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全國人大代表陳靜瑜:設“公共衛生日”促健康中國建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1日 10:12   中國新聞網

  陳靜瑜 設“公共衛生日”促健康中國建設

  今年2月29日,陳靜瑜及團隊在江蘇無錫成功進行了全球首例新冠肺炎雙肺移植手術。4月18日,陳靜瑜臨危受命,奔赴武漢抗疫一線,擔任國家肺移植救治醫療組長,並在武漢完成了兩例新冠晚期病人的雙肺移植手術。

  作爲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的陳靜瑜,建議設“國家公共衛生日”。同時他也關注塵肺病醫療救助、器官捐獻等問題。

  臨危受命赴武漢任肺移植救治醫療組長

  新京報:疫情期間,你的團隊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陳靜瑜:從4月18日和團隊趕赴武漢抗疫第一線到現在,我們團隊一共做了兩個新冠晚期病人的雙肺移植手術。

  第一個手術是4月20日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做的;第二個則是4月24日做的手術,接受手術的是一名54歲的患者,手術之前他靠着呼吸機和ECMO,已經支撐了72天,所以他的肺移植是相當艱難的。

  新京報:你在來武漢前已經做過雙肺移植手術了?

  陳靜瑜:對,今年從二月中旬開始,我團隊就開始做肺移植手術。有一部分病人新冠晚期核酸轉陰了以後,肺纖維化了,靠了呼吸機,靠了ECMO無法存活。

  今年2月29日,我們在江蘇無錫完成了第一例雙肺移植手術,也是全球第一例雙肺移植手術。3月10日,我們在無錫又完成了一個全球最大年齡73歲的病人的雙肺移植手術,這兩個病人目前都長期存活下來了。

  新京報:聽說你在疫情期間提交了兩條建議,能否介紹一下?

  陳靜瑜:我在疫情期間,除了做新冠病人的肺移植手術以外,還寫了兩個建議,這兩個建議也是跟我的工作結合在一起。

  我瞭解到疫情早期,武漢的病死率非常高,所以我寫了一個全國人大代表的建議,建議我們國家要組織ECMO的團隊奔赴武漢,提高新冠危重症病人的救治成功率,減少病人的死亡。這是我作爲人大代表的第一個建議,是2月份寫的。

  新京報:那第二個建議呢?

  陳靜瑜:3月份,我又寫了一個建議。我在無錫做了新冠病人晚期的肺移植手術以後,根據我自己的經驗,考慮到武漢有這麼多病人,那麼國家可以組織一個國家隊奔赴武漢,來進行這一類病人的救治。

  我非常高興我的兩個建議都被國家採納了。又因爲第二個建議,國家指派我擔任國家肺移植救治醫療組長,奔赴武漢。

  談建議

  設“公共衛生日”有利增強公共衛生理念

  新京報:怎麼評價我們爲抗擊疫情做的努力?

  陳靜瑜:新冠肺炎疫情儼然成爲現代中國公共衛生史上的重大事件。爲撲滅疫情,國家迅速響應、果斷決策,於2020年1月23日採取了前所未有的“封城”行動。對上千萬人口的城市採取這一措施,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重大決定。

  這一行動不僅迅速有效遏制了疫情在中國的蔓延,也大大降低了病例輸出到其他地區與國家的風險,爲全球疫情防控贏得了寶貴的時間,體現了中國政府作爲一個負責任大國政府對中國和世界人民健康的責任和擔當。

  新京報:你提議說設立“國家公共衛生日”,詳細介紹一下?

  陳靜瑜:我提議設立“國家公共衛生日”,將2020年1月23日設立爲“國家公共衛生日”。

  世界很多國家都有用紀念日的方法來標示一個民族或全人類的重大事件,以喚起公衆的意識和廣泛持久的支持。設立“國家公共衛生日”,是爲了紀念這次抗疫戰爭的成績,也是進一步喚起和增強公衆的公共衛生理念、提高公共衛生安全的認知,有利於社會加快健康中國建設,倡導現代與文明的生活方式。

  今天的中國公共衛生髮展急需體系的完善或重構,也比任何時候更需要文化基礎和社會的支撐,把每年的1月23日設爲“國家公共衛生日”,可以時常提醒民衆保持健康意識,讓公共衛生理念融入社會文化,使健康生活方式和行爲成爲公衆的自覺行動。

  談履職

  關注塵肺病醫療救助、器官捐獻等問題

  新京報:這次你還將關注哪些問題?

  陳靜瑜:我作爲全國人大代表已經履職近13年,每年我都大概會提五六個建議,到現在,怎麼也有五十多個建議了。

  讓我印象較爲深刻的是一條關於“器官轉移綠色通道”的建議。2015年,我在全國兩會期間提出一條關於建設“器官轉移綠色通道”的建議。僅一年時間,2016年,六個部委辦就聯合發文表示要建立器官轉移綠色通道,建議採納的速度讓我出乎意料。有了器官轉移的綠色通道,我們供給的利用率至少要提高20%左右。

  除了與本次疫情相關的建議,我還將更加關注民生問題,或將針對塵肺病醫療救助、器官捐獻等問題提出一些建議。

  新京報:作爲一名全國人大代表,你如何看待自己這一身份?

  陳靜瑜: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胸外科大夫,後來又從事了肺移植手術,所以我是最基層的一個醫生。

  以前我覺得做一個(全國)人大代表好像是給你一個榮譽,但是現在,我覺得作爲一個(全國)人大代表,更是普通老百姓、醫護人員和政府之間的一個橋樑。我能夠把最底層人民的聲音、醫護人員的心聲切切實實地反映出來,能夠推動我們社會的進步,能夠跟政府做更多的溝通。

  新京報記者 徐美慧 湯文昕

【編輯:葉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