國著名設計師品牌CK最新廣告,拋棄了傳統審美意義上的俊男美女,首次選用了黑人大碼變性模特——街頭巷尾的海報上,身高172、體重約90公斤的傑瑞·瓊斯,幾乎集合了所有美式“政治正確”的要素。

然而,看起來無比“政治正確”的選擇,沒有收穫一邊倒的喝彩。人們兩極分化的評論,更像當下美國的一個縮影。一個現實的問題是:當自詡文化熔爐的美利堅,走向“非白即黑”的極化社會,美國人該如何自處?

最近,紐約曼哈頓的CK巨型廣告牌的畫風變了……

主動“去白”

在曼哈頓一個巨大的Calvin Klein廣告牌前,黑人跨性別活動家、電影演員和製片人傑瑞·瓊斯拿着一瓶香檳,慶祝自己的“首秀”。印有她照片的廣告牌,近日出現在美國城市的許多街道上。

在自己的廣告牌前開香檳慶祝的傑瑞·瓊斯。

這是CK品牌致敬“少數羣體”系列廣告的一部分。首席營銷官瑪麗·古林·梅爾此前解釋,“我們相信最吸引人和參與性的廣告,不僅擁抱種族、性別和性取向多元化,還有擁抱觀點和體驗的多元化”。

“今天,一名胖胖的黑人變性女性正在俯瞰紐約!”海報主角——近日在推特上配圖發文,語氣中難掩愉悅,這條推文獲得了近20萬點贊。“我決定創造這些時刻,不是爲了我自己,而是爲了下一個等待着自身閃耀的夢想家、被遺棄的人、同性戀者、跨性別者、殘疾人、胖子,和美麗的黑人們。”她這樣解釋自己參加廣告拍攝的原因。瓊斯在12歲進行變性手術,因爲長相和體重,在娛樂圈發展一直很不順利。顯然,瓊斯認爲自己的遭遇在美國並不是個例。

海報主角傑瑞·瓊斯推特截圖。

作爲CK史上第一個黑人大碼變性模特,有網友認爲,這是“少數者的勝利”。與此同時,瓊斯也受到了不少質疑,有人質問“商業是否該迎合政治正確”,還有人對比了CK十年前和今天的廣告,認爲這是“最糟的倒退之一”。

支持者覺得這代表了“少數人的勝利”併爲這種打破常規的包容性行爲點贊。

反對者則覺得以前的模特至少讓人們看到了自律和努力,可是現在在這位新模特身上什麼也看不到。

看起來,這不僅是對審美傾向和文化包容的一次測試,更像是對美國正在發生的事情一次微妙的映照——黑人的命,也是命。不僅是黑人,跨性別者等所謂“少數羣體”,似乎得到了更多“被看見”的機會。

無處不在

商人和資本是敏感的。儘管CK此前也推出過類似廣告,但在反種族歧視抗議聲浪不停的大選年,這樣的廣告更加彰顯了美式“政治正確”的無處不在。

CK不是唯一一家面臨“政治正確選擇”的公司。事實上,嗅到美國社會風向變化的其他公司,主動或者被動,也在小心翼翼地“調整和適應”:

世界化妝品巨頭法國歐萊雅集團27日宣佈,旗下產品將停用“美白”、“亮白”、“提亮膚色”等宣傳用語。日用化學品巨頭聯合利華公司近日也宣佈,在南亞國家推出的護膚品牌“白皙可愛”將改名,今後在產品名稱中停用“白皙”等詞,因爲企業“致力於推崇所有膚色”。做出類似決定的,還有強生、瑪氏等品牌。在科技領域,谷歌公司據稱將正式放棄Chrome瀏覽器的兩個單詞:blacklist(黑名單)和whitelist(白名單),以避免更多矛盾。推特等科技企業則“應景”地宣佈,將6月19日“黑人解放日”定爲公司“永遠”的假日。

 

近日,歐萊雅宣佈旗下產品將停用“美白”字眼。

這不是孤立的故事。政治正確,在美國政治語境中,本來指的是態度公正、避免冒犯任何羣體,是爲了保護弱者,爭取少數人的平等權利。但原本是爲少數族裔吶喊、爭取平權的運動,如今在美國逐漸演變爲一場聲勢浩大的“歷史清算”,逐漸催生出“特別”的味道:

美國密西西比州議會兩院27日分別表決通過一項議案,推動修改該州州旗,去除旗上的南方邦聯戰旗圖案。

位於紐約市的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宣佈移除正門外的前總統西奧多·羅斯福雕像,因爲“雕像明顯把黑人和原住民刻畫爲被征服的低等種族。”羅斯福的曾孫支持這一決定。

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宣佈移除門外的前總統西奧多·羅斯福雕像。

耶魯大學被抗議者要求改名,因爲該大學是以伊利胡 · 耶魯的名字命名,他不僅是一個奴隸主,同時也是一個黑奴販賣者。

還有人在美國請願網站發起了“更改美國國旗和國歌”的請願。短短兩天內,獲得一百萬多網民支持。

請願網站截圖。

……

值得注意的是,離美國總統選舉還有不到半年,兩黨和民衆之間的身份政治和文化戰爭日趨白熱化。25日,美國“黑人的命也是命”領導者霍克•紐瑟姆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表示,“如果這個國家不給我們想要的,我們就燒掉這個系統,換掉它”。

誰的勝利

一切真歷史都是當代史。

意大利著名哲學家克羅齊的這句話,放到眼下的美國,似乎解釋了那些長期被忽略的故事——隨着少數族裔在美國人口比例中的上升,他們渴望自己的聲音被聽見。不管是豎起廣告牌,還是移除歷史雕像,觀察家指出,“本質上都是對美國曆史的再詮釋、對利益的再分配、對美國身份的再建構”。

眼下在美國發生的一切,不僅是當前矛盾的反映,更是歷史演化的結果。俄羅斯高等經濟學院學者德米特里·蘇斯洛夫撰文認爲,南北戰爭結束後,美國國內形成了一種非正式的妥協,包括把戰爭雙方將領均認定爲英雄、把引發內戰的主要矛盾從奴隸制的廢存替換成各州權力之爭。150多年來,這種妥協有效維護了美國國內和平,但現在,妥協正在受到重新審視。其結果是,不但白人與黑人之間的裂痕沒有消失,白人與白人之間又再次出現分裂。

第91屆奧斯卡最佳影片《綠皮書》也將主題聚焦於美國社會的種族歧視問題。

疫情的出現,似乎加速了這種分裂的進程。由於美國長期存在種族歧視現象,相較於白人,有色人種的生活條件、居住環境和身體健康更差,因此更易受新冠病毒感染。馬薩諸塞州聯邦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在一則聲明中說,由於數十年來的“結構性”種族主義政策,很多有色人種無法獲得優質醫療服務,買不起房子,也沒有經濟保障,疫情使得原本就存在的種種不平等更加朝着兩極分化。

按照前總統奧巴馬的說法,“美國過去幾周儘管充滿了各種悲慘、艱難、可怕的不確定因素,同時也是一個喚醒社會的良機。”

但美國人真的可以等到這一天嗎?少數族裔這次會得以真正擁抱“美國夢”嗎?

回顧歷史,美利堅的頑疾從來沒有真正得到解決。

斑駁的政治表達,傲慢的權力演出,紛亂的意識形態,偏頗的利益整合……美式“政治正確”,常常陷入大型雙標現場。它更像是一種社會矛盾的潤滑劑,而不是真的有助於解決問題。就像“去白化”和移除有“黑歷史”的歷史人物雕像,看似照顧到了少數羣體感受,但對改善對方處境沒有實質性幫助。美國政客口中的“團結”,仍然看起來很遙遠。如何重新詮釋歷史記憶,調和不同族羣訴求,建構新身份認同,仍然是美國一大挑戰。

因此,當CK這塊“大尺度”廣告牌豎立在美國街頭的時候,其實很難說這究竟是誰的勝利,因爲歷史從來不是非黑即白。不管是病毒、抗議還是選舉,對美國人來說,2020年是充滿魔幻色彩的一年:人們,只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東西,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事情。而這樣“選擇性失明”的美國,面對的是一個更加分裂和不確定的未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