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河北張家口公安局原副局長家產1億 半數來源不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3日 22:00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張家口市公安局原副局長王守成家產超1億,5500多萬元來源不明

  來源:上游新聞

  11月4日,上游新聞記者(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獲得的編號爲張東檢公訴刑訴(2019)37號起訴書顯示,河北省張家口市公安局原副局長王守成家庭財產總額超1億元,其中現金超過1000萬元;給多個惡勢力團伙充當保護傘,並受賄65萬元財物;還收受下屬13人的賄賂,在工作上給予關照和提拔……

  張家口市橋東區人民法院已於9月24日-27日依法公開開庭審理了王守成涉嫌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王守成之妻、原張家口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宣化大隊車管所所長張昭涉嫌受賄罪,原張家口市公安局宣化分局警務保障室主任高宏涉嫌濫用職權罪,該案未當庭宣判。

 ▲張家口市公安局原副局長王守成在張家口市橋東區法院受審。 圖片來源/橋東區人民法院 ▲張家口市公安局原副局長王守成在張家口市橋東區法院受審。 圖片來源/橋東區人民法院

  檢方指控王守成4項罪名

  起訴書顯示,1965年出生的王守成長期在張家口公安系統工作。2006年至2018年,王守成歷任宣化縣公安局政委、宣化縣公安局長、宣化區公安分局局長、張家口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去年7月27日,張家口市紀委監委網站發佈消息:張家口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王守成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因涉嫌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經張家口市橋東區檢察院決定,王守成於2019年1月11日被依法刑事拘留,2019年1月18日被依法逮捕。

  公訴機關指控,2006年至2018年期間,王守成利用擔任張家口市宣化縣公安局政委、宣化縣公安局局長、張家口市公安局宣化分局局長、張家口市公安局副局長的職務便利,爲宣化區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故意包庇黑惡勢力成員;在職務晉升與工作調整、土地租賃、子女上學等方面爲他人謀取利益;向在張家口市宣化區經營房地產開發、酒店、洗浴、運輸、礦業、銷售等企業經營者索要財務,共計摺合人民幣2059萬餘元;濫用職權,非法設立“小金庫”,致使共計人民幣610萬餘元國家財產遭到損失;非法侵吞公共財務共計人民幣335萬餘元;其擁有的5521萬餘元財產,遠超其合法收入,不能說明來源。 

  給多個惡勢力團伙充當保護傘

  檢方指控,2013年2月至2018年3月,以張家口市宣化區巨鑫商務酒店股東郭某某爲首的惡勢力團伙,在宣化開設多家賓館洗浴場所,長期組織賣淫活動,在多處娛樂場所開設賭場,非法獲取暴利,造成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

  2011年中秋節前,王守成接受郭某某的請託,利用擔任宣化分局局長的職務便利,對郭某某經營的酒店進行關照,充當惡勢力“保護傘”,於2011年中秋節至2017年中秋節期間,先後多次收受郭某某共計人民幣11萬元及價值1萬元的購物卡。

  2014年至2018年,以張家口市宣化區“星牌”遊戲廳、“川軍本色”遊戲廳股東馮某某爲首的惡勢力團伙,在宣化經營“星牌”、“川軍本色”等多家遊戲廳,開設賭場,非法獲取暴利。2014年春節前,王守成接受馮某某的請託,利用擔任宣化分局局長的職務便利,在馮某某經營的遊戲廳被宣化分局查抄後,對本應刑事立案偵查的案件按照治安案件處理,爲被行政拘留的王某某等10人辦理請假出所手續並將開設賭場刑事案件長期擱置,充當惡勢力“保護傘”,於2014年春節至2017年中秋節期間,先後多次收受馮某某共計人民幣8萬元。

  2009年10月,王守成接受史某某妻子史某娟的請託,利用擔任張家口市公安局宣化分局局長的職務便利,指使該局治安大隊隊長將涉嫌尋釁滋事罪的史某某由刑事拘留變更爲監視居住,收受史某娟人民幣40萬元。

  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2019年10月9日至12日,張家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被告人史某某等31人涉黑社會性質組織、聚衆鬥毆、故意傷害等十一項罪名的案件。檢方指控,該組織利用時任張家口市公安局宣化分局局長王守成的包庇、縱容和其他個別司法人員的不依法履行職責,稱霸一方、爲非作惡,非法控制宣化區部分廢品回收;並通過開設賭場、強迫交易、非法索債、經營粉煤灰業務等手段攫取大量經濟利益,以支持該組織的活動;該組織先後致1人死亡、1人重傷、12人輕傷、9人輕微傷,在宣化區部分地區造成重大影響。

 ▲去年7月,張家口市監委網站發佈王守成被查消息。圖片來自網絡 ▲去年7月,張家口市監委網站發佈王守成被查消息。圖片來自網絡

  以讓企業停業威脅索要873萬元

  檢方起訴書顯示,王守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對企業具有行政管理權限、隨時能讓企業停業相威脅,向雷某索要財物共計超873萬元。

  2009年1月,王守成以購買位於宣化區皇城家園南區14號樓1單元某室的房產及14號樓D區某號車庫爲由,向雷某索要購房款及車庫費用共計人民幣154.2833萬元,並讓雷某對該房產進行裝修。經張家口市物價局鑑定,該房產裝修價值人民幣52.8929萬元。

  2014年3月,王守成以購買位於海南省三亞市碧海藍天小區C2棟B單元某號房產爲由,向雷某索要購房款329萬元及裝修保證金等其他費用12.7063萬元。

  2016年8月,王守成以購買位於秦皇島市北戴河區華貿公園郡小區29幢1單元某號房產爲由,向雷某索要購房款202萬元及裝修保證金10萬元。

  2017年4月,王守成以借用車輛爲名義,向雷某索要路虎越野客車一輛,並由其妻子張昭使用直至案發。經張家口市物價局鑑定,該車價值人民幣112萬餘元。

  此外,2008年至2018年,王守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向張家口經營房地產開發、煤炭、酒店、銷售等企業的王某某,索要和非法收受財物共摺合人民幣203.74萬元。

  受賄加貪污,北京鳥巢附近有兩套房

  檢方指控,2006年至2018年,王守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金某租賃宣化分局位於宣化區河西鄉河子西村的土地提供幫助,多次索要和收受金某給予的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421萬餘元。

  2016年12月,王守成以女兒王某某出國留學需要保證金爲由,向金某索要人民幣50萬元,後存入北京匯豐銀行王某某的賬戶內。2018年5月,王守成爲逃避組織調查,讓老婆張某將50萬元退還至金某實際控制的某公司賬戶內。

  2016年10月,王守成以給妻子張昭購買蟲草粉、燕窩等補品爲由,向金某索要人民幣30萬元。

  2011年1月至2018年7月,王守成以購買位於北京市朝陽區林萃東路1號院某室房產(北京鳥巢附近)爲由,向金某索要購房款275.6萬元及物業費9萬餘元。

  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王守成還利用公款“貪污”了一套房子,就位於上述受賄房產的隔壁。

  檢方起訴稱,2011年,王守成利用職務之便,將單位“小金庫”資金160萬元轉給金某,用於幫助他購買北京市朝陽區林萃東路1號院某室房產。

  1月4日,上游新聞記者致電當地一家房產中介。中介人員稱,林翠東路1號院小區叫“國奧村”,屬於鳥巢附近比較高端的小區。該小區位於奧林匹克公園內,北鄰森林公園,南接主場館區,環境優美,交通便利,每套房子業主報價基本2000萬元左右。

  收受下屬13人賄賂,11人獲得提拔關照

  檢方起訴書顯示,王守成利用擔任張家口市公安局宣化分局局長的職務便利,通過自己及其妻子收受該局相關部門13人的財物,並對其中11人的工作予以關照和提拔。

  這11人涉及宣化分局6個派出所的正副所長、5個大隊的副職。

  檢方指控,張昭在2008年至2016年期間,多次夥同其丈夫王守成利用王守成公職人員身份,爲他人在職務晉升、謀取利益等方面提供便利,以此向他人索要財務、非法收受他人財務,共計人民幣77萬元。 

  此外,該局兩名幹警因一直未被調整崗位,經當事人要求,王守成將接受的財物退回。

  家庭財產超1億元,5000多萬來源不明

  檢方起訴書顯示,王守成自參加工作至今,其家庭擁有的財產總額爲摺合人民幣10077.6319023萬元,其中包括投資信託理財產品3050.734369萬元、保險產品2485.517374萬元、銀行存款摺合人民幣464.66922318萬元、現金摺合人民幣1000.379167萬元、購物卡23.153萬元、金條首飾403.7330萬元、手錶172.19萬元、手機26.3萬元、房產1881.28747萬元、車輛234.2592萬元、其他財產35.4154萬元。

  起訴書顯示,王守成家庭消費性支出59.54279萬元、其他支出57.5萬元。家庭工資、獎金等收入172.431906萬元,其他收入1763.929384萬元。

  檢方查實,王守成受賄金額2059.62683萬元、貪污金額335萬元,尚有5521.67058322萬元的財產不能說明來源,超過其合法收入,差額特別巨大。

  上游新聞記者 沈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