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香港暴徒的“援軍”到了:來自烏克蘭的新納粹分子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3日 15:31   環球時報

  原標題:可怕,暴徒的“援軍”也到了 

  近日,香港街頭突然出現了幾名奇怪的白人男子,他們不僅與多名香港的黑衣蒙面人爭相合影,而且這些人的脖子上,還有“納粹”紋身……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的一篇報道揭露了這些白人的身份:他們,都是來自烏克蘭的新納粹分子!

  在這篇題爲“爲啥烏克蘭的新納粹分子會加入香港街頭的抗議”的報道中,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指出,這些脖子上紋着“納粹標誌”、出現在香港街頭的4名烏克蘭男子,是2014年烏克蘭“顏色革命”政變期間,被美國CIA豢養出的一羣極右翼新納粹民兵組織“阿佐夫營”(Azov Battalion)和“右部”(Right Sektor)的成員。

  其中一個名叫Serhii Filimonov的男子,還曾是“阿佐夫營”在烏克蘭首都基輔分部的領導人。

  從這個Serhii Filimonov在境外社交網站“臉譜網”(Facebook)上發佈的貼文來看,這夥烏克蘭的新納粹分子,至少從12月1日起就已經來到了香港。他們此行的目的則是“支持”香港街頭那些不斷搞破壞和傷人的黑衣蒙面人。

  有人還發現,這些人似乎是僞裝成了“記者”,並持有所謂的“記者證”。

  這一消息也得到了另一個境外社交平臺“推特”上一些“大V”和“記者”的確認。比如一直活躍在香港的英文圈,並支持香港黑衣蒙面人的自由撰稿人@HongKongHermit,就發帖表示香港街頭確實來了一羣烏克蘭的極右翼新納粹分子。

  但諷刺的是,這些香港黑衣蒙面人的西方支持者,對於這些烏克蘭新納粹分子的出現,卻表現得十分擔憂,稱這些人是人渣中的人渣,犯下過種種戰爭罪行,呼籲香港街頭的黑衣人不要與他們“交朋友”,還說這些人除了反共和制造混亂,並不關心香港人的民主自由。

  客觀地說,他們的擔憂確實不無道理。根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的報道,這4名烏克蘭人所來自的“阿佐夫營”(Azov Battalion)和“右部”(Right Sektor)等烏克蘭極右翼新納粹組織,曾在2014年烏克蘭的政變中犯下種種反人類的罪行,比如一手製造了當年5月2日導致42人死亡、數百人受傷的 “敖德薩騷亂”。

  美聯社2017年的一篇報道更指出,“阿佐夫營”(Azov Battalion)等烏克蘭的極右翼新納粹民兵組織,甚至還開設了面向兒童的軍事訓練營,從小就向孩子灌輸新納粹的思想。

  美聯社的這篇報道還指出,雖然“阿佐夫營”的負責人否認他們支持納粹,但他們的徽章和紋身與二戰時期德國納粹一些戰團的徽章極爲相似,更別提他們極端民族主義的價值觀了。

  可這些烏克蘭的新納粹分子,爲何會出現在香港街頭,並與香港的黑衣蒙面人“稱兄道弟”呢?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認爲,這恰恰說明香港街頭的騷亂是美國人在背後煽動的,這些2014年時接受美國CIA贊助的反俄新納粹羣體,如今才會出現在香港的街頭。

  而諸如@HongKong Hermit這種香港黑衣蒙面人的西方支持者,則將責任推給了美國的極右翼媒體乃至美國總統川普。

  他們的邏輯是,這些新納粹分子是被美國的福克斯新聞網、Daily Caller等支持川普的右翼和極右翼媒體煽動過來的,因爲這些極右翼媒體總愛把揮舞着美國國旗和川普照片的那“一小部分”香港的示威者突出出來,以顯示香港民衆對於川普的支持和肯定,這便令這些烏克蘭的新納粹分子認爲香港的黑衣蒙面人是屬於極右翼陣營的,所以才會跑來參合。

  可在香港所謂的“和理非”至今都拒絕和極端分子“割席”的情況下,這種“壞的只是一小撮人,卻被刻意放大了”的邏輯,顯然站不住腳。

  實際上,在耿直哥看來,不論香港的事情是否有美國CIA的深度參與,光從香港街頭的黑衣蒙面人過去幾個月裏襲擊內地人、打砸內地店鋪、甚至連說普通話或長得像內地人的臺灣人乃至外籍人士都被毆打的情況來看,就已經說明這些蒙面黑衣人追求的並不是什麼民主自由,而是新納粹的那套極端的排外主義。

  所以,別再找藉口轉移問題了,這些烏克蘭的新納粹分子會來到香港,就是臭味相投的同流合污。

  ▲圖爲日本媒體報道一日本男子在香港被打,只因他被當成內地人

  不過,由於這些烏克蘭和香港的新納粹分子,反的不是西方,而是俄羅斯和中國這些西方人眼中的敵人,所以西方輿論即便知道他們是新納粹是法西斯,卻選擇對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截至耿直哥撰寫這篇報道時,尚無任何一家西方主流媒體在他們的報道中提到烏克蘭的新納粹來到香港的事情。

  更魔幻的是,在這些西方輿論所營造的“政治雙標”氛圍下,這些脖子上清楚紋着納粹標誌的烏克蘭新納粹分子,竟也能堂而皇之地給自己“洗地”,說什麼他們不是“納粹分子”,脖子上的紋身只是斯拉夫人的“文化標誌”,還宣稱他們只是一羣“熱愛烏克蘭”的“社會活動人士”,希望像2014年外界“支持”烏克蘭的那般去“支持”香港人。

  也罷,就讓這魔幻的現實,繼續嘲諷那些粉飾香港街頭罪行的人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