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央反腐大片來了 看大老虎們在"猛料"前如何現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3日 05:12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中央反腐大片來了!4000瓶茅臺、5公斤黃金…看大老虎們在“猛料”面前如何現形

  來源:環球人物

  電影《私人訂製》中,範偉飾演的角色將他們的嘴臉諷刺得格外傳神:“我可以不收,但他們不可以不送!”

  昨晚,反腐電視專題片《國家監察》開播,引起大家關注。專題片首次披露了國家重大反腐案中的“猛料”,揭祕大量監察機關與“老虎”過招、交鋒的細節。

  秦光榮在北京和老家各有上千平米“大院”、王曉光家裏堆了4000多瓶茅臺酒、艾文禮帶3個箱子交代問題、袁仁國收5公斤黃金“仁國鼎”……

  通過這部專題片,我們可以看到,在這場“你死我亡”的鬥爭中,腐敗分子個個狡猾且心存僥倖,不見棺材不落淚。

  它不僅向我們介紹了國家在反腐鬥爭中所取得的成績,也表明了國家對於打贏反腐鬥爭信心十足。

  正如人民日報所說的那樣:“反腐敗是一場必須贏的較量,是一場輸不起的鬥爭。”

  貪婪是個無底洞

  一個人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責任越大,權力就會越大。在重大權力面前,人如果忘記了“責任大小”與“權力大小”的因果關係,就會變得越來越貪婪,最後萬劫不復。

  王曉光,貴州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長。多年來,他採取了許多隱蔽手段以權謀私。

  和他關係密切的企業主,違規操作控制公司的股票價格,提前告訴他內幕消息。隨後,他會向企業“借款”入市。盈利之後,本金返還企業,利潤自己留下。截至案發,其交易額達4.9億元,盈利達1.6億元。

  具備相當“反偵察”經驗的王曉光,在操作過程中非常狡猾:“一開始,我就有一個設計。我作爲一個領導幹部,上億的資金在你賬戶上,這個非常容易被監管。(所以)都是用朋友、親戚的賬戶在買,你監管也監管不了。”

  除了內幕交易,貪得無厭的王曉光還在2009年動了借酒生財的念頭。他通過時任茅臺集團總經理袁仁國等人,先後爲家人和親屬獲取了4家茅臺酒特許專賣店經營權。7年來,4家專賣店共獲得131.48噸的茅臺酒定額指標,獲利4000多萬元。

  此外,王曉光還假借61家單位名義,找袁仁國又批得不少額外指標倒賣獲利。

  看得出來,王曉光與袁仁國“臭味相投”。相比王曉光,袁仁國的貪婪也是“當仁不讓”。

  與王曉光一樣,袁仁國也是從一個“小兵”逐漸成長爲“將軍”。隨着權力越來越大,貪慾也不斷膨脹。

  自2009年以來,茅臺酒價格不斷上漲,而正品茅臺的貨源也愈發緊俏。袁仁國每年預留一定量的酒,專門用來批“後門酒”。

  給王曉光這樣的貪官違規批專賣店是袁仁國的“常規操作”。通過這個操作,他在政府內部攀龍附鳳,四處輸送利益以尋找“靠山”。

  之所以如此賣命地尋找“靠山”,是因爲他作爲茅臺集團總經理,常年來一直靠國酒謀取鉅額私利。

  自2004年以來,僅袁仁國妻子和兒女違規經營茅臺酒就獲利2.3億餘元。一大批經銷商、供應商千方百計與他“拉關係”。

  貴州省紀委監委專案組工作人員劉勃介紹,有個經銷商爲了討好袁仁國,送給他一個定製的5公斤金鼎,還上面還刻了一句“詩”——酒冠黔仁國,特地把“酒冠黔人國”裏面的“人”就換成了袁仁國的“仁”字。

  據專題片展示,袁仁國辦公室外的走廊,曾每天“門庭若市”。袁仁國稱,當時每天找他拉關係的最起碼有四五十人。

  與袁仁國一樣,每天有這樣“幸福煩惱”的還有案發前的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他的斂財方式簡單粗暴——收紅包。

  自從走上領導崗位後,秦光榮就從未停止收受紅包禮金。過年過節收拜年拜節的錢,慶賀生日收祝壽的錢,出國訪問收“補貼錢”,搬家添丁收慶賀的錢……

  利用這些“紅包錢”,他四處購置房產:在北京通州的別墅面積約1200平方米,在老家湖南永州修建的“秦家大院”主體建築面積約1600平方米,飛檐翹角、奢華氣派。

  雖然名叫光榮,但他乾的事一點都不光榮。似乎在他的世界裏,從來就不知道什麼叫“低調”。

  在專題片中,這些貪官在案發前個個被“衆星捧月”,在自己的世界裏活得像個“土皇帝”。電影《私人訂製》中,範偉飾演的角色將他們的嘴臉諷刺得格外傳神:“我可以不收,但他們不可以不送!”

  不見棺材不落淚

  “扔也扔不掉,喝也喝不了,送也送不完,倒也倒不盡,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這是來自王曉光妻子的感嘆,當時她的丈夫正在將藏在家中的幾千瓶珍貴茅臺酒倒入下水道。

  那段日子裏,關於王曉光的貪污查處已經“風聲鶴唳”。他回家先是將家中茅臺酒的包裝撕掉,然後將價格最貴的“年份酒”倒入了酒罈。用他的話說就是:“(這些酒)就我自己知道是年份酒就行了。”

  那時的他還心存僥倖,想辦法將酒偷藏。不過後來風聲越來越緊,才有了前文向下水道倒酒的一幕。

  除了“銷贓”,狡猾的王曉光還對自己在股市的操作大擺迷魂陣——在得知啓動調查之後,他竟然策劃串供。暗號、接頭、密談,這種影視劇裏的情節,在王曉光身上真實發生了。

  “那時候已經免了我的常委,我知道已經正式啓動調查了。我跟他們說,怎麼來回答組織的調查,約好每個週二或者週三幾點鐘在公園見面,以散步的形式碰一碰。如果情況有什麼變化,我就給他們發短信,改碰頭時間、地點。”

  來家、到公園、到球館碰面,他在暗號中分別用“家、園、球”三個字代替。

  貪婪的人總是這樣:做過一點好事,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做過一點壞事,又想“神不知鬼不覺”。

  無一例外,這些貪官在案發前都是心神不寧的狀態。

  河北省政協原副主席艾文禮當年曾“暗示”某老闆:“退休後想到北京和孩子一起住。”該老闆立即出資兩千多萬,在北京某小區爲他購置了兩套房產。

  後來,他看到黨中央的反腐力度不斷加大,竟然又將兩套房產退給了該老闆。

  “那時候就是很忐忑,很焦慮……還是有僥倖心理,覺得那時候馬上到退休年齡了,中央對(快)到退休年齡的會不會網開一面。”

  在這些貪官的心中,手銬不戴在手上,他們永遠有僥倖心理。只有看到了監獄的高牆,他們才會想起自己是“農民的兒子”。

  在《人民的名義》中,侯亮平曾對趙德漢說:“你大把大把撈黑錢的時候,怎麼沒想到自己是農民的兒子?現在出事了,說自己是農民的兒子,中國農民那麼倒黴,有你這麼個壞兒子!”

  “我知罪,認罪,悔罪”

  然而,不管是負隅抵抗還是心存僥倖,最終都難逃法網。

  雖然王曉光的一系列措施給調查增加了難度,但在國家反腐的重壓之下,一切反抗都是徒勞。

  調查人員一方面通過針對性強的詢問和耐心的思想工作,讓王曉光的防線慢慢動搖,另一方面對掌握的多條問題線索展開多方調查。通過“全流程、全要素”的監察和調查,案件很快取得了重大突破。

  當專案組將他參與內幕交易的紮實證據擺在他面前,他不得不承認了這方面的犯罪事實。

  在專題片中,他懺悔道:“我發自內心地向黨中央知錯、認錯、悔錯。”而與他同流合污的袁仁國,被抓後也是同樣的“臺詞”。

  2018年9月,王曉光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後於2019年4月一審被判20年,並處罰金1.735億元;2019年5月22日,袁仁國被“雙開”,並於次日被逮捕。

  秦光榮的結局更加慘痛。2019年11月,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對秦光榮涉嫌受賄案提起公訴。此前,其兒子秦嶺因涉嫌受賄、貪污已被提起公訴。秦光榮本是國家高級幹部,如今卻落得父子齊立案、全家被調查。

  隨着反腐倡廉的力度不斷加大,腐敗分子越來越明白“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2017年7月10日,艾文禮帶着3個箱子主動來到中央紀委國家監委交代有關問題。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工作人員顧檜介紹:“艾文禮帶來了3個箱子,其中有行李箱也有紙箱,還有編織袋。這些物品都是他過去收受的一些涉案款物和其他的禮品、禮金。他逐一把這些物品交到我們手上,然後擺在桌上的時候,大概佔據了桌子一半以上。”

  按照程序規定,涉案款物必須逐一清點、登記、拍照。這個工作用了一整天時間,最後由艾文禮簽字確認。

  2018年10月,艾文禮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鑑於自動投案,真誠悔罪悔過,紀檢監察機關建議對其減輕處罰。2019年4月18日,艾文禮案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年。

  在專題片中,貪官們無不在鏡頭前“悔不當初”,與當初絞盡腦汁阻礙調查時的嘴臉大相徑庭。甚至我們都猜不透,他們究竟是後悔犯罪,還是後悔被抓住。

  身爲官員,不可避免要面臨各種誘惑,只有管住自己的貪慾,不伸出罪惡之手,才能不必每天“提心吊膽”,最終墮入深淵。

  至於已經犯下罪行的官員,主動自首將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反腐是一場“持久戰”。就像人民日報在評論中所說的那樣:“這是一場嚴肅重大的政治鬥爭,必須決戰決勝。”

  黨與腐敗水火不容,人民對腐敗深惡痛絕。開弓沒有回頭箭,反腐敗鬥爭無退路。

  |作者:隋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