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爲何急着派“抗疫專家”到中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0日 05:11   鳳凰網

執筆/胡一刀、叨叨姐&斬魄刀

世衛組織的專家組2月10日抵達北京,雖然只是一個先遣隊,但已經引起國際關注。

他們的任務是什麼?這些國際專家能夠給疫情防控帶來什麼幫助?……相比這些常規性的問題,很多人更關心的是:

美國專家來沒來?爲什麼美國上趕着希望自己的疾控專家能去中國“參加疫情調研”,但是遲遲沒能登上世衛組織的“名單”呢?

2月10日,人們議論的還有兩個焦點:湖北省之外新增病例連續6天下降,拐點來了麼?返城復工第一個高潮,會帶來防控新風險嗎?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2月9日表示,由世界衛生組織領導的一支國際專家先遣隊2月10日晚間應該能抵達北京,協助中國調研冠狀病毒疫情。

這個國際專家組之前就已成爲美國等西方媒體關注的熱點話題之一,因爲他們炮製論調“中國不希望西方專家到武漢實地調查疫情的真實情況,這是信息不透明的做法”,甚至還有一些美國政客炮製“新型冠狀病毒是中國製造出來”的陰謀論。

比如,他們說,世衛組織與中國1月下旬就達成了協議,派國際專家組前往中國,但是中國政府花了近兩週的時間,才對專家隊伍的組成人員開綠燈。直到目前,也沒有正式公佈這支先遣隊的人員名單。

只是宣佈,世衛組織的資深醫生、加拿大流行病學家和緊急情況專家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擔任這支先遣隊的隊長。

而路透社說,據上個月陪同譚德塞訪華,並留下來與中國高級衛生官員進行會談的世衛組織全球傳染病防禦部門主任布里安德(Sylvie Briand)博士透露,他們正在與中國討論一份專家名單。

譚德塞在2月8日表示,他希望該團隊將包括來自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的專家,而路透社2月10日凌晨發出的報道,並沒有說先遣隊中是否有美國專家。

關於這支國際專家團隊肩負的任務,刀哥查閱了世衛組織的聲明,官方的表述是:專家組將包括多個領域的國際研究人員,他們將與中國同行合作,增進對疫情的瞭解,以指導全球的防疫應對工作。

現在,WHO和這支專家組最擔心是什麼?

2月10日,由於歐洲出現了一些沒有武漢旅行史的持續人傳人的案例,所以WHO很擔憂。譚德塞說,目前檢測出的少數病例,可能預示着在其他國家更廣泛傳播的可能性。他還警告說,“我們可能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

的確,隨着疫情的不斷髮展,病毒的傳染方式、機理可能也在不斷演變。而面對這種全球性的疫情,所有國家都必須做出努力,爲儘快控制和擊敗新型冠狀病毒做出貢獻。世衛組織提到,這些努力就包括(各國)實驗室有能力進行快速診斷,各國政府可追蹤(親密)接觸者,並且使用公共衛生武器庫中的其他工具。

信息分享和保持冷靜,譚德塞強調這是抗擊疫情的兩個關鍵因素

在這場戰“疫”中需要齊心協力,打一場殲滅戰。

對於國際專家來華調研一事,中國已經亮明態度。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中方本着公開、透明、負責任態度,及時向世衛組織和國際社會通報情況,分享信息,並邀請世衛組織等相關專家前往武漢實地考察。

那麼,爲什麼美國專家遲遲沒能進入“來華調研名單”呢?

目前有三個被熱議的說法,刀哥覺得可以拿出來分析一下。

第一種說法:中國擔心美國專家搶了“一手數據”,在科研論文方面可能會搶了中國的果實。

刀哥覺得,這種想法大可不必。中國從疫情爆發以來一直堅持第一時間向外界通報相關信息,做到了信息的公開和透明。所以,對一手數據的擔心可能性不大。而且,現在這個階段,控制疫情、治病救人是最重要的大事。

與救人相比,論文不重要。

第二種說法:美國政客在炮製“中國製造病毒”的威脅論,美國專家來中國調研,可能會給那些政客提供“彈藥”。

刀哥覺得,在這一點上,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中國有這個自信。

美國時間2月9日,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採訪時,針對美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成員湯姆·科頓有關“病毒可能來自中國生物戰計劃”的指控回應道:這一指控真是瘋狂至極。

崔天凱說,捕風捉影、造謠傳謠是極其危險和有害的,因其不但會引起恐慌,還會助長種族歧視和排外情緒,破壞“抗疫”的共同努力。刀哥也相信,美國的專家是有理性的,不會跟着那些政客一起“瘋”。

第三種說法:美國疾控中心的一些專家肩負着軍事任務,可能會對中國的病毒研究等生化科研能力進行刺探。

刀哥覺得,在共同戰“疫”面前,中國一直是歡迎合作的。但是,防人之心也不可無。

先看看美國疾控中心的背景。

美國的疾控中心是國家的行政執法機構,任務是負責對流行性疾病和傳染性疾病的監測、預防和控制,它在緊急情況下可以對相關人員和地區進行強制隔離,切斷其進入通道;它還有權在疫區內,對染病畜禽進行強制撲殺,其權力不能說不大。

該機構於1946年組建時被稱爲防治傳播疾病中心(Communicable Disease Center),以取代其前身戰區瘧疾控制項目,多少與軍事有些相關色彩。在二戰期間,建有軍事基地的地區蚊蟲肆虐,該項目曾努力制止攜帶瘧疾病毒的蚊子將其傳染給民衆。

即便現在,美國疾控中心與軍方也是有合作的。

例如,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USAMRIID),美國陸軍研究對生物戰爭的防禦及對策的主要機構。這個研究所也擁有美國國防部下屬唯一一個,研究生物安全等級爲4級的高危險病毒的實驗室。

而在人員和科研項目上,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就僱傭了軍方和民間科學家以及高度專業化的支持人員。其研究人員經常與美國疾控中心、世衛組織以及世界各地的主要生物醫學和學術中心展開合作。

所以,刀哥覺着在人員上進行排查,也是有必要的。

湖北以外新增病例連續6天呈現下降趨勢,絕對是個好消息。

新增病例是觀察疫情走向的一個重要指標,連續多日下降,說明疫情形勢有所好轉,但能否據此認爲湖北以外地區的疫情拐點已經來到?鍾南山院士7日接受採訪時表示,不能完全證明拐點就來了,估計還要幾天。

就在今天,鍾南山領銜新發的論文披露,新冠病毒的潛伏期最長可達24天。如果真是這樣,之前我們按照潛伏期14天制定的隔離期是不是存在漏洞,尚未可知。

疫情防控戰的形勢依然是嚴峻的,身在湖北以外的我們不能因新增病例數的下降而掉以輕心,“圍堵”策略仍要繼續。

現在的新冠肺炎戰疫已經到了最有希望,也最艱難的時刻。

湖北集中了全國74%的確診病例,武漢的確診病例又佔到湖北的60%,那裏才是至關重要的戰場。

應收盡收,不漏一人。

這是湖北抗疫大戰吹響的號角。在武漢,3.4萬幹部職工下沉社區,強力落實“四類人員”分類集中管理措施。

擁有2500張牀位的“兩山醫院”已經交付使用,成爲收治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重要力量。

最早的3家方艙醫院也已正常運行,用於收治確診的輕症患者,以避免大量確診患者在社會上造成污染。另有12家方艙醫院還將陸續投入使用。

對於疑似患者和密切接觸者,多家民營醫院、酒店、黨校、高校被徵用爲臨時隔離點。

這樣的三級隔離,有利於形成重症、輕症和疑似患者的分流。

效果正在顯現。比如武漢市肺科醫院發熱門診的接診患者人數正出現斷崖式下降。原來一個上午需要接待四十多名患者,現在一天接診四十多人。

再比如武漢市急救中心的120,曾一度面臨電話打不進來,高峯時二三十個電話在排隊;57輛急救車滿負荷運轉,依然會面臨無車可派的情況;就算接到了病人,也沒有醫院可送。現在的情況好轉了一些,電話不用排隊,也有幾十輛外省的急救車趕來增援。

然而,畢竟是一座現有居民900多萬人的大城市,它在疫情中沉浮了兩個多月,想要在這麼短時間內做到“應收盡收,不漏一人”,還是很艱難的。

昨晚一輛公交車在武漢多個社區轉運重症患者,因爲需要一個一個社區接的緣故,公交車花了兩個多小時才到達醫院,車上以老年人爲主的患者們已經精疲力竭。

誰曾想,到了醫院後,怎麼對接,怎麼辦理入院又是一個難題。患者們只能在入院辦理處苦苦等候。

顯然,應收盡收的措施在落實環節還有不少改進的空間。

另外,刀哥留意到,網絡上有關於百步亭社區的傳言,說百步亭如今處於無人管的境地,大量疑似和發熱病人至今沒有集中隔離,“我覺得我們已經被放棄了”。

先科普一下百步亭。

百步亭是武漢三大居民區之一,佔地4萬平方米,轄區居民十多萬人。它成爲這次疫情中的一個特殊案例,是因爲在1月18日小年那天按照慣例舉行了萬家宴,4萬個家庭在一起熱熱鬧鬧吃了一頓。

就在同一天,武漢衛健委發佈通報稱,新增59例,累計121個確診病例。現在大家都知道了,如果社區可以更早一點警覺,這樣不必要的羣體傳播本可避免。

關於百步亭的輿情還在發酵,期待有關消息的公開與回應,別讓傳言滿天飛了。

不過,刀哥相信,沒有誰會被放棄。

9日,來自十多個省市的近6000人組成的醫療隊乘坐41架次包機陸續抵達武漢。這是疫情發生以來,最多外省市醫療人員抵達的一天。

遼寧網友說,家鄉又去一千多人支援武漢,李醫生你放心吧。

浙江網友說,坐着輪椅的杭州,打着繃帶的寧波,拄着柺杖的台州又去支援湖北了。

江蘇網友說,江蘇十三太保來了,黃石妹妹你別怕。

……

中國醫療界最頂尖的王炸已經帶着數十個省份的天團會師武漢,有這樣的中國力量加持,我們更有信心儘快拿下新冠病毒。

在結束“史無前例”的春節長假後,全國很多地方今天正式迎來複工日。

疫情當前,戴口罩、測體溫、登記出入、酒精消毒……已然成爲不少人的上班“標配”。

但是,在“全副武裝”踏出家門的同時,上班族們也因疫情的一些最新消息深感擔憂。

比如,發改委專家馮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現在全國人口流動的規模大約是17年前SARS時期的6倍,未來四周大城市將面臨大考。

再比如,廣西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通告,該院一進修醫師8日確診新冠肺炎,確診前16天無症狀並密切接觸56名醫務人員。

或許正是因爲焦慮,一時間“××市2月10日晚12點對全市主幹道進行大面積消殺、消毒工作”的謠言在互聯網上廣爲流傳。

甚至有觀點稱,復工會導致疫情在湖北之外的其他地區大規模爆發。

那麼,這樣的擔心有道理嗎?爲此,刀哥特地請教了一位疾控專家。

他認爲,由於各地採取了堪稱“史上最嚴厲”的防控措施,排查到小區、到家家戶戶,不太可能出現疫情的第二次大爆發。但北上廣深等大城市會出現“復工潮”,人流集聚,因而不排除疫情反彈,病例數在局部增長的可能性。

刀哥注意到,爲了應對“復工潮”帶來的風險,各大城市相繼出臺了更爲嚴厲的防控政策。

北京市今天發佈十條疫情防控通告,嚴格居住小區(村)封閉式管理。通告要求,在出入口設置檢查點,居住人員和車輛憑證出入,進入人員必須佩戴口罩並進行體溫檢測。

上海市相關部門負責人則在今天的新冠肺炎防控情況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上海市1.3萬個居民住宅小區,絕大部分已實現了“封閉式管理”,採取諸如嚴控小區出入口數量,加強門崗力量配備,做到人員進入必詢問、必登記、必測溫等措施。

廣州市和深圳市也在7日宣佈,對所有居住小區實施封閉管理。其中,廣州要求村居室內的文化、娛樂等聚集性場所一律關閉。深圳則明確要求,社區小區100%實行圍合封閉式管理;近14天有疫情重點地區旅居史的人員100%居家隔離;存在與病例密切接觸史的人員100%實行集中隔離等。

不過,即便在如此嚴防死守的情況下,“復工潮”給各地帶來的防控風險依然不容忽視。

專家提醒,現在我們依然沒有明確新冠病毒真正的傳染源,傳播途徑也未完全掌握,而且病毒本身也存在變異的可能性,因此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必須繼續保持警惕,多在防控措施上做功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