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政府抗疫不力卻讓中國當替罪羊 菲媒刊長文揭穿真相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0日 07:38   鳳凰網

資料圖 (圖源:Getty)

【海外網5月20日|戰疫全時區】今年1月,美國總統川普曾祝賀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取得成功,而在白宮未能控制住疫情導致災難性失敗後,川普如今將美國抗疫失敗歸咎於中國。《馬尼拉時報》刊文稱,尋找替罪羊並不能掩蓋美國政府政策失敗。

全文摘編如下:

一些國家應對疫情失敗,引發爭議後進行自我反思,這可能會讓他們未來避免政策再次失敗。而另外一些國家卻一直拒絕承認應對失敗導致災難性後果,還將此歸咎於他們眼中的對手。由於川普政府應對疫情導致一系列失敗,美國如今可被歸屬於後一類。

諷刺的是,川普曾在1月底祝賀中國抗擊疫情取得成功。但之後因白宮處理不當,導致病毒在美國蔓延,川普才改變了語氣。事實上,白宮從一開始就選擇採取敵對立場。如果對峙持續升級,可能會在未來幾年引起新的冷戰和第二次全球大蕭條。

美國政府應對疫情不力“問責”中國

美國企圖利用疫情達到政治目的的行動,從今年年初就開始了。1月30日,就在“第一階段”中美貿易協議簽署、中國宣佈進入緊急狀態後,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宣佈,中國的疫情暴發將有利於美國製造業,就業崗位會被帶回美國。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對此表示贊同,並表示即使致命的病毒對中國經濟造成壓力,美國也不會取消對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當時美國已出現首例新冠肺炎病例,但羅斯和納瓦羅顯然都認爲病毒不會在美國傳播。

1月初到3月中旬,川普政府應對疫情不力招致廣泛批評,尤其是美國國內關於美國政府對疫情評估不足、檢測設備短缺、隔離措施失敗等問題的爭議愈演愈烈,此時,美國政府對中國的指責也更加激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美國衛生與公衆服務部部長亞歷克斯·阿扎爾不斷髮起政治化攻擊,指責中國應對美國的危機負責。川普則試圖“淡化”病毒對市場的影響。世界衛生組織1月30日宣佈全球進入緊急狀態時,川普仍然聲稱“我們已經很好地控制了局面”。3月初,川普依然稱,世界衛生組織對全球死亡率的評估是“錯誤的”,這種病毒“非常溫和”,感染者“去工作”就會好起來。

此後,川普政府多次將新冠病毒稱爲“中國病毒”或“武漢病毒”,企圖讓人產生疫情將僅限於中國的假象,而實際上疫情正在美國和歐洲暴發。儘管世界衛生組織爲避免進一步污名化對該病毒進行了重命名,但新冠病毒“Covid-19”的廣泛使用是在3月8日之後才開始的,這一點可以在谷歌趨勢得到證實。

當川普政府發現歪曲事實未能結束美國民衆的批評,白宮開始利用聲譽良好的媒體洗白未經證實的情報,加劇與中國的緊張關係,讓中國成爲替罪羊,希望“中國門”能轉移美國民衆的注意力。正如調查記者喬·勞里亞所說,“美國政府正試圖將美國國內對川普災難性應對疫情的指責,轉移到中國身上。”美國感染新冠病毒人數和死亡人數開始飆升後,美國政府試圖再次重新將新冠病毒定義爲“中國病毒”,這種政治化努力一直持續到3月底(甚至今天)。

美國政治的偏執:尋找替罪羊

在疫情出現後,川普政府及其共和黨支持者沒有尋求國際合作來抗擊疫情,而是進入了一種生存模式,他們想確保川普連任。蓬佩奧在3月底召開的G7峯會上,呼籲將新冠病毒定義爲“武漢病毒”,歐洲官員提出反對,世衛組織也警告稱,避免將病毒同某個地域聯繫起來。在此過程中,美國國內政治優先壓倒了國際合作應對全球大流行的緊迫性,寶貴的時間被浪費了。美國再次錯過了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川普甚至完全拒絕了包括美國疾控中心在內的美國主要公共衛生高管的建議。相反,他採納了納瓦羅的建議,而納瓦羅只是美國貿易戰的設計師,在公共衛生領域毫無建樹。

事實上,美國以政治爲目的使用影射抨擊,將矛頭對準替罪羊的歷史由來已久。20世紀60年代中期,研究戰後自由共識的歷史學家理查德·霍夫施塔特將其定義爲“美國政治中反覆出現的偏執風格”,即爲了消除階層、少數族裔和移民在美國國內的分歧,這種偏執風格將分歧轉向其他被認爲是對手的國家,這體現在20世紀50年代的麥卡錫主義以及川普政府與美國另類右翼運動的爭議關係。

這些觀點得到了美國前駐華大使馬克斯·鮑卡斯的呼應。鮑卡斯警告稱,川普政府針對中國的言論正在把美國帶入一個“與麥卡錫時代類似的時代,麥卡錫對美國國務院扣‘赤色分子’帽子進行政治迫害,攻擊共產主義。”

數月裏多次錯失抗疫機會

川普政府早在1月3日就得知了新冠病毒疫情。當天,美國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致電美國衛生部長阿扎爾,告訴他中國發現了一種新型冠狀病毒。阿扎爾將此消息分享給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SC)。(川普不顧未來可能出現大流行病的警告,已於2017年初取消了NSC的全球衛生部門。)

據《紐約時報》報道,白宮疫情小組開始每天在白宮西翼的地下室開會,就“該和美國民衆說什麼”展開漫長的辯論,不過最終白宮高官們並沒有採取行動。川普、蓬佩奧和阿扎爾則開始指責中國缺乏透明度。雖然美國政府的主要科學家和健康專家很早就發出了警告,並敦促採取積極行動,但他們在白宮遇到了阻力。川普不希望市場被恐慌嚇倒。

此後,白宮內部對保密的狂熱沒有減弱。4月中旬,CNN採訪了白宮疫情特別工作組的關鍵成員安東尼·福奇。在被問到早期採取緩解措施是否可以挽救更多生命時,福奇坦承:“如果我們從一開始就實行封鎖,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但當時有很多人反對這個做法。”數小時後,川普轉發了一名用戶的推文,該用戶稱“是時候解僱福奇了”。

在應對新冠肺炎危機的多個關鍵時刻,美國政府本可以做很多事情來避免大量病例出現,拯救數十萬人的生命。美國的健康專家卻一再被提醒川普看中的優先事項,甚至不惜犧牲美國人的生命,川普和福奇就早期封鎖進行的對峙就證明了這一點。

不管美國遲遲不採取行動抗擊病毒的最終原因是什麼,川普政府本可以主動開始這場病毒戰。在近三個月的時間裏,川普政府選擇不這樣做,當無法再隱藏自己的災難性錯誤時,選擇將災難歸咎於中國。(海外網 李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