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首架無人機設計製造者文傳源逝世 享年101歲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0月03日 09:07   鳳凰網

  他是我國航空航天領域著名教育家和科學家,他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自動化學科創始人之一,也是我國飛行器控制、制導與仿真學界的泰山北斗,他是北航教授、博士生導師文傳源。

  61年前的10月1日,大幹300天之後,他帶領師生研製的“北京五號”無線電引導着陸正式試飛基本成功,這是中國第一架無人駕駛飛機,也是爲祖國生日獻出的珍貴禮物。

  今年10月1日0時12分,文傳源因病醫治無效在京逝世,享年101歲。

  昨日(10月2日),北航校方發佈訃告,文傳源先生的遺體告別儀式將於10月7日上午9時八寶山殯儀館竹廳舉行。

  大幹三百天研製我國首臺無人機

  文傳源年畢業於西北工學院航空工程系,1952年從華北大學工學院調入北京航空學院。

  1957年,文傳源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設想——爲祖國研製無人機。面臨“一無資料、二無經驗、三無設備”的困難,文傳源和師生們開始草擬技術方案和研製計劃,這一方案最終得到了周恩來總理的支持。1958年6月29日,北航成立無人機研製指揮部,開啓科研攻關,目標是當年“十一”之前要上天。

  那時,無人機有自動着陸系統、發動機控制系統等十二個大系統有待研製。與之對應,研究團隊也分成氣動組、數據測試組、自動起飛組等十二個組。作爲“總指揮”,文傳源講究科學管理,先定下計劃完成時間,再帶領大夥兒通過倒排計劃、順排措施,採用重疊、交叉、穿插研製管理方案等多種手段,步步推進。

  爲確保萬無一失,大量的試飛必不可少。試飛時,地面安排有保障人員,機上也有飛行員和文傳源等主要設計人員。試飛,風險時常相伴,他記得,“有一次起飛,本來設置爲無人駕駛模式,飛機應該按直線滑行升起,但它突然變成螃蟹走路一樣,橫着出去了,我們趕緊讓切換成有人駕駛模式,飛機這才平穩下來。要是處理不及時,現在想想,還是後怕……”

  試飛的同時,還要測量數據,所有參數都得從頭進行測定。那段時間,熬夜趕工是家常便飯,有時能連着三天不睡覺,繁重的任務使文傳源的體重從53公斤迅速下降到44公斤。

  數百次測試之後,飛機可靠性終於有了保障。1958年9月,無人機所需的十二個大系統全部研製完成,並裝機調試。

  1958年“十一”當天,“北京五號”無線電引導着陸正式試飛基本成功,北航師生以自己的科研成果向國慶獻禮。文傳源自豪地賦詩——大鵬勁搏凌霄志,紅日高去飄彩雲。

  此後,又歷經五個月的試飛、調整、修改,“北京五號”驗收試飛圓滿收官。

  1975年,北航成立殲六飛行模擬機總體設計組,文傳源任組長,他協調全國40多個協作單位,歷經八年攻堅克難,圓滿完成了我國第一臺殲擊機飛行模擬機研製,並順利交付空軍使用,由此填補了我國飛行訓練的空白。

  101歲仍在思考如何帶研究生

  文傳源是北航飛行器控制、制導與仿真學科的帶頭人及奠基者。他作爲國務院首批批准的博士生導師之一,帶領學科師生自力更生建設培養高水平博士生的教學和科研基地,1992年12月通過國家重點學科評估,在本學科中綜合指標名列全國第一。他桃李滿天下、學生中棟樑英才輩出,培養了一批優秀的博士,包括院士在內卓越的專業學術帶頭人及社會精英。

  慈眉善目的文先生,在督促弟子學業時可是出了名的嚴。“我的學生是要敢拍桌子打板凳的”是他的口頭禪。此話源自一次例會上的爭論,兩位學生就一個問題提出了相反的意見,爭得個面紅耳赤,其中一個“砰”了拍了一下桌子,文傳源則對另一位“火上澆油”,“他拍桌子,你也拍啊!你承認自己錯了麼!”原本沉默的那位學生也一巴掌打在了椅子上,據理力爭。在他看來,讓學生拍桌子打板凳,不是放任他們動手打架,而是鼓勵形成暢所欲言、無拘無束的討論氛圍。

  學業之外,他對學生的生活尤其關心,可謂“愛生如子”。

  學生蔡開元記得,有一次傍晚外地出差回來,下了飛機直奔老師家裏,想第一時間彙報出行收穫。得知他還沒吃飯,文傳源進廚房爲他下了碗麪條,讓他吃完再說。

  有學生生病,文傳源就讓愛人就給他送飯。在博士後期思維有些困難,學得比較吃力,細心的文傳源擔心他身體堅持不下來,怕他生病,就讓他直接去工作,每年都派人去看他,讓他把博士論文完成了再回來答辯。

  多年前,文傳源就曾與其他幾位教師一起,捐出了自己獲國家級教學一等獎的獎金5萬元,2014年,他再次捐出10萬元,交由學校教育基金會管理,用作品學兼優的貧困學生的獎助學金。

  他說,“我沒有任何不良嗜好,不抽菸,不喝酒,這些錢都是從我的工資裏一分一分節省出來的,清清白白。”

  來自湖南的他,始終記得年少時囊中羞澀的窘境:考入長沙第一高中後,家裏沒錢,只能向同學借錢交學費,後來一度難以爲繼,只好轉學到第一師範。他希望今日的寒門學子不再嚐到這般遺憾與無奈。

  即便退休多年,文先生仍心繫育人。今年春天,記者來到文先生家中採訪,思維清晰的他,特意找出一個藍色文件夾,裏面保存着兩疊材料,各20多頁,這是他以前寫過的現代飛行控制領域專著的精華,專門挑出來,裝訂得整整齊齊。

  他念叨着,“聽說上了歲數不讓帶研究生了,如果讓我帶研究生,我就這樣考覈學生,讓他先看看,消化內容後彙報給我,再讓思考如何解決問題。如果不讓我帶,我就留着自己看。 ”

  去年,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向文傳源頒發了“立德樹人”最高榮譽——“立德樹人成就獎”。

  百歲老人仍去圖書館自己借書

  自從1988年離休後,文傳源接受了返聘,繼續搞科研,還帶研究生,直到2003年培養完最後兩位研究生,才算真正“功成身退”。他離休後基本建立了一個關於仿真學科的“相似理論”體系,1989年開始發表相關理論,2005年發表了三篇文章,2009年又發表了一篇文章,更深一步地論述這個問題,基本建成了“相似理論”體系。他也關注綜合系統論,1992年開始寫第一篇文章,後來連續發表10多篇相關文章,基本建立了“綜合系統論”理論體系。

  90多歲高齡時,他仍在蒐集對自然科學有獨特見解的中國古代科學家的資料,想闡述他們的思想,寫一部專著。

  去年,“北京五號”試飛成功60週年時,在北航專門舉辦的紀念大會上,已經100歲的文傳源,放出豪言,“我不服氣,我也不服老!讓我們攜起手來,繼續奮鬥!在宇宙探索中取得更大成就!”

  晚年,不服老的文傳源頻繁出入北航圖書館,奮力追趕學術熱點和科技前沿。有一次,文先生在北航圖書館五層挑書,被自習的學生們偶遇。有人分享了這樣的細節:“一位老人和女士的造訪,吸引了我的注意。老人滿頭銀髮,給人感覺十分和藹可親。女士推着輪椅,很輕很緩,停在問詢臺前。與值班人員溝通後,老人走下輪椅,向書架走去,步履緩慢卻很穩健。在前幾排書架,老人稍有駐足,便向更深處走去,在最後幾排書架前,老人停了下來,手指微屈,指尖劃過每本書的書脊,認真細緻地挑選着想要的書。”

  今年春天,在接受採訪時,家裏朝南的書桌上,擺放着他從圖書館借了13本書,主題涉及黑洞、引力波、宇宙大爆炸等領域,閱讀必用的放大鏡停留在《黑洞簡史》第133頁,這是他當時正在看的書。

  如今,斯人已去,北航校園裏,百歲老人借閱圖書的佳話,將激勵一代又一代學子踐行空天報國的志向。

  今年春,《北京日報》曾經做了整版圖片報道,讓我們一起緬懷文老。

  爲國築“長鷹”

  看到北京航空航天博物館展出的關於“北京五號”無人機的歷史照片,101歲的文傳源眼中綻放出動人光華。

  學生在網絡上爲文傳源找到了“北京五號”的照片,一下子勾起了文傳源的回憶。他結合照片,思路清晰地講述起60多年前的故事。

  這張泛黃的老照片是1954年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飛機設計系成立時的教職工合影,文傳源用放大鏡仔細端詳,尋找年輕時的自己。

  文傳源和老伴兒在展館的老照片上尋找熟悉的面孔。幾十年如一日,兩人攜手相伴。溫馨和睦的家庭是文傳源進行學術研究和教學工作的堅強後盾。

  在北京航空航天博物館的展廳裏,文傳源和老伴兒易正本在學生和家人的陪伴下參觀各型飛機,這些無比熟悉的機型讓他回憶起幾十年的崢嶸歲月。

  珍貴的黑白照片,略顯模糊,一架深黑色雙翼飛機,凌空飛過,振翅翱翔。

  無需拿起放大鏡,只消一眼,101歲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資深教授、中國系統仿真學科創始人文傳源先生就辨認出久違的“老朋友”,“沒錯兒,這就是‘北京五號’!”

  61年前,正是他作爲總設計師,帶領三百北航師生大幹百天,研製出中國第一架無人駕駛飛機。那造型、那系統、那些參數,如同連幀的畫面印刻於腦海。

  時光回溯至1957年,作爲北航教師的文傳源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設想——爲祖國研製無人機。要知道,當時“一無資料、二無經驗、三無設備”,這想法無異於異想天開,連蘇聯專家聽了也直搖頭。

  但文傳源初衷不改,他和師生們開始草擬技術方案和研製計劃,這一方案最終得到了周恩來總理的支持。1958年6月29日,北航成立無人機研製指揮部,開啓科研攻關,目標是當年“十一”之前要上天。

  這項任務時間緊、壓力大。那時,無人機有自動着陸系統、發動機控制系統等十二個大系統有待研製。與之對應,研究團隊也分成氣動組、數據測試組、自動起飛組等十二個組。作爲“總指揮”,文傳源講究科學管理,先定下計劃完成時間,再帶領大夥兒通過倒排計劃、順排措施,採用重疊、交叉、穿插研製管理方案等多種手段,步步推進。

  無人機攻關,起飛和降落最爲關鍵,文傳源解釋,“有人駕駛的飛機,出事故也大多在起落的時候,無人機要實現安全起落,更加困難。”

  爲確保萬無一失,大量的試飛必不可少。試飛時,地面安排有保障人員,機上也有飛行員和文傳源等主要設計人員。試飛,風險時常相伴,他記得,“有一次起飛,本來設置爲無人駕駛模式,飛機應該按直線滑行升起,但它突然變成螃蟹走路一樣,橫着出去了,我們趕緊讓切換成有人駕駛模式,飛機這才平穩下來。要是處理不及時,現在想想,還是後怕……”

  試飛的同時,還要測量數據,所有參數都得從頭進行測定。那段時間,熬夜趕工是家常便飯,有時能連着三天不睡覺,繁重的任務使文傳源的體重從53公斤迅速下降到44公斤。

  從有人試飛到無人試飛,從地面、機上分別調試到地空聯調,數百次測試之後,飛機可靠性終於有了保障。1958年9月,無人機所需的十二個大系統全部研製完成,並裝機調試。“十一”當天,“北京五號”無線電引導着陸正式試飛基本成功,北航師生以自己的科研成果向國慶獻禮。這效率令在場觀摩的蘇聯專家不得不折服,“這要是在蘇聯,要三個研究所做兩年才能完成。”文傳源則自豪地賦詩——大鵬勁搏凌霄志,紅日高去飄彩雲。

  此後,又歷經五個月的試飛、調整、修改,次年二月,“北京五號”驗收試飛圓滿收官。

  1975年,北航成立殲六飛行模擬機總體設計組,文傳源任組長,他協調全國40多個協作單位,歷經八年攻堅克難,圓滿完成了我國第一臺殲擊機飛行模擬機研製,並順利交付空軍使用,由此填補了我國飛行訓練的空白。

  改革開放以來,文傳源和師生們在綜合飛行/火力、設計仿真、智能化控制、系統仿真、綜合系統論等領域積極開拓創新。

  去年,正值“北京五號”試飛成功60週年,在學校專門舉辦的紀念大會上,百歲的文老放出豪言,“我不服氣,我也不服老!讓我們攜起手來,繼續奮鬥!在宇宙探索中取得更大成就!”

  (老照片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及文傳源提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