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800多萬人核酸檢測,數字背後是她們忙碌的身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30日 02:41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北京6月30日電(郎朗)自北京新發地市場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北京已在短時間內進行了數百萬人的核酸檢測工作,基本完成“應檢盡檢”人員動態清零。

  數字背後是一線醫護人員實實在在地堅守與付出,近日,我們探訪了北京的一些核酸檢測採樣點,記錄這些“抗疫戰士”的真實工作狀態。

首都兒科研究所的護士在爲民衆採集核酸樣本。首都兒科研究所供圖

給孩子做核酸檢測需要分幾步?

  早上不到8點,首都兒科研究所附屬兒童醫院門診大廳的一間診室外已有不少孩子和家長,他們間隔一米距離,有序等候。

  這間約十幾平米、名爲“鼻咽拭子採集室”的診室是首都兒科研究所的核酸檢測採樣點。

  成年人做檢測只需要幾秒鐘的時間,但對孩子來說,可能是“苦苦鬥爭”的幾分鐘甚至十幾分鍾,對醫護人員而言,這更是一場“團體戰”。

  “來,小朋友,阿姨看看你小鼻子裏有什麼?”採樣護士寇紅燕彎下腰,手裏拿着一根棉籤輕聲地說。

  面前的護士穿着藍色的隔離服,戴着口罩、護目鏡和雙層橡膠手套,從看到寇紅燕的那一刻起,小男孩就哼哼唧唧,拉着爸爸往外走,試圖逃離診室。

  雖然身高還不足1米,但孩子的“戰鬥力”是驚人的,爲讓採樣順利進行,家長需要配合護士控制好孩子的手腳。

  長期的工作經驗讓寇紅燕總結出一套兒童採樣的“標準”姿勢:家長坐穩,環抱着孩子,固定好孩子的四肢,用自己的下巴抵在孩子頭部,儘量控制頭的方向,方便採樣。

  自從年初疫情發生後,首都兒科研究所就持續開展全體護理人員的鼻咽拭子採集培訓和考覈,與口咽拭子比起來,鼻咽拭子可能會感覺更不舒服,用寇紅燕的話來說,“會有一種溺水感”。

  所有參加鼻咽拭子採集培訓的醫護人員都親身體驗過棉籤深入鼻咽部的觸壁感和不適感。棉籤在鼻腔中要轉兩三圈,停留5-10秒,爲了最大限度減少孩子的不適,採樣護士會在保證安全和一次成功的基礎上加快操作速度。

  操作過程中,有的孩子鼻腔分泌物多,會影響取樣,過程時間會稍長一些;有孩子因爲喝水少,鼻粘膜乾燥,取樣的時候棉籤上會沾有少許血絲;大部分孩子採樣回家後,會揉鼻子來緩解不適,護士表示“這都是正常現象,家長無須擔心”。

首都兒科研究所的護士在爲民衆採集核酸樣本。首都兒科研究所供圖

同樣的叮囑,一天要說數百次

  從早上8點取樣開始,一直到中午12點,裝備齊全的寇紅燕和同事不曾坐下來一次,也不曾出去喝一口水,聲音從清亮變得嘶啞,講話間透出一種粗糲感。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像這樣的工作狀態,醫護人員已經持續好幾個月,從初春到盛夏,窗外的樹枝抽芽、開花,窗內的工作和防護狀態卻未曾變化。

  炎炎夏日,醫護人員也要穿上密不透風的防護服,外面還要套上隔離服和雙層橡膠手套,面部佩戴N95口罩和護目鏡。

  “一個班次下來渾身都溼透了,蒸桑拿一樣。”寇紅燕說,穿上衣服半個小時就渾身冒汗。雖然中途可以喝水,但是大家都覺得穿脫防護服太費時間,加上還要做一系列消毒工作,出去喝一次水就意味着要浪費一套防護服,所以工作期間大家基本不喝水。

  一天下來,寇紅燕和同事只在中午1小時休息的空檔喝口水或去洗手間,早餐也基本上只吃點乾的,中途儘量不去上廁所。

做鼻咽拭子的棉籤。從左端開始直到紅色標記物的地方,全部都要置入鼻腔。郎朗 攝

  給孩子取樣是個力氣活。孩子太小,配合度較低,所以護士們除了幫助家長控制好孩子的四肢,還要不停地安慰孩子,安撫焦慮的家長。

  幾乎所有家長進門都會問,“疼不疼啊?”孩子取樣時,有的家長扭過頭,緊閉雙眼不敢看。因此,在每次取樣開始前,護士們都會向家長解釋一遍採樣流程以及可能出現的情況,同樣的叮囑,她們一天要說幾百次。

  “孩子是很依賴家長的,家長的情緒穩定了,孩子的情緒也就平靜了,所以我們會換位思考,多體諒、理解家長,儘量做好溝通。”寇紅燕說。

  前段時間,學生開學前夕,醫院迎來檢測高峯,從早上8點到下午5點,一天大概要採集300餘個樣本。裝樣本袋的小桶一天取4次,最忙的時候,一上午就能取走七八桶。

  當被問到這樣高強度的工作狀態是否覺得很辛苦時,寇紅燕只是淡淡地說了句:“這就是本職工作呀。”

採樣護士在朝陽體育中心爲民衆採集核酸樣本。首都兒科研究所供圖

“一切付出終能換來希望”

  除了在醫院裏的採樣和檢測,分佈在各城區的臨時採樣點承擔了更爲艱鉅的工作。

  6月25日下午,北京朝陽體育中心北一樓的採樣間裏,首都兒科研究所護士宋晗正在爲一名農貿市場攤主進行核酸檢測採樣。

  當晚,宋晗要和94名隊員要完成朝陽區平房地區的商超、農貿市場、快遞、建築等行業的從業者以及轄區居民的萬人採樣工作。

  朝陽體育中心內設有北一樓和北二樓兩個採集點,共開設17個採樣間。採樣間雖然設在室內,但爲了保障環境安全,檢測人員沒有開啓中央空調。一個輪崗下來,層層防護服下,他們自己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還未等幹,就要再次“披甲上陣”,投入到下一輪的工作中。

  25日,北京的雨下得不小。斷斷續續的大雨使臨時採樣室的地面變得溼滑,細心的採樣護士找來墩布將地面擦乾,以免有人滑到摔傷。因安全需要,每個區域的墩布不能混用,爲此,大家各自承包了一塊區域,出現水漬便立即擦乾,被笑稱是“門前三包”。

首都兒科研究所病毒研究室人員正在做核酸檢測。首都兒科研究所供圖

  20點30分,最後一例檢測樣本被封入轉運箱中,7個小時共採集11450份檢測樣本,這些樣本分4批安全送至首都兒科研究所病毒研究室進行核酸檢測。

  6月11日以來,北京累計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300人。在28日下午召開的北京疫情新聞發佈會透露,截至28日12時,北京市累計完成新冠肺炎核酸檢測採樣829.9萬人,已完成檢測768.7萬人,基本完成“應檢盡檢”人員動態清零。

  短時間內能完成如此大規模的檢測,這背後是一線醫護人員們的辛勞付出。網絡上,有很多參與檢測的網友曬出一線醫護人員的工作照:凌晨1點的深夜,他們墊着塑料紙躺在檢測點短暫休息;38℃高溫的正午,他們穿着密不透風的防護服,在露天檢測點堅守崗位。

  29日上午,北京此次疫情的第一位治癒患者出院,有網友在這條新聞下留言:一切付出終能換來希望。(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