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女子5年每天按學校作息帶女兒出門 女兒卻從未上過學…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14日 04:55   鳳凰網

大人犯的錯誤

損害的卻是無辜的孩子

只願這5年的缺失

還來得及彌補

……

連着5年,他說了所有的謊,她全都信,只要能讓娃上學,10萬、20萬,他要多少錢她都給。然而,孩子馬上就12歲了,還沒能開始上一年級,更沒有進過校門。

擔心丈夫知道,她每天謊稱帶娃去上學,實際上每天就是去逛公園或去其他地方。直到熟人打來電話說“他自首了”,她整個人都崩潰了。

4月24日,馬翠(化名)和記者約好了上午10點在李某常帶她去的一家彩票店見面。記者到了,她卻沒露面,她躲在彩票店附近觀望,不知道怎麼講述自己的故事。她想解決孩子上學的問題,又怕丈夫知道後家暴她。見面後,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思想鬥爭,馬翠終於願意開口。

飯局拉開騙局

是什麼讓她越陷越深?

2013年,馬翠在一個飯局上認識了自稱1982年出生的李某。李某大馬翠4歲,自稱商洛人,名牌大學畢業,在山西當過“大官”,後因貪腐問題回陝西避風頭,在商洛還有礦山。

李某給馬翠看過一份2100萬元的礦山轉讓資料,說只要礦的問題解決了,錢就都到手了。這樣“掏心掏肺”地交代家底兒,李某給了馬翠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他很踏實,外表也很憨厚,沒想過會騙人。”馬翠說,後來她和李某越來越熟,李某隔三岔五會問她要點兒小錢,她也沒當回事。

要託人給孩子辦上學

他說自己有關係能便宜

轉眼到了2016年,馬翠的女兒該上小學了,但因爲她和丈夫都是漢中戶口,所以孩子無法在西安入學。夫妻二人便商量在西安城西附近找找學校。“老公主外我主內,早幾年我開店有一些積蓄,本來都找好了別的關係,李某說他有熟人,可以花錢少進入東郊一所小學。”馬翠說。

從那時起, 李某找馬翠要錢變得頻繁,少則200元、500元,多則2000元、5000元,最多時,單筆轉過上萬元 ,名目大多爲給孩子辦上學,需要請人吃飯、送禮,上學需要交費,“有時也會說是礦上出事故,需要資金週轉,我都信以爲真。”馬翠說。

4月24日,記者在馬翠提供的一沓文件材料上看到,所謂紅色公章明顯都是彩印打上去的,但馬翠說自己從未懷疑過有假。

帶孩子去上學半路被攔

怕錢打水漂選擇繼續相信

2016年,李某稱先給馬翠的女兒聯繫了一所小學,送禮打點要2000元,馬翠從外地趕到西安送了錢,最後李某以“私立學校”爲由告吹,改變口風說進城東另一所小學,可從二年級開始上。那年9月1日,馬翠接到了李某的電話,李某給她送來了孩子的課本。李某告訴馬翠,自己路過學校,便順道去幫孩子報了名、領了教材等,雖然這些資料上的二維碼都掃不出來,但仍被李某的貼心感動。

第二天一大早,馬翠送女兒去上學,“我們被李某半路攔截,說我們是轉校生,還有些手續沒辦完,學校有檢查,讓等一等。那時候我怕已經給他的三四萬元打水漂,所以還是選擇繼續相信他。”

用N個謊圓一個謊

上學謊言爲何遲遲無人發覺?

當天回家後丈夫問起孩子上學的事, 因爲知道丈夫性格暴躁 ,馬翠下意識打着圓場說“都解決了”,丈夫便信以爲真。

聊到這兒,馬翠長嘆一口氣,欲言又止,接着說,“這五年裏,我太累了,整個人都要崩潰了,我真的承受不了了。2016年秋季開學的那個學期,是我最煎熬的一個學期, 我每天早上帶着孩子出門,給老公說是去送娃上學,其實根本沒學可上。 ”

馬翠說, 她每天早上帶女兒出門假裝去上學,下午放學後又把孩子帶回家,其實都是帶着孩子在外面逛。 城東附近的公園、超市全都轉了個遍。孩子在公園玩,她就在一旁聯繫李某,問他事情啥時候才能解決。李某每天都給她說“快了、下週、明天,保證解決”,她不斷地催問,李某不斷地問她要錢打點,周而復始。“上學的事沒辦成,2016年孩子過生日,李某在網上買了一個200多元的平板電腦。”馬翠回憶,這是多年裏李某唯一一次給她花錢。

丈夫性格暴躁讓她懼怕

自己下意識不斷隱瞞家人

馬翠說, 丈夫是生意人,平時對她和孩子還可以,但性格暴躁,尤其是涉及錢的問題,“啥事都能做出來。” 正是因爲懼怕丈夫,所以孩子上學的事情一直聽任李某“繼續運作”。

撒一個謊,要用無數個謊言來圓,馬翠自己也說不清是打何時起,從下意識地隱瞞,慢慢變成了想方設法阻止家人知道孩子無法正常上學的事情。

是什麼讓她選擇一再信任?

知道他有孩子但不知是否結婚

一個學期就這樣晃沒了,“今年孩子就要12歲了,五年來完全被耽誤了。一開始其實就是每天白天去逛,後來就乾脆租了房,放學時間到了就帶孩子回家。” 馬翠說,只要自己說去學校或者教育局,李某總能迅速出現並攔下她。

在這期間,李某白天雖然很忙,但每天都和馬翠見面,每天都會去馬翠的租住處。馬翠也知道李某老家有孩子,但她並不知道李某到底結沒結婚,而這兩年馬翠也發現李某不止和自己一個人在交往。

事沒辦成“不要退錢要孩子上學”

2017年春季開學,李某主動向馬翠提出要“退錢”,“他說教育局插手了,發現辦事的人有詐騙行爲,把孩子耽擱了,學校要給我補貼。”馬翠說,這個消息對她來說就像晴天霹靂,她一下就慌了,很生氣地告訴李某不要退款,就要孩子上學。

馬翠的積蓄很快花光,但如果停止給錢,前面的錢就都白花了,上學的事也就沒了指望,每每想到這裏,馬翠就有一種絕望的窒息感。“我爸我哥我姐都知道我老公的脾氣,所以他們從來沒和我老公說過我借錢的事,我同學也都不認識我老公。”馬翠開始向孃家人和以前的同學借錢,同時繼續和李某保持着親密關係,彷彿這樣就能離孩子上學的夢近一點兒。

真相只差一步 爲何頻頻遇阻?

試圖自己詢問進展 他總是拒絕

每個學期結束,李某都會把成績單帶給馬翠,說是學校給的,成績單上還有老師的評語,“辦上學的費用從最開始的20多萬元一點點漲價,今年漲到了106萬元。”

在這期間,馬翠試圖要來號碼,聯繫中間人詢問進展,李某總以爲她着想而拒絕,直到2019年,馬翠徹底起了疑心,“他以前拿給我的上學材料上,都有紅色‘公章’,從去年開始材料上都沒有公章了,只有人名字的印章。”馬翠說,沒有公章肯定是騙人的,這才意識到自己上當了。

被帶到“教育部門” 誰都沒找到

2019年上半年,馬翠去派出所報案,李某態度積極地跟着一起去了,“他告訴警方,我們之間是債權債務關係,警方便讓我們走司法程序。”2019年秋季開學,上學的事情仍沒着落,馬翠堅持要去教育部門問清楚,李某帶她去了西安城南一個“教育部門”,誰都沒找到,馬翠至今仍說不清當時去的是哪個部門。

2019年12月,馬翠去學校找李某常說的幾個人,李某很快也趕到學校,勸說馬翠裏面有學生在上學,大吵大鬧不好。“我那天一直等到中午放學,李某給我看了聊天記錄,辦事的人稱已經走了,我又等到了下午兩點上學,對方說在開會。我要對方電話,李某說有了電話怕我找人家鬧。”馬翠說,現在想想,聊天記錄肯定是僞造的,這些辦事的人也都是李某捏造的。

“媽,我心裏有很多問號”

“爲什麼我上不了學?”

“你爲啥要相信他?

馬翠說,隨着年齡增長,女兒懂的事越來越多,平時母女倆在出租屋裏獨處時,她也會試着給女兒教點兒書本上的知識,但這總不是個辦法。女兒多次問她,爲什麼別的小朋友都能上學,自己卻上不了學。每每面對女兒的這些發問,她都不知道怎樣回答,感覺很對不起女兒。

女兒:

被騙已經丟死人了,你別給別人說了

“孩子很懂事,知道她爸爸的性格, 她也沒有跟她爸爸說過上學的事,她也怕捱打。這事如果讓我丈夫知道,我的下場非死即殘。 ”馬翠說,她也沒有要求女兒不要告訴丈夫,女兒跟她之間也沒有互相說過如何隱瞞,彼此都默契地沒有多說,所以丈夫還以爲孩子今年在上五年級。

馬翠說,女兒也問過李某上學的事啥時候能辦好,李某答覆說,“我騙誰都不會騙你一個小孩”。

馬翠說,發現上當後,她對女兒說,“我們好像被騙了。女兒愣住了,問我‘你爲啥要相信他(李某)?’這後來也成了女兒問我最多的話。接受採訪的前一天,女兒知道後還說,‘我們被騙已經都丟死人了,你別出去給別人說了’”。每次聽到這些,馬翠都很懊悔,但她心底仍抱有一絲僥倖,萬一哪天李某辦成了呢?直到4月21日,接到彩票店老闆的電話,她才知道李某因詐騙自首了。

馬翠說,這些年李某死死抓住了她的軟肋,還總說自己貪腐被人控制了,“我不給他錢解決問題,他就被抓走了,上學的事就完了,我又不敢讓家裏知道,沒錢了我就去借。這下他真的被抓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多年被騙20萬餘元

周圍人惋惜孩子的遭遇

4月24日,馬翠拿出有5釐米厚的一沓轉賬憑證,她轉給李某的有票據的錢已經超過20萬元,李某還多次讓她開通網貸給他取錢,“還好我都是當月就還清了,沒產生高額利息。”馬翠說,從2019年失去信任後,她便不再給李某大額轉賬,“10元以上的我都不再給他,他就說自己身上都是百元現金沒法坐車,讓我給他轉1塊、5塊。”

從今年開始,李某主動給馬翠寫了很多張借條。記者在馬翠提供的借條上看到,最大金額的一張爲4萬元、最少的是5000元,“現在比起錢的問題,我更想趕緊把孩子上學的問題解決了。這麼大的孩子一天學都沒上過,我真的要崩潰了。”馬翠說。

關於馬翠的事,彩票店老闆陳先生和幾位常客也知情,所說情況和馬翠講述的一致。“這個李某太可憎了,騙了好多人,我和店裏的幾個常客都是受害人,馬翠雖然被騙金額不是最多的,但她的遭遇太慘了,關鍵是孩子一直沒上成學,耽擱得不像啥了。”陳先生說。

多人反映被騙

警方已介入調查

此外,記者多方聯繫,見到了其他幾位受害者,得知李某還有更驚的騙術。

彩票店老闆陳先生說,以合夥實名舉報貪腐案追回款項分成爲由,李某讓他出複印費,每天幾百元,三年騙了他15萬元。在此期間,爲了博好感,李某每天中午給陳先生帶飯。就在李某自首前一晚,還打電話給陳先生說錢有着落了,明天就“分成”,結果第二天沒等到李某的電話,等來了警方的電話,說李某已自首,讓他去趟所裏,他才知道自己被騙了。

劉強(化名)是彩票店的常客,他陷入李某的騙局,也是因爲李某給他看了那張2100萬元的礦山轉讓單。“去年,李某說他開便利店,他出大頭,我隨便投,店算我倆的。只要他的礦山轉讓了,款項一到,我們的便利店就能開起來了。”劉強說,從去年到現在,李某多次說礦上出事了、資金週轉不開,前前後後問他要了三十七八萬元,“老媽讓我去存錢,我把我媽的10萬元都給他了,我媽年紀大了身體不好,現在都不敢讓家裏知道。還有很多錢是我用信用卡、花唄取的,現在欠了一堆債,發愁得很。”

吳先生也是彩票店的常客,他也被李某騙過錢,但好在他追回了損失。2018年12月28日,李某以礦上資金週轉爲由,讓吳先生轉賬給他1.5萬元救急,一週內還款,結果過了半年,直到2019年夏天才還上。“後來我們說了才知道,這錢是李某問劉強要來才還了我的。”

在反映被騙的受害人裏,還有一位女士。4月24日晚,她通過微信聯繫到記者,直至4月27日,記者和她多次取得聯繫,與李某的相識方式、被騙經歷等,因爲一些隱情,她不願多談。這位女士告訴記者,從2013年起,李某先後多次以礦的名義問她要錢,也給她提過開便利店的事,“便利店門店加盟預算明細材料上的人我不認識,加盟人員裏的人除了他之外,別人我也沒見過。這7年裏我實際被他騙走的錢有12.9萬元,有銀行卡轉賬、微信支付寶轉賬還有現金。我現在只關心誰能保證給我解決,給我把錢要回來。”

4月27日,記者從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瞭解到,目前李某已經被警方控制,警方正進行調查。

事件令人唏噓,並不高明的騙術,竟然能持續幾年。一等再等,孩子錯過的不只是該接受的義務教育,還有無法挽回的童年。被耽誤了五年的孩子,學該怎麼上?心理的創傷如何治癒……

最新進展

已帶孩子離開西安 希望在老家上學

4月27日,記者聯繫到西安市教育局,諮詢馬翠孩子入學一事。工作人員說,兒童義務段入學從政策上來講是戶籍在哪,孩子就在哪上學。從目前情況看,如果有“四證”,孩子就可以在西安以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入學,區縣教育行政部門協調派位,“孩子年齡大了,上一年級不一定合適,如果有居住證,可以先儘快聯繫所在區縣教育局,從幾年級入學需要商談,但如果沒有學籍,無法從中間年級入學。具體情況還需要和區縣教育局、戶籍地教育局進行諮詢。”

5月初,記者輾轉再次聯繫到馬翠,她說,已離開西安,帶着孩子回到父母身邊,並想讓孩子在老家上學。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