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高以翔猝死於高危節目,他本有3次活命的機會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27日 03:30   鳳凰網

 

 

人生無常。

據網傳信息,今日凌晨1點45,藝人高以翔在錄製浙江衛視真人秀《追我吧》過程中暈厥,送醫後救治無效死亡。

 

 

這位生於1984年的藝人,年僅35歲,正值壯年卻永遠離開了人世。 高以翔有着《愛情魔發師》《鬥牛,要不要》《勝女的代價》《遇見王瀝川》《武神趙子龍》等代表作。 2006年,高以翔出演個人首部電視劇《愛情魔發師》,從而正式進入演藝圈;2013年,主演《遇見王瀝川》男主角王瀝川,被大衆熟知。

 

 

身高195的他,最早是以模特身份出道,多年以來也一直有着良好的運動習慣,熱愛打籃球。

 

 

早年上康熙的時候,小S盛讚他是很正統的帥哥。

 

 

高以翔亦是一個在演藝圈交口稱讚的優質藝人。

 

 

據悉,兩天後高以翔還準備去給朋友當伴郎。但沒想到世事無常。 此一別,網友痛呼,世間再無王瀝川。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既年輕,又有着運動習慣和良好身材的人,會因爲猝死而突然離開這個世界。更況且,猝死有急救的“黃金四分鐘”,衆目睽睽之下,不應該沒有得到及時的救助。 悲痛之餘,我們要問,爲什麼?這究竟是人禍還是意外?

 

《追我吧》是一檔什麼樣的節目?

 

 

官方介紹,這是一檔都市夜景追跑競技秀。 據稱,爲求不可複製的實景體驗感,節目組“包下一座城”,把酷炫的一系列大型闖關裝置落地在寧波CBD,整個節目裝置、舞美搭建費用超過了1億元。 這也是一個非常極限的節目。

首先的時間設定,在人體機能最低點的夜間熬夜拍攝。 而在節目環節設定上,設置了梅花樁、飛檐走壁、徒手爬高樓等各種高強度環節。加大強度的設定還有,挑戰有時間限制,在關卡與關卡之間,藝人們沒有多的時間可以用來喘息。 兩公里的跑步距離並不都是平地,中間有好幾個非常消耗體力的關卡。 靠臂力通過的變種梅花樁:

 

 

 

 

需要極強平衡力才能過的繩索橋:

 

 

類似於迷宮的“蜂巢蟲洞”,需要嘉賓在不斷嘗試中找到最佳的通過路線:

 

 

在地上匍匐前進:

 

 

跌進去後很難站起來的海洋球:

 

 

調集全身協調性通過的滾輪:

 

 

飛檐走壁關卡:

 

 

在經歷了重重挑戰之後,最後一關,居然是徒手爬70米高的大樓,然後再從頂樓劃過半空到對面樓:

 

 

 

 

這樣的強度,連奧運冠軍都高呼吃不消。 節目的第三期請到了奧運冠軍李小鵬,李小鵬在節目中一直喊着:不行了,不行了,我真的跑不動了。 今天事發之後,曾經參與節目又退出的嘉賓鍾楚曦回應,真的太累太累了,錄完節目吃了三天速效救心丸。

陳偉霆也曾在採訪中吐露過,《追我吧》經常錄到凌晨6、7點。

 

 

也早有網友質疑過安全性。 在早期的通稿中,節目組誇下海口,有強大的安保陣容和醫療團隊,絕對保障參與藝人的安全。

但結果呢? 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在節目中逝去了。

 

 

其實之前就有威脅人員生命的疏漏跡象出現。 鄒市明參加的那一期節目中,他掉進了海洋球中,眼看着鄒市明被海洋球掩蓋,並大呼“我的腿沒有知覺了”,節目組不爲所動,直到其他嘉賓發現異常,呼叫節目組才把鄒市明救上來。

 

 

而這個時候,大幕上赫然寫着“閃耀時刻”四個大字。 是對危險的怎樣無視,對生命安全的怎樣漠視,才能讓節目組爲了區區節目效果,而置嘉賓的安全於不顧?

而此次高以翔的事件,據網友的梳理,很有可能存在搶救不及時的問題,因爲在猝死發生的前四分鐘,完全有可能將人搶救回來。

 

 

這場悲劇,是一次意外,但很大程度上,也可以說是人禍。

他原本可以有三次活命的機會。 如果節目強度不那麼大,他不會出事。 如果節目組配備了醫療隊伍並及時施以急救,他還能被搶救。 如果身體不適,他選擇退出不參與錄製,慘劇可以被避免。 可惜,人生沒有那麼多如果。

 

國產吃人綜藝:大型出事現場

這已經不是綜藝節目第一次鬧出人命了。

2013年,釋小龍18歲的助理在錄製《中國星跳躍》綜藝過程中,不慎跌入水中溺亡。 有當事人這樣描述當時的狀況: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明星身上,等大家注意到有人失蹤的時候,他的屍體已經沉到了水底。

毫無安全意識加上防範措施幾乎爲零,這樣的悲劇讓人心底發涼。

2018年陳偉霆參加浙江衛視跨年演唱會。陳偉霆面前的舞蹈表演的場地突然出現一個巨坑,幸虧他及時看到,避開了。

 

 

去年3月,張傑連續7個小時錄製綜藝節目《王牌對王牌》,凌晨3點節目組要求張傑,用細細的玻璃管吹乒乓球。 這種怪誕且常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直接讓張傑吹到臉部淤青,當場缺氧昏厥。 事實上在試玩的時候,就已經有人提出這個環節有安全隱患,其他藝人也覺得“頭暈、耳膜疼、臉像炸了一樣”,浙江衛視節目組壓根聽不進去。

 

 

還是這檔《王牌對王牌》,節目中張嘉倪在哺乳期被潑水,錄製n小時,王源從頭到尾穿着一件溼衣服…… 這一系列不顧藝人身體狀況的操作,當時引發粉絲頻頻質問:

浙江衛視,你們到底有沒有把藝人當人看?

不只是浙江衛視了,同類的國產綜藝,大小事故不勝枚舉:孫紅雷上《極限挑戰》中暑,張藝興昏厥、薛之謙錄《我們的挑戰》昏厥、陳楚河在《非凡搭檔》高空翻越集裝箱,導致韌帶斷裂及半月板損傷…… 國產綜藝是沒東西可拍了嗎?

爲什麼越搞越危險,開始劍走偏鋒了?

這幾年真人秀在國內快速崛起,各路資本趁熱打鐵,快速入局。 投資方當然希望在最短的時間內,用最少的錢,做最多的事,快、準、狠。節目效果要能刺激收視率,數據要好,但安全措施能不能跟上,另說。 搞了幾年,確實也出了幾檔爆款,現在大概真憋不出什麼新招了,開始強行製造噱頭,於是就有了《追我吧》這樣的東拼西湊、啥火抄啥的綜藝。 名字照搬《奔跑吧》,內容東搬一點《極限挑戰》,西搬一點《全員加速》,再融合一些《智勇大沖關》。 《流浪地球》不是火了嘛,那就也給節目增加點科幻感,以至於爲了讓賽博朋克的燈光和佈景閃亮起來,不得不鬧到讓明星大冬天的凌晨還在室外錄製超過承受能力的體能挑戰。

 

 

可是這樣真的有趣嗎?還是製作方默認觀衆就是喜歡看明星被折磨得精疲力竭?

 

 

豆瓣評論並不如何 這股折磨明星,整蠱藝人的風氣好像已經吹了一陣了。 往明星臉上夾夾子

 

 

讓明星倒立吃拉麪

 

 

還要鍾漢良吹攜帶多種病毒,隨時噴出毒液的動物的屁股?

 

 

這是在日本盛行多年的整蠱綜藝終於登陸大陸了?

但大家別忘了當年那場日本整蠱綜藝,給中國音樂界帶來的巨大損失。

當年31歲,正值事業巔峯的黃家駒在日本宣傳專輯,參加了一檔惡搞節目。 這檔綜藝也是在凌晨開始錄製,12名嘉賓分成兩組同臺比賽,中間節目組突然要求兩隊人集中到舞臺的一方。由於臺上溼滑,黃家駒從3米高臺跌落,不幸頭先着地,陷入了昏迷。

 

 

凌晨1點,黃家駒因急性內出血及腦挫傷,離開了人世。 從此以後,無數人回憶香港華語樂壇的時候都只能感慨:如果黃家駒還活着就好了。 也許有人要說:好好的演員,演戲就演戲唄,綜藝既然這麼無聊,幹嘛非要上? 如今的娛樂圈的狀況可能沒那麼樂觀,中下層的明星社畜,根本無法抗拒綜藝節目帶來的曝光還有商業價值提升。 如果現階段無戲可演,觀衆可能就會忘記你。演員袁弘甚至在一檔訪談節目中坦言:我需要綜藝。

 

 

綜藝能幫他接戲。 一旦進入了這個行業,踏上了賽道,就沒有別的路可選了。

娛樂圈就像一個巨大的金字塔,人們的目光都被極少數的頂級流量吸引過去,嘲諷他們是這個社會裏被寵壞的小孩; 而在這行業中,還有無數不被看到,在金字塔底層,沒那麼火、但還想努力拼一把的年輕人,他們說好聽點是明星,其實也不過是工資稍高一點的社畜。 白天趕通告、拍戲,他們晚上還得通宵錄這種體力逼迫到極限的綜藝…… 對他們而言,既然想紅,就不能太惜命。 但是人沒了就是沒了。

高以翔,前幾天剛感冒,昨天在冬天室外連續工作了17個小時,還被要求劇烈運動,倒下之前他說:“我不行了”。 今日凌晨,35歲的他猝死在了自己的“工位”上。

 

遇到猝死,我們該怎麼辦?

今早,在點進去熱搜“高以翔怎麼了”之後,看到他倒地15分鐘未恢復心跳的消息時,心裏當時就咯噔了一下,知道很可能搶救不過來了。 臨近中午,噩耗還是被證實,去世原因被確認是“心源性猝死”。 據現場目擊觀衆的消息說,在高以翔倒下之後的幾分鐘內,節目拍攝還在繼續,15分鐘內無專業醫生到場。救治不及時是高以翔去世的一個重要原因。 心源性猝死(SCD)常見於男性,30歲以上發病率增高。其中,心臟驟停是SCD的常見首發表現。 心臟驟停,黃金搶救時間是4分鐘,4分鐘內如果正確施行了心肺復甦,存活率會極大的提高。 但目前在中國,每年心源性猝死者高達55萬,居全球之首。每天有近1500人猝死,這些猝死多發生在公共場所或家中,搶救率極低,還不到1%。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於普通人急救知識的匱乏。 在下方,是美國AHA(美國心臟協會)倡議公衆學習的簡易急救手法,非常簡單,但是關鍵時刻它真的可以救命。

 

 

 

 

 

 

 

 

但願這1分鐘的知識大家一輩子都不要用上,但更希望的是,千萬不要在需要用時,才發現自己對它一無所知。

望你能轉給更多人看到,它可以挽救許多本不該消逝的生命。

作者丨大雨 米利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