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光明時評:饒毅舉報院士造假,學術榮譽有人珍視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29日 02:10   鳳凰網

作者:陳城

今天(11月29日),首都醫科大學校長饒毅以個人身份實名舉報的文件圖片在社交網絡上傳播。目前,已有機構媒體稱從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獲悉,該委目前正在調查覈實此事。

 

 

圖片顯示,饒毅建議某基金委“應該有效、有膽魄地徹底調查武漢大學醫學院李紅良”;“嚴肅調查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生化細胞所研究院(員)裴剛”;“現實名舉報”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耿美玉研究員作爲通訊作者關於藥物GV971的文章。

饒毅所指三人,無一不是民衆眼中“頗具威望”亦或有“突出貢獻”的專家學者。李紅良是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裴剛是中國科學院院士,耿美玉所發明藥物GV971是前段時間備受關注的可治療阿爾茲海默症的國產新藥甘露特鈉。因此,對於這些在科學界具有影響力的學者的舉報,無論最終事實結果如何,都應該審慎對待、及時公開、回應社會關切。

畢竟,學術界亂象詬病已久,尤其是站在中國科學界學術頂端的院士羣體近來頻頻以負面形象見諸媒體。近幾個月,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兆申涉嫌學術論文剽竊的醜聞曝光,南開大學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曹雪濤被曝18篇論文造假。這隻會逐步打破人們對於學術界象牙塔印象,對於院士身份所代表的權威性、專業性印象,甚至還會打破人們對於科學的信任。

院士制度作爲社會對於科學界人士激勵機制的塔尖,這一身份除了是對其學術成果的認可,還附帶了諸多人們所想象不到的學術權力。這些學術權力的具體細節並不被人們所知,只不過能夠直觀地從一些資金數字上得到體現。從一些媒體公開報道,即可窺看一二。比如山西省政府辦公廳日前印發措施,對引進的駐晉工作國內外院士給予1000萬元科研經費、200萬元安家費和每年40萬元津貼。這僅僅只是院士身份的最淺顯價值體現。

中國早已過了艱苦奮鬥搞學術的年代,在給予院士羣體聲望和地位的同時,保障其應有的體面收入理所應當。這也本是院士制度設立的初衷,可以正向激勵科研工作者在其所在領域不斷出新、出彩。但問題是,院士學術造假如此之多的在近來被提及,實則讓人懷疑,院士制度所內涵的對科研工作者的激勵是否早已變味?追求學術領域的尖端成果從而獲取社會給予的身份認可,是否已經變成了以追求身份爲自身牟利,可以不顧學術誠信。

近日,中國工程院院長李曉紅的一番講話引發社會熱議。李曉紅把院士隊伍比作科技長城,是學術界的精神高地,是科技界的一面旗幟,所以“珍視榮譽,固守長城”格外重要。正因爲如此,院士稱號不應承載過多非學術的、功利的東西。

這樣的道理其實大家都懂,也常常被掛在嘴邊,但實際成效,顯然並未如同道理所講的那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