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新冠損傷男性生殖功能出現首個臨牀證據:性激素水平顯著改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6日 00:10   鳳凰網

性激素水平爲新型冠狀病毒影響男性性腺提供了首個臨牀證據。研究人員再次提醒應關注育齡男性患者的生殖功能。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生殖醫學中心副教授張銘等人近日在預印本網站MedRxiv(未經過同行評議、未正式發表)上傳了一篇論文,題爲《新冠感染對男性性腺功能影響的單中心研究》(Effect of SARS-CoV-2 infection upon male gonadal function: A single center-based study)。

研究對比81名育齡男性新冠患者和100名年齡相仿的健康男性後發現,前者的血清促黃體生成素(LH)和催乳素水平顯著升高,而睾酮與卵泡刺激素相對LH的比值顯著降低。

LH是由腺垂體細胞分泌的一種糖蛋白類促性腺激素,可促進膽固醇在性腺細胞內轉化爲性激素。論文作者認爲,雖然精液參數才是生殖腺功能的直接反映,但上述指標的改變也爲新冠攻擊睾丸功能提供了首個間接的臨牀證據。

致病靶點

衆所周知,新冠病毒攻擊細胞的靶點是簡稱爲ACE2的受體血管緊張素轉換酶II。這個靶點並不僅僅出現在肺部。

2月中旬,南京醫科大學附屬蘇州醫院泌尿外科樊彩斌等關注到一部分新冠患者出現腎功能異常甚至損傷。在驗證新冠攻擊靶點在腎臟高度表達的同時,他們還意外發現這類靶點在睾丸中的蛋白質和mRNA表達幾乎是人體內最高的,包括間質細胞和輸精管細胞。

2月下旬,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兩個研究者同樣指出新冠病毒的靶點主要富集於睾丸中的精原細胞、間質細胞和支持細胞。

從理論上來說,任何有這種靶點的細胞都易受新冠病毒攻擊。而且,因爲血睾屏障無法完全隔離病毒,相比起細菌感染通常侵襲附睾和副腺,血液中的病毒主要攻擊睾丸。

寨卡、埃博拉、馬爾堡病毒等都曾在男性睾丸和精液中被發現,並引起性傳播。HIV和腮腺炎也可誘發睾丸炎甚至不育症。

而與新冠具有同樣靶點的SARS,曾被發現引起睾丸炎。

綜上,研究人員推測新冠感染可能會使細胞與生殖相關的功能被抑制,從而生精失敗。

不過,這個推測此前尚未得到臨牀驗證。

81例患者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生殖醫學中心的這個團隊對81名男性新冠患者的血清樣本進行了回顧性研究。他們於3月5日在3月18日期間入住武漢雷神山醫院,年齡從20至54不等(中位數38歲)。

81人中,2例是胸片無陽性改變的“輕型”患者,70例被診斷爲“普通型”,即有發熱、咳嗽等常見呼吸道感染症狀,胸片陽性改變;7例爲“嚴重性”,即具有一定程度的呼吸困難等症狀;餘下2例“非常嚴重型”則出現呼吸衰竭、休克或多發性器官功能失調。

81例男性新冠患者的基本數據

共有31例出現血清丙氨酸轉氨酶(ALT)和/或血清天冬氨酸轉氨酶(AST)升高,表明肝功能受損

對照組則是隨機抽取的100名年紀相仿、生殖功能正常的健康男性。

被檢測的激素包括睾酮(T)、雌二醇(E2)、孕酮(P)、催乳素(PRL)、黃體生成素(LH)、卵泡刺激素(FSH)和抗苗勒氏管激素(AMH)等。

性激素水平改變

與對照組相比,新冠患者的黃體生成素和催乳素水平顯著升高,睾酮和卵泡刺激素相對黃體生成素的比值則顯著降低。

研究人員認爲,雖然睾酮水平並無明顯變化,但睾酮和LH存在一種微妙的負反饋機制。在性腺功能減退的早期,睾酮產生受損可能刺激LH釋放,使得睾酮水平得到暫時的維持。

因此,性激素之間的比例,如睾酮/LH,能更好地反應男性的生殖腺功能。

實驗組和對照組的性激素水平

催乳素水平的提高則可能導致垂體抑制和促性腺激素減少。

而由支持細胞產生的激素抑制的FSH水平也無明顯改變,這暗示着新冠病毒對支持細胞的影響可能小於間質細胞。

綜合來看,論文作者認爲LH升高和睾酮/LH比值降低可能由睾丸功能障礙引起,如間質細胞損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