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大牌女星室內抽菸被拍,是回歸真我還是……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5日 17:35   鳳凰網

秋風一起,奇遇回歸。是的,備受期待的騰訊視頻《奇遇人生》第二季終於開播了。這檔在去年被網友們紛紛封神的高分綜藝又雙叒叕地引發了話題討論,不僅因爲電影級別的畫質與褪去浮華的故事,還因爲首期嘉賓是楊穎。

不是制霸流量的Angelababy,而是回歸真我的楊穎。

 

 

-

30年前,楊穎出生於上海。13歲以前的童年,她都是在一條老弄堂裏度過的。小時候的她臉上掛着嬰兒肥,身後跟着小7歲的弟弟,每天無憂無慮地在弄堂裏來回穿梭。童年時光是美好的,沒有鎂光燈與爭議,只有外婆的陪伴與對弄堂外生活的憧憬。

 

 

-

13歲是楊穎命運的第一個轉折點,她回到香港加入了Talent Bang,還擔任Viva Club Disney主持,14歲就成爲攝影沙龍的模特,同年簽約日本經紀公司,併成爲潮流雜誌《Ray》和《Dear》的專用模特。

身處豆蔻年華,還對生活懵懵懂懂的楊穎就這樣一腳踏入了名利圈。許多人覺得她年紀輕輕就擁有機會着實太過幸運,只有她自己知道毫無背景的自己闖出一番名堂究竟有多難。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裏,她都幾乎是透明人,直到2009年,她終於迎來了人生第二個轉折點,主演了《全城熱戀》。工廠紡織女工小琪這個角色,是楊穎由模特到演員身份正式轉變的跳板。

 

 

-

2009年到2019年剛好十年,只不過十年過去了,演員這條路依舊舉步維艱。

對於一個演員而言,讓她大紅大紫的從不是哪一部作品,而是一檔戶外綜藝。一夜之間,她成爲流量加身的“國民女神”,但隨之而來的卻也伴隨着諸多爭議。翻看各種社交軟件,關於演技、整容、婚戀等內容的八卦文章恨不能要把她扒下一層皮來,全世界都在用一種自詡瞭解她的口吻酣暢淋漓地談論着她的人生。

可坦白講,觀衆們與其說是在談論實情,不如說是在宣泄情緒,一種類似於“憑什麼她就能有名又有錢”的情緒。

 

 

-

這些年來,網友們總時不時化身爲楊穎的三姑六舅,以討論她的前世今生爲樂。可對比鍵盤俠們的自娛自樂,楊穎則一直顯示出“我自巋然不動”的狀態。

各個場合中,她永遠光鮮亮麗笑靨如花,完美、精緻、要強。

直到走進《奇遇人生》的世界,她褪去明星光環,以一個普通人的角色和世界相遇。在與阿雅、老徐的加拿大騎行中,觀衆看到了她卸下表演姿態後最真實的狀態。這個坐在鎂光燈外的、罕見的、自然的女子,爲觀衆帶來了更加新鮮、樸實的體驗。原來鏡頭背後的楊穎是也依然是純粹的,只不過這種純粹,需要我們透過她厚重的盔甲才能捕捉到。

 

 

-

“誰在乎我到底真的是什麼樣子?”

 

-

講真,這個時代,其實都在排斥平淡。

沒人喜歡看平淡的新聞,說平淡的八卦,講平淡的狗血。

沒人能叫醒裝睡的人,沒人能打破自認爲是事實的“事實”。

楊穎沒有去和網友們下場撕逼的時間與精力,而是選擇隱藏所有的表情與心思,在所有鏡頭下保持45度的專屬微笑,保持着陽光開朗豁達的狀態。

可是在《奇遇人生》裏,她無法躲避以真實命名的鏡頭。

 

 

-

在這個節目裏,她不再是光鮮亮麗,美麗大方的女神,而是一個會累、會軟弱、會放棄的小閨女。第一天,她們跟着老徐整整騎行了13個小時,而且很多都是上坡路。老徐已經在長期的騎行中習慣了這種強度,但是對於首次嘗試的阿雅和楊穎來說,這是一道巨大的難關。在結束第一天的騎行時,阿雅完全癱倒,楊穎也說大腿像石頭一樣堅硬。接下來的日子,她更是強忍生理期的不適加入騎行中,騎行途中,她說出了那句“我堅持不住了”。

看到她卷着被子疲憊的樣子,阿雅忍不住說:“你其實可以選擇不優秀。”

 

 

-

面對各種惡評,楊穎當然介意,她會跟阿雅吐露自己的煩惱,畢竟就算是普通人也不喜歡自己的私事被外界說成那麼多版本。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明星在表達自我上其實是弱勢羣體,所有的一切都被曝光和放大,他們甚至不能對此回應什麼。明明那麼在意外界的評價,卻仍要用微笑面對,畢竟沒人在意真實的她是什麼樣子,所以她才想變得要強,想要不斷地證明自己。

久而久之,這種執念,最終變成了對自己的爲難和較真。只有到了《奇遇人生》裏,她才意識到自己可以放棄,可以不完美,可以像人一般真實面對自己。

這是她在奇遇旅程中所完成的自我覺醒。

 

 

-

“路是我們自己走的,而不是他們拍出來的。”

 

-

相比第一季,第二季的《奇遇人生》做了一個有趣的嘗試,那就是在明星嘉賓之外加入素人嘉賓的平行視角,用雙故事線的形式去影響彼此。而用生命騎出六萬公里的徐玉坤,就與楊穎和阿雅產生了命運的機緣。

剛開始騎行時,楊穎開心地表示:“我們好像騎在上學的路上。”老徐笑着說:“我們其實是騎在人生的路上。”

當楊穎在一個上坡從車上下來時,老徐說:“接着騎啊,這個坡不值得你停下。”

是啊,他們並不是簡簡單單地在無人公路與山間小路上騎行,而是在一種不同於日常的奇遇之旅中探尋生命的重量。那些上坡像極了人生裏的諸多困境,面對大的難題,與其抱怨,與其生氣,倒不如一鼓作氣向前衝。

這哪裏是騎行的竅門和意義,其實更像是人生的竅門和意義。

 

 

-

在高強度的騎行之中,必然會出現因訴求不同、心境不一、語氣把控等因素而形成的矛盾。例如第一晚阿雅和楊穎要去住酒店,老徐卻偏偏要在公園裏住帳篷,這時候楊穎覺得他是個固執的老頭兒;第二天老徐決定不和她們一起騎行,而是選擇早早出發,並和她們發語音告別,這在楊穎看來是不理解的;直到晚上老徐非要建議她們和他一起住帳篷,楊穎的不理解升級到了頂峯。

露營事件像一個導火索,徹底衝破了二人對彼此的容忍度。

天亮了,老徐繼續上路,楊穎在帳篷裏跟他告別,那份隔閡與尷尬真實地存在於空氣之中。在這一刻,老徐覺得他們以後再也不會見面,這次告別實爲永別。可當楊穎和阿雅搭車再次趕上老徐時,他們臉上的雀躍與驚喜又是那麼真摯。

楊穎說,“本來沒覺得搭車不好,可當再次看到徐爺爺時,感覺錯過了很多。”

 

 

-

人與人之間建立機緣,本身就是一場奇遇。

他們有過一拍即合,有過不理解,有過隔閡,但都敵不過那份對彼此的珍視。最終他們還是要分道揚鑣,各自走上不同的人生方向。老徐的路是去溫哥華的路,而楊穎的路是讓人們不再用那些標籤定義自己的人生。

雖然攝像機的拍攝停止於這趟旅行,可人生的拍攝卻還在繼續。

“以後在工作很累的時候

就會想想我們走的所有上坡路。”

 

-

楊穎身上似乎一直穿着厚重的鎧甲,裏面裹挾着獨屬於她的柔軟與天真。脫掉這身鎧甲,似乎會與觀衆更沒有距離,而楊穎卻說,她會選擇讓自己哪一部分被外界看到。

這是一種自保,一種受過太多傷害後的身體應激反應。那些曾對她惡語相向的人們,從來沒有意識到網絡暴力究竟會帶給她怎樣的精神負荷。

例如在節目中,最後和老徐的分離是令人難過的,阿雅沒忍住先哽咽起來,老徐也溼了眼眶。楊穎微笑着走向前去給他擦淚,而她卻沒有哭。不哭,不是因爲不難過,不傷心,亦或是這段旅行對她沒有意義,而是她知道,她身上盔甲還是不能脫下。

 

 

-

這場奇遇如同一場治癒之旅,幫助楊穎去掙脫束縛,嘗試着去打開一次自己與外界之間豎起的城牆,無限地去接近那個最真實的自我。

在今後的時光中,她會繼續穿着這件盔甲負重前行,並在某個很累的時刻回想起這一次的旅行,她或許還會記得在疲憊之後看到彩虹的雀躍,明白一切都是值得的。

返璞後歸真,奇遇得釋然,這次旅行如同楊穎爲前半生劃定一個充滿儀式感的句號,進而開啓真實又燦爛的後半生。我們期待在未來,能夠看到一個更加勇敢、更加美好的楊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