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孤兒的自白:我有一個家但我一無所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6日 20:00   優活健康資訊網

孤兒的自白:我有一個家但我一無所有

孤兒的自白:我有一個家但我一無所有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當我們追隨自身的天命時,宇宙必然會提供機會來回應。下面的訪談資料來自於朋友所介紹的受訪者,朋友知道我對孤兒議題有興趣,便介紹他的一位同事讓我認識。受訪者告訴我他是在孤兒的狀態下長大。他的故事雖然悲慼,卻不是少見的例子。

我稱呼這位中年男子爲亞當,他那罹患有思覺失調症的母親未婚產下了他;生父沒有住在一起,他還想要讓孩子母親將小孩拿掉。父母兩人都被社工人員判定爲「不適任父母」,於是亞當在四歲的時候被安置到寄養家庭。他的生父生母對他有過肢體虐待。亞當說,由於受虐的經驗,他有一些「痛處」,意思是指他在和他人的關係中一直感到有種容易被人傷害的感覺。不過,他學著去因應調適,現在有一分全職工作,並且指導和他一起工作的大學青年。

他回憶道,當他大約七、八歲的時候,有一羣男孩打匴要痛揍他一頓,情急之下,亞當決定針對其中一位男孩看看是否能逗他發笑,結果竟然成功了,而且令他訝異的是,其他人也不再找他麻煩了。因爲能夠善用幽默感,他了解到,如果人們心情很好,就不會傷害他。但是,有時候他在人際關係中不適合開玩笑的情況下過度使用幽默感,即時面對家庭關係時也是如此。他透露,幽默感成了他的保護之道,又說:「真正的我是脆弱的、害怕的。」

雖然他完全不記得小時候與親生父母一起生活的經驗,但他不時幻想著有家的好處與壞處。從他的角度來看,不管怎樣,有個家其實不算是件好事,因爲在他的經驗中大人是施虐者、不堅定,而且不尊重孩子。這個例子正顯示出,兒童以往被撫養長大的方式所留下的痕跡,如何回來作祟,如果父母親缺乏同理孩子的能力,就更是如此。亞當在十幾歲的時候住到孤兒院裏,他在那裏學會說各式南腔北調、學會如何打贏架,以及如何和不同種族的人互動。接下來他去到了一間收容中心,在那裏他知道自己絕不會離開去尋找新的家庭和朋友;他了解到,那就像從已知踏向可能更悲慘的未知一樣。爲了自己,他學會「按照規矩行事」,因爲那樣「你就能避開陷阱」。

他開始進入職場之後,會告訴聘僱他的人「請付給我值得的薪水」。他努力工作,從中找到了歸屬感。他說:「我屬於工人這一部族。」而且因爲他與家庭沒有聯繫,這就成了他的家。真理和誠實的價值對他來說十分重要,儘管他小時候曾和親生父親有過一次接觸經驗,那時父親來探視他的同時想要教他行竊。不過亞當並沒有成爲竊賊,因爲他的人際互動經驗教導他要自我控制以及如何與他人相處。想要有歸屬感的需求遠遠勝過擁有物質商品的短暫收穫。因著這樣的經歷,他覺得現在自己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生存。這就是孤兒的苦澀處境,他必須依靠自己隨機應變的能力以求生存。

亞當的工作職責類似工頭的角色,他將那些爲他工作的弱勢青年看待成「被折彎的樹」,他說有些人「你就是沒法將他拉直」。但是他相信,如果他們能夠在自己的內心奮戰,那麼他們就有挺直的一天。

對於他自己,他領悟到「有『一個你』是你展現給世人看的,然後有『一個你』是你真正的樣子,而當你變成一個只求存活的人時,那不會是你真正的樣子。」亞當已經結婚生子,他告訴我:「我有一個家庭,但我一無所有。」這句話描述了他所感受到的孤獨。但是他很早以前就不得不阻斷自己觸及自己的真實情感,因爲「我不想看到我內在的惡魔」。這是某些孤兒揮之不去的恐懼──那些孤獨、絕望和不安全感,尤其是身旁無一人能與之分享這些經驗的時候。

(本文摘自/孤兒:從榮格觀點探討孤獨與完整/心靈工坊)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