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2020年中國城市高質量發展報告出爐!深圳傲居榜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31日 17:08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2020年中國城市高質量發展報告出爐!深圳傲居榜首,南京成爲新一線“最強”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導讀:《2020年中國城市高質量發展報告》,通過綜合、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等六大維度、33項二級指標,對全國35個大中城市高質量發展成效進行測評。

圖片來源 / 圖蟲圖片來源 / 圖蟲

  “高質量發展”已成爲經濟社會發展的指揮棒。自黨的十九大作出我國經濟已轉向高質量發展新階段的論斷後,據不完全統計,不到3年時間,37份高質量發展頂層規劃次第出爐,涵蓋了貿易、國家級新區等各個領域……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尤其是在當前國際國內環境發生深刻變化的背景下,推動經濟從“重視數量”轉向“提升質量”,從“規模擴張”轉向“結構升級”,從“要素驅動”轉向“創新驅動”,就顯得更爲重要。

  高質量發展成效如何“看得着摸得着”?哪些城市在高質量轉型路上率先闖出一條新路?7月31日,21世紀經濟研究院正式推出《2020年中國城市高質量發展報告》,通過綜合、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六大維度、33項二級指標,對全國35個大中城市高質量發展成效進行測評。

  測評結果顯示,四大一線城市包攬高質量指數得分前四,組成第一梯隊。其中,拿下綜合、協調、綠色三項單項冠軍的深圳,位居城市高質量發展榜首,得分爲0.72,遠高於其後的北上廣。

  南京成爲新一線“最強”。在得分超過0.4的第二梯隊中,共有南京、杭州、武漢、廈門、成都、寧波、長沙、西安、鄭州、青島、合肥11座城市入列。其中,南京成爲新一線城市高質量發展指數得分最高的城市,爲0.49;武漢、成都分列中、西部城市榜首,西安則超越鄭州,位居榜單第12名。

  另外,還有大連、重慶、天津等17座城市,高質量指數得分在0.3-0.4之間,組成了第三梯隊。

  綜合績效:深圳、廣州領先,南京、武漢超越北京、上海

  綜合績效得分主要衡量當地宏觀經濟的綜合發展狀況。測算結果顯示,深圳在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營商環境便利度和宏觀槓桿率上得分均爲樣本城市第一,廣州則憑藉着全員勞動生產率和宏觀槓桿率的優勢,緊隨其後位列第二。

  排在第三、第四位的南京和武漢,也存在一定程度的相似性。由於從業人員數相對較少,這兩個城市在全員勞動生產率上都有優勢,同時產品質量合格率較高,顯示出良好的製造業基礎。但兩座城市在營商環境方面均存在短板,這是其與深圳、廣州的最大差距所在。

  北京與上海,由於近年來的產業結構調整,工業增加值佔GDP比重有所下滑,進而影響了其整體排名,分別排在第7位和第5位。

  值得關注的是,在“第二產業增加值佔GDP比重”這一項指標中,寧波、南昌、長春、合肥、鄭州、武漢等城市得分均較高,顯示出這些地區在工業發展和承接產業轉移上的良好成效。

  創新:北京、深圳各領風騷,引領技術輸出與產業落地

  創新發展指數,衡量的是各地在創新產業、技術方面的投入和產出情況。測算結果顯示,北京、深圳創新指數得分最高,分別達到0.83和0.82,遙遙領先於其他城市。雖然兩座城市都是實力最強的創新之城,但其在創新資源稟賦、發展模式上有較大不同。

  其中,深圳是創新產業和科學技術落地的聚集地。深圳不僅高新產業發展較快,帶動相關的就業崗位較多。更重要的是,作爲計劃單列市和人口年齡結構最年輕的城市,深圳財政負擔小,財政支出對科技產業的扶持力度大,補貼力度高。

  這些優勢,讓深圳在戰略新興產業/GDP、每千人研發人員數量和科技支出佔財政支出比例上位列第一,但在每萬人口發明專利方面則不如北京,位列第二。不過,深圳近些年正在加緊追趕在基礎研究方面的投入,當前每年有1/3的財政科研資金被用於基礎研究,持續完善“基礎研究+技術攻關+成果轉化+科技金融”的全過程創新生態鏈。

  而北京則是科學技術的重要輸出地。作爲全國科教中心,北京有着116家國家重點實驗室,在科研院所、高等院校領域的優勢全國領先。這使得北京在全社會研發支出佔GDP比重上領先,同時產出了大量的發明專利和技術合同交易,三項指標均在樣本城市中居首位。

  尤其是技術合同交易額,北京是第二名上海的三倍以上。但從產業結構來看,由於大量央企總部的存在,北京的戰略新興行業佔GDP比重相對較低,得分僅有0.535。另外,北京科技支出佔財政支出比例約爲10.13%,在樣本城市中位列第三。

  緊隨其後的是南京、上海,創新指數得分分別爲0.498和0.430。近年來,南京着重發展戰略新興產業,該項指標僅次於深圳,拉動其整體排名上升。

  位於第三梯隊的,有廣州、西安、杭州、武漢、廈門、天津和合肥等地,創新指數得分在0.3-0.4之間。

  協調:深圳、上海、北京領跑,杭州憑文化軟實力躋身前五

  協調發展指數衡量的是各地在城鄉、產業、區域上的相互協調性。得分最高的三座城市,依次是深圳、上海、北京,2019年城鎮化率均在88%以上,基本實現城市化。尤其是深圳,自2004年啓動全面城市化告別城中村後,目前已基本實現市域一體化,協調發展指數得分最高爲0.70,領跑全國。

  緊隨北上深之後,新一線城市杭州憑藉強大的文化軟實力,協調發展指數排第四名。與首都北京依靠政治文化中心的歷史積澱不同,杭州文創產業從2007年開始崛起,動漫遊戲、會展、影視超級IP等成爲杭州城市發展的新名片,反映出產業結構持續優化的態勢。

  總體來看,東部地區發展協調性明顯好於中部、西部地區。排名前十的城市中,有7個都位於東部地區,分別是深圳、上海、北京、杭州、廈門、海口、寧波;中部地區僅有長沙躋身第十位,西部地區無一城市上榜。

  35座樣本城市中,協調發展指數的極差爲0.58,遠甚於其他指數間的差距。這表明,區域發展不協調仍是我國高質量發展的突出問題。

  開放:鄭州、西安躋身前五,武漢、成都受外資青睞

  開放指數衡量的是區域經濟開放程度和地位。測算結果表明,上海開放指數得分排名第一,其是2019年我國進出口規模唯一超過3萬億的城市,且貨物貿易全國佔比排名第一,外商直接投資實際使用金額全國佔比也位列第二,國際化大都市的地位可見一斑。

  緊隨其後的,是深圳、北京、鄭州和西安,位列前五。其中,鄭州和西安主要是高新技術產品出口佔當地總出口比重較高,在這項二級指標上分別位列第一和第二位,但總體貨物貿易量與沿海城市仍然有較大差距。

  廈門則是進出口總額佔GDP比重最大的城市,表明其對開放型經濟的依賴程度較高。

  值得一提的是,武漢、成都等新一線城市,頗受外商青睞,其外商直接投資佔全國比重甚至高於深圳。

  以武漢爲例,2019年上半年,武漢市外商直接投資12.04億美元,同比增長66.5%,增速居全國19個副省級及以上城市第二位。其中,新增世界500強企業16家,累計達282家,增量創近5年新高。

  成都市落戶的世界500強企業達285家,成爲中西部地區世界500強企業區域總部最密集的城市,帶動2018年成都市外商直接投資(FDI)同比增長44.1%,增幅爲全國平均增幅的15倍。

  綠色:深圳、海口、南昌居前三,北方城市待提高

  從綠色發展維度看,排名前十的城市,依次是深圳、海口、南昌、福州、南寧、貴陽、寧波、長春、長沙和大連。

  其中,深圳綠色發展指數排名第一,這主要與其單位面積GDP產出率高有關。在四大一線城市中,深圳土地面積約只有廣州的1/4、北京的1/12,但卻以1996.85平方公里的土地創造了26927.09億元的GDP。2019年深圳地均GDP爲13.48億元,全國最高。

  海口綠色發展指數居第二,主要是因其空氣質量較好。2019年海口PM2.5標況濃度爲19微克/立方米,一年之中只有15天爲非優良天氣數,兩大指標均名列前茅。

  相較而言,諸如石家莊、天津、太原、鄭州、呼和浩特、銀川、濟南和西安等北方城市,因空氣質量不佳,綠色發展指數均明顯靠後。這與當地產業結構偏重、能源結構單一有關,因此大氣污染問題相對突出。建議加快調整當地產業結構、加大清潔能源推廣使用力度。

  共享:廣州、南京、武漢居前三,北上深存短板

  共享發展指數衡量的是發展成果人人蔘與、享有的程度。測算結果表明,因在城鄉居民人可支配收入增長率、移動互聯網接入率兩項指標中拔得頭籌,廣州共享發展指數得分達到0.63,排名第一。

  移動電話用戶數是人口吸引力的微觀體現。四大一線城市中,廣州常住人口大約只有北京的七成,但移動電話用戶數已與北京持平超過4000萬戶,千年商都廣州的經濟活力和人口吸引力可見一斑。

  共享發展指數居前三的,還有南京、武漢。2019年南京有53所普通高等院校,得益於高校生數與常住人口之比排第四、人均道路面積排第一的優勢,南京共享發展指數得分達到0.55,居樣本城市第二;武漢的優勢則在醫療和教育,2018年其每千人擁有牀位數爲8.65張,在35座樣本城市排第七。

  總體來看,在共享發展成效上,中、西部地區整體要優於東部地區。在測評的35座城市中,前18個席位中,近一半城市都位於西部地區,而東部只有廣州、南京、杭州等5座城市上榜。

  以教育資源爲例,2018年普通高等學校在校生數佔常住人口比重前三的城市是蘭州、太原、南昌,分別爲12.8%、12.1%、11.5%;最低的是深圳和寧波,分別爲0.8%、1.9%。這與東部地區人口淨流入做大了常住人口分母有關,但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均高教資源的不足。

  尤其是對北上深而言,三座一線城市共享發展指數得分靠後,反映出與經濟地位不太匹配的特徵。這提醒東部城市尤其是近年來人口淨流入的大城市,在享有人口紅利的同時,也需爲常住人口提供包括教育、醫療在內的公共資源服務,確保發展成果人人可共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