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90歲“人民幣女郎”樑軍去世,系新中國第一位女拖拉機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03:44   鳳凰網

今天(14日)13時許,新中國第一位女拖拉機手、第三套人民幣1元紙幣的“人民幣女郎”、哈爾濱市農業農村局離休幹部樑軍病逝於哈爾濱,享年90歲。

樑軍生前病重時與丈夫合影

在得知樑軍去世的消息後,記者第一時間與樑軍老人的兒子王燕兵取得聯繫。

王燕兵哽咽地說:“母親走的很安詳,雖然病痛折磨了她兩年,她一直頑強與病魔鬥爭。在清醒時她最高興的是人們提及她第一位女拖拉機手的身份。母親是好樣的。”

樑軍生前病重時與丈夫合影

01

“婦女能頂半邊天”這句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的“紅色語錄”正是樑軍那個時代的婦女們掙脫封建束縛的真實寫照,樑軍就是那個時代的典型代表。

1930年,樑軍出生在黑龍江省明水縣。她從小就被父母賣給地主家庭當童養媳。直到1945年黑龍江解放後,她才擺脫了童養媳的命運,開始了獨立的生活。

據王燕兵介紹:“母親1947年上大學,一次學校裏組織觀看《巾幗英雄》這部電影,裏邊的主人公是個女拖拉機手,母親看了羨慕不已。”

“可能,那時母親想開拖拉機的思想就有了萌芽”。

1948年,黑龍江省委在北安舉辦拖拉機手培訓班,分配給樑軍所在的萌芽學校三個名額,樑軍第一個報了名。第二天報到時她才發現,全班七十多個學員,只有她一個女生。

樑軍的天賦很高,很快就將拖拉機駕駛起來,讓男人們爲之佩服。而後,她的事蹟被全國報道,女性們都以她爲榜樣,大家也紛紛加入到拖拉機的學習中。

1959年,新款式的國產首批13臺"東方紅-54"拖拉機運抵黑龍江,此前樑軍駕駛的一直是進口拖拉機。當樑軍第一次看到中國製造的拖拉機時,按捺不住激動,跳上"東方紅",興奮地兜了一圈。

而此時一個想要採訪她的記者拍下這一幕並將照片發表出去。

在1962年第三套人民幣1元紙幣上,印着的開拖拉機的女機手就是樑軍

“不過,母親是在40年之後才知道這個人民幣女郎就是她”,王燕兵回憶說。

樑軍曾被選爲亞州婦女代表大會代表,去北京參加會議期間見到了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

1950年,以樑軍名字命名的新中國第一支女子拖拉機隊成立,樑軍任隊長。樑軍被評爲全國勞動模範,《人民日報》曾發表通訊《新中國第一位女拖拉機手——樑軍》。

2010年7月,81歲的樑軍與東方紅—3804拖拉機合影。

02

樑軍的老伴王作之,曾和樑軍在一個學校讀書,當年是一位高顏值的才子。

記者曾在去年3月8日採訪樑軍老人時與王作之老人攀談過,當時王老說:

“民間有傳說我與樑軍是自由戀愛,其實,我們是組織上介紹的。”

“我一眼就看上了樑軍,樑軍也看上我,我們感情一直非常好。”

從童養媳到找到志同道合的親密伴侶,樑軍的人生反轉,正鐫刻着一個時代婦女解放的烙印。

婚後,樑軍和王作之育有三個兒子,大兒子王小兵子承母業,也在哈市農業戰線工作,退休前是哈市農業幹部學校的幹部。

樑軍與丈夫王作之

03

樑軍曾任哈爾濱市香坊區農機局副局長、市農機局副處長、市農機局總工程師等職,直至1990年,從原哈爾濱市農機局(現已併入市農業農村局)總工程師崗位離休。

退休後,樑軍一直積極參加各種社會活動,許多民間團體、學校請樑軍去介紹她當女拖拉機手的往事。樑軍不顧年事已高,凡是能傳遞正能量的場合,她都堅持到場演說和互動。但一些打着她名義進行非公益性活動的組織,她一概拒絕參與。

王燕兵說:“一直以來,都有許多仰慕母親的人,給母親寄東西。母親去世前是住在我女兒家,物流公司都認識我家,因爲我家的快遞最多”

“人們給我母親寄名信片、賀年卡、寄書,還有母親家鄉明水縣的父老鄉親也經常給母親寄土特產等,令我們一家很感動。”

樑軍曾上過《魯豫有約》節目

04

兩年前,樑軍患腦梗、肺病綜合症,意識開始不清,時而明白時而糊塗。沒多久,她又在家中將腿摔斷,從此臥牀。

樑軍住院期間,在清醒時,她還把自己的新書《樑軍傳》贈送給照顧她的醫護人員們,並署上自己的名字,表達自己對醫護人員的感激之情。

2017年,樑軍與醫院護士合影

無論樑軍意識清晰還是模糊時,能讓她微笑浮面的,永遠是這句承載着光榮與夢想的話,“您是新中國第一位女拖拉機手呀!”

一代女傑樑軍離我們遠去,作爲一個時代的符號和標籤,她敢闖敢試的開拓精神,爲新中國農機事業做出的突出貢獻,都值得我們銘記!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