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求生存?美國窮追猛打 華爲的"冬天"可能比預想還要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0日 23:40   中國經營報

  原標題:求生存?美國窮追猛打,華爲的“冬天”可能比預想的還要冷

  文/荀詩林

  “活着的這些年,似乎再沒見過另外一家企業被美國這樣打壓。”

  這是一位通信行業從業人員的感嘆。起因是這樣的,5月15日,美國商務部接連發布了兩條關於華爲的消息,一是美國商務部再次“不辭辛苦”地延長華爲的供貨臨時許可證90天至8月14日;二是升級對華爲芯片的管制,發佈對華爲的出口禁令,要求使用美國晶片製造設備的外國企業,供貨之前必須先取得出口許可。

  此消息一出,行業巨震。如果說,第一條還在意料之中的話,那第二條禁令無異於對於華爲甚至整個相關產業的當頭一棒。這意味着什麼呢?只要你使用了美國晶片製造設備,就必須等美國政府點頭同意,才可以向華爲及其附屬公司提供芯片。

  且不說美國政府是否同意,但是這當中流程要走多久,恐怕都沒人說得清楚。而華爲本身作爲全球第一大通訊設備商、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機廠商,而美國又擁有全球最發達的芯片企業,兩者之間合作領域頗多。由於這一禁令的出臺,高通、思科、蘋果、波音等諸多相關美企股價波動劇烈,其中,高通兩小時跌幅一度超7%。

  對相關美國本土企業都有如此大的影響,那麼,對於華爲本身的影響可能更不用說了。華爲,似乎正在迎來一個凜冽的寒冬。

  爲什麼總是華爲?

  實際上,5月初的時候,可能華爲還是有所期待的。

  5月6日晚間,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美國商務部近期接近簽署一項新規,此新規將允許美國企業與華爲進行合作,共同制定下一代5G的網絡標準。

  今年5月,恰逢華爲被美國列入“黑名單”之際。當時此消息一出,被很多人看作是積極信號。但,當時就有業內人士向筆者表示,這項提案最終不被通過的概率還是很大的。

  如今看來,反覆無常似乎才是美方的常態,按照這個邏輯預測,可能結果會更準一點兒。

  那麼,爲什麼華爲一直這樣被美國政府打壓呢?

  在通信設備領域,華爲已經堪稱全球通信設備的龍頭廠商,尤其是在5G領域。根據第三方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華爲全球主設備商無線接入設備份額達到31%,大幅領先於競爭對手愛立信、諾基亞和中興通訊等。

  而在5G競爭中,根據德國專利數據公司IPlytics發佈的一份關於“5G標準專利聲明的實情調查”報告,截止到2020年1月1日,全球共有21571個5G標準專利項聲明,其中華爲位列第一,擁有3147項,而排名第二的三星只是擁有2795項,更不用妄論其他廠商了。

  而從華爲的整體營收上來看,即使面對美國政府一年的“封鎖”,華爲2019年全球銷售收入8588億元,同比增長19.1%;淨利潤627億元,同比增長5.6%;經營活動現金流914億元,同比增長22.4%,過去5年複合增長14%。

  值得注意的是,在華爲2019年的區域收入中,華爲在美洲的收入幾乎沒有太大變動(因爲所佔份額較小)。而在這種情況下,華爲仍然可以保持這樣的增速,美國政府可能對這樣的結果並不開心。

  而最爲關鍵的一點在於,華爲掌握的5G技術非常核心。根據國信證券研報披露,目前主流5G技術有兩種,分別是毫米波(24~300GHz)和Sub-6(3~6GHz)。而美國國防部已佔用Sub-6,所以美國只能主推毫米波。但是,毫米波現階段成本高而且實用性低,部署難度大,導致全世界都傾向於用Sub-6。巧的是,華爲在Sub-6上有絕對優勢並已大量出貨。

  5G行業分析師洪天風(化名)對筆者解釋,毫米波和Sub-6都是5G的頻段,居民和國防用的分開,可以保證網絡安全,另外頻段佔用也會降低網絡效率,所以,基於這種情況,美國着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去年4月3日,美國國防部曾發佈《5G生態系統:對美國國防部的風險與機遇》報告,其中就分析了中國在5G領域的發展情況以及未來可能對國防安全的影響。美方認爲5G技術在實時戰爭中有很大的優勢,必然會大量引入到軍用設備當中,如果大量國家最終都部署了華爲的5G技術,美國在海外的軍事行動將不得不連接到華爲的通訊設備,這樣就會影響到美國在戰爭中的安全。

  顯而易見的是,華爲目前做事情是從底層基礎設施開始建設的5G網絡,而一旦相關設備部署多國,這恐怕是美方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國內互聯網巨頭BAT做的生意是基於美國本身的底層技術結構開展的,不同於華爲,所以美方也犯不着“惹衆怒”。

  華爲該如何爲?

  “芯片技術方面,美國領先中國至少10到20年吧。”

  洪天風這樣同筆者表示。他舉了一個例子,現在華爲和中興還不能做到5G手機終端的5nm半導體芯片,但是美國已經開始做3nm了,而處理器越小的晶體管密度越高,性能越強,信號處理的單位成本越低。

  根據華爲之前公佈的數據,2018年,華爲對外公佈92家核心供應商名單,其中美國廠商數量最多,高達34家,其次中國內地廠商有25家,日本廠商11家,中國臺灣10家,剩下13家廠商來自中國香港、韓國及歐洲的德國、瑞士、荷蘭、法國。而在華爲全球供應鏈端中,美國廠商憑藉其技術優勢高築護城河,佔據核心部件供應環節。

  實際上,華爲可能早就預感到今年的艱難。在今年3月31日的華爲線上2019年年度報告會上,華爲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就曾表示說:“2020年會是最困難的一年。”

  早在2018年下半年的時候,華爲開始放寬對供應商認證資格的條件,以應對出貨量增長的局面,同時開始要求部分供應商在本土布局,比如臺積電、日月光。另外,根據第三方數據,華爲還對關鍵元器件提前備貨,由之前的半年拉長到兩年庫存週期。

  半導體領域投資人士辛琦(化名)對筆者表示,這也將反向推動國內相關廠商發展。根據他的闡述,國內半導體風口正熱,科創板帶來的利好,各細分鄰域頭部選手基本已經塵埃落定。方正證券的研報推測,在國產替代+週期復甦的雙重驅動下,設備、製造、材料等三大國產半導體公司集羣將迎來歷史性機遇。

  另外,美國也不可能獨立發展,半導體產業鏈的全球化不可逆。2020年3月國內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當月同比8.9%已超過2019年的水平,這或許預示着國內高技術製造業企業的產能很有可能在今年繼續擴大。

  5月20日上午,華爲概念股普漲,瑞聲科技上漲近4%,舜宇光學科技、富智康集團、比亞迪電子漲超2%。華爲也在此前表示已提前追加大量訂單,安全期可以到今年年底。

  同時,華爲還在積極佈局新業務。前不久,華爲宣佈,與一汽、上汽、廣汽、北汽、東風汽車、長安汽車、比亞迪等首批18家車企共同打造“5G汽車生態圈”,加速5G技術在汽車產業的商用進程。

  至於是否還能在明年看到華爲公佈年報,且拭目以待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