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臺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馬住!紐約必去打卡的戶外藝術裝置!

http://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5日 08:00    逛紐約

  朋友們,紐約的天氣是越來越冷了

  但即使是這樣,也不能阻擋紐約藝術細胞們的步伐

  各種奇異的、足具創意的藝術裝置不斷出現在紐約各大地標

  生活在大紐約,誰身上還沒點藝術“細菌”呢?

  所以即使再寒冷,也要去打個卡呀!

  Leonardo Drew, “City in the Grass”

  Madison Square Park

  將粗紋理的抽象形狀結合在一起是職業中期藝術家萊昂納多·德魯最擅長的領域。他“保持真實”的創作態度充分體現在了他在麥迪遜廣場公園的藝術裝置中,代表着他迄今爲止最雄心勃勃的努力。這個是一個全景城市模型,由拼湊在一起的木塊構成建築物和街道。

  在麥迪遜廣場公園的草坪上,這座“城市”在草叢中佇立,變成了一幅航空地圖,給人一種置身於城市景觀之上的感覺。

  Harold Ancart, “Subliminal Standard”

  Cadman Plaza Park,Brooklyn

  在藝術館中,人們通常是不可以觸摸藝術或過於接近藝術品德,尤其是當涉及的作品是一幅畫時。然而,這個戶外藝術裝置——一幅抽象的壁畫,不僅允許你觸摸它,而且還可以用橡皮球猛擊它。

  這個創意來自於布魯克林、比利時出生的藝術家哈羅德·安卡特(Harold Ancart),他從紐約的許多室外手球場中汲取靈感,用藍色和紅色來表示遊戲區域,而它整體的時髦外觀又有些復古的感覺。

  “En Plein Air”

  The High Line

  “En Plein Air”這個詞是法語中的戶外用語,但在19世紀的藝術中,它也被用來形容畫家們在戶外拿出畫架來描繪風景的行爲。而這個行爲也一般與印象派有關,素描在很大程度上是通過顏料的發明而實現的,顏料是預先混合和包裝在管子裏的,這在19世紀以前是不可能的。

  這些術語已經被用作這些藝術裝置的標題,這些來自八位藝術家,每一個人都提供了一個獨特的概念。

  Ruth Ewan, “Silent Agitator”

  The High Line at 24th St

  蘇格蘭藝術家魯思·伊萬的作品探索了革命運動和激進主義運動的歷史,以及它們與某些地方和時代的聯繫。爲了獲得更高的佣金,她回顧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世界工業工人(IWW)和美國早期的勞工運動。

  這幅作品以三維形式爲IWW海報重新繪製了一幅插圖,與原作一樣,將窗體作爲時鐘,在刻度盤上用字母拼出單詞organization。伊萬還包括iww圖片的標題,上面寫着“現在幾點了?“是時候組織起來了。” 她意在鼓勵人們回憶那段沉默的時期,是對一個平等社會的反思與借鑑。

  Simone Leigh, “Brick House”

  The High Line Plinth, Tenth Ave at W 33rd St

  這是一尊16英尺高的黑人女性銅像。非裔藝術家Leigh的作品主要集中於探索女性主義和非裔美國人身份的交叉性,以及如何將家庭觀念作爲政治和經濟權力的最終基礎。在這方面,Brick House向非裔美國婦女在美國曆史上從奴隸制到今天的黑人生活抗議的逆境中的力量和堅毅致敬。

  The Socrates Annual 2019

  Socrates Sculpture Park

  蘇格拉底雕塑公園一年一度的戶外項目總結會上,15位藝術家和藝術家合作者參與了公園的藝術項目。這些作品是在公園的長島城遺址上,經過一個夏天的創作,涉及到從殖民主義的遺產到科技對當代生活的影響等多種主題。像往常一樣,這幅作品是在曼哈頓市中心橫跨東河的壯觀背景下呈現的。

  Isa Genzken, Rose III

  Zuccotti Park

  伊薩·根茲肯(Isa Genzken)的作品《玫瑰III》(Rose III)重達1000磅,是在“佔領華爾街”運動接管祖科蒂公園(Zuccotti Park)七週年之際推出的藝術裝置。

  在各種各樣的媒介中工作,巨大的花朵一直是她的作品中反覆出現的主題:2010年至2013年,一個類似的玫瑰雕塑被安裝在新博物館的正面,2016年春夏,一對巨大的白色蘭花(分別高達28英尺和34英尺)矗立在中央公園前的Doris C.Freedman廣場。

  Ref:https://www.timeout.com/newyork/art/best-outdoor-art-in-nyc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