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被親人性侵的女孩 我們知道的永遠只是冰山一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04:05   鳳凰網

被親人性侵的女孩

Tips:本期故事討論的是一個關於性的話題,但也是一個孩子應該聽到的關於性的話題。如果你的身邊有孩子,你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讓 ta 聽到,或者也可以通過別的方式跟 ta 聊聊這個話題。

根據公益機構“女童保護”發佈的《2018 年性侵兒童 案例統計 及兒童防性侵教育調查報告》顯示,遭遇過性侵的兒童當中,將近 7 成,都是由熟人作案,在 2018 年媒體公開報道的 317 起案例中,熟人作案就有 210 起。

這個「熟人」,包括老師、鄰居、網友,和親屬。

李靜,25 歲

我到現在沒有談過一次戀愛,這其實跟我的一個堂哥有關係。

他是我伯伯的兒子,比我大兩歲,我們兩家住得很近,經常來往,我和堂哥從小感情就非常好。那個時候,堂哥經常看書,我受他的影響,也喜歡上了看書。高一那年,學校晚自習放得晚,他因爲擔心我的安全,晚上會來學校接我。

-1-

堂哥的手放在我的胸上

我高二那年,所有的事情都變了。

當時是暑假,他也正好大學放假有空,我爸就說,「你們已經很多年都沒有回奶奶家看過了,就趁這次機會,一起去奶奶家探親吧。」我們答應了,於是我跟他兩個人回了奶奶家。

奶奶家在北方農村,家裏睡的是炕,晚上大家會挨着睡在一起。雖說當時和堂哥的感情很好,但其實也會避嫌,睡覺的時候我還是穿着所有的衣服,我以爲這樣是 OK 的。

沒想到,凌晨五點左右,我醒過來,感覺到有人在摸我的胸,是他的手,掀開了我的內衣,放在了我的乳房上。

我嚇懵了,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只能假裝睡覺,但其實所有的細節,我感受得非常非常清楚。

我把自己想象成一塊木頭,我覺得這樣可以儘可能地減少一些,他的那種動作帶給我身體上的傷害。我儘可能地把這種細微的觸碰的感覺減小,甚至忽略掉。

很多人會說,「女孩當時的反應是消極的,不抵抗的,就是樂意被這樣。」根本就不是!

以我的真實感受來說,女孩當時不願意做出任何的動作,只是因爲這是身體的一種保護機制, 身體會強迫你陷入一種麻木的狀態,以減少肢體接觸帶來的神經末梢的感受。

整個過程持續了將近十分鐘,我一直閉着眼。結束的時候,他輕輕地把手拿了出去,然後把我的內衣拉下來。

白天起來,我們就離開奶奶家了,我在路上沒有跟他說過一句話,因爲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沒有勇氣去當面質問他爲什麼要這麼做。

-2-

他並沒有認爲自己做錯了什麼

下午到家後,我收到他的一條短信,很正常地打招呼,然後問我,「接下來有什麼樣的看法?」我把他的這種舉動理解爲,一是自己做了壞事心虛的表現,二是來試探我到底知不知道他幹了這件事。

我收到短信的時候,怒火中燒,之前所有消極的情緒都消失了,直接發短信開始罵他,「你有什麼臉來問我這樣的問題,你就是個畜生!禽獸不如!」

沒多久,他回覆說,「自己是一時衝動,希望祈求原諒。」

我並不接受他的道歉,因爲我覺得這樣的行爲放在哪裏都是不可原諒的,然後我刪掉了他所有的聯繫方式。

雖然我私下裏在正面地對抗他,但是我沒有勇氣把這件事告訴我的家裏人,我也沒有信心,父母會不會爲了我去斷絕和他們家的聯繫。

我高二到高三那一年,都是我獨自地消解着自己的情緒。

他後來有陸續地加過我的 QQ,怎麼說呢,我覺得他的道歉只是爲了讓自己的愧疚感少一些,而不是真正地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我跟他說,「我會一輩子恨你。」

他說,「那你恨啊,你恨着就好了。」他覺得,我們之前感情那麼好,我卻那麼冷酷無情,不接受他的道歉,他把所有的錯誤都歸結到了我的身上。

繼續扯皮的時候,他說了一句話,我印象特別深,「你有沒有想過,你以後的孩子沒有舅舅怎麼辦?」

這句話的愚蠢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回他,我不知道該說他可憐,還是該笑他愚笨,你爲什麼連這樣的話都說得出?

-3-

還好我的家人都站在我這邊

我們這樣私下對抗了一年之後,他意識到從我這裏得不到任何的回饋,他轉而將壓力施加到了長輩身上。他去跟他的母親也就是我的伯母說,「她不理我了,你能不能去跟她說一下?」

當伯母來問我爲什麼不理哥哥了的時候,我冷笑了一聲,「你與其問我,不如問問你的兒子幹了些什麼。」

伯母后來是這樣回覆我的,「他在睡覺的時候是無意識的,就是手不自覺地放了上去。」我打着電話走在馬路上,一下就崩潰得哭出來了。如果他是無意識的話,是怎麼做到動作輕柔地把我的內衣掀上去,猥褻完又放下來的?!

我媽知道後,也沒有當面去質問我堂哥,但我依然希望,在我受到傷害的時候,我的父母是站在我這邊的。所以,我跟我媽說,「我不相信爸爸知道這件事之後,會是和你一樣的反應。」對,我相信我的爸爸一定會去正面對抗他的。

一個人受到傷害的時候,你身邊的人沒辦法給你依靠的時候,那種感覺是非常絕望的。

後來我媽發短信跟我說,我爸知道這件事了。我爸看見她在沙發上哭,就問她,爲什麼哭?我媽把我和堂哥之間的事告訴我爸之後,我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氣憤地撥通了伯伯家的電話,然後非常嚴肅且非常憤怒地告誡他,「請你管好你自己的兒子,不要再讓他騷擾我的女兒了!」

我聽完之後意識到,我的父母是站在我這邊的,我之前的對抗不是無用的。我有勇氣走出來,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我父母在我背後的支持。

前不久,有別的親戚到我們家來,我聽到他們說我堂哥,老婆生了孩子之後什麼都不管,留老婆一個人在家帶孩子、做家務,他還欠了一堆債,可以說是一事無成。

你看,我沒有想過要去報復你,是你自己不爭氣,是生活報復了你。

我親弟弟今年上大學,他來北京找我,我第一次告訴他這件事。他沒有露出任何「姐姐你爲什麼經歷了這些」的同情表情,只是非常平靜地說了一句話,「我以後不會再跟他來往了。」

甜甜,22 歲

我小時候和奶奶生活在一起,父母常年在外地。7 歲那年,我表弟剛出生,小叔小嬸忙不過來,奶奶就過去照顧他們,留我一個人在家。

我的四爺,也就是爺爺的兄弟,有時候會過來我家,偶爾還留下來過夜。

四爺個子挺高的,看起來很魁梧,我挺怕他的,儘量避免跟他交流。

-1-

「奇怪的事」

那段時間,奶奶給我的存錢罐小豬放了一些生活費,讓我一天拿一塊錢。有一回,我把那天的一塊錢弄丟了,特別害怕,怕奶奶發現,然後我就想向四爺要一塊錢抵上。

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問他,然後他說,「你給我脫一次褲子,我給你一塊錢。」我心想算了,就走了。

這件事我沒跟我奶奶說過,雖然沒有人教過我這些,但我內心裏覺得這肯定是一個不好的東西,因爲小時候上廁所都要揹着男生,所以肯定不能隨便脫褲子。我就很好奇,四爺爲什麼要這麼幹,對他有什麼好處嗎?

後來等我稍微大一些,我把四爺去我家過夜的事跟小叔說了,小叔讓我不要跟任何人說,從那以後,四爺再也沒來過。

我對這個事情其實是很抵抗的,這就導致我特別想忘掉小時候的回憶,所以我 10 歲以前的記憶都是模糊不清的,就這件事記得特別清楚,還有他兒子對我做過的事。

他兒子也是我家親戚,比我大 12 歲,和我爸是一輩的,屬於我叔叔。那年我 10 ,他 22 歲,我奶奶又因爲什麼事兒出去了,就讓他來照顧我。

那天吃完飯我就睡了,半夜醒過來,覺得下面有點癢,然後我就想上廁所。我發現他的頭,在我那個部位。

好尷尬。我小時候特別傻,以爲他在喝尿,我就問他,「你是渴了嗎?要不你喝點水?」

他說,「沒事,你睡吧。」然後我就接着睡了,現在想想我真是腦子有病,太傻了。

第二天醒來,我也沒說什麼,因爲我真的以爲他只是渴了。這件事我也沒跟別人說過,是漸漸長大以後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2-

我沒想到姥爺是這種人

我十三、四歲的時候,搬到了姥姥家,和姥姥、姥爺、妹妹,我們4個人一起生活。

我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姥爺就一直給我灌輸一些很奇怪的思想。

我那時候對性已經有一些意識了,換衣服的時候也會揹着他,有一回他跟我說,「你媽像你這麼大的時候,我還給她洗澡呢,你怕什麼?」我當時就覺得他很猥瑣,怎麼能這麼說自己孩子呢?

平時看電視劇會看到一些親親抱抱或者牀戲的片段,如果只有我們倆在,他就會點我,「你看看人家。」而且,他還會給我放黃片。

我姥姥信耶穌的,每週日都會出門,我妹妹有時候會跟着她,於是就剩我和姥爺在家。他給我放那些 DVD,我記得裏面有一個女孩和我差不多大,在做那些事情,我當時並不知道是在幹嘛,就覺得很怪。

姥爺會說你看看這個女的怎麼樣,看看人家怎麼能這麼做。給我灌輸的意思就是,那樣做是好的,像我這樣揹着他換衣服或者不讓他摸,是不對的。

他還給我看過一個報紙上的故事,上面寫一個未成年女孩爲了找老人要零花錢,就去陪老人睡覺。當時那個故事是在批評那個女孩,說這樣做是不對。我姥爺卻跟我說,「你看看人家多聰明,可以用這個來賺錢。」然後就問我同不同意,要扒我褲子。

我一直很反感他,感覺很可怕。姥爺在別人面前都是特別有文化的模樣,大家挺尊敬他的,而且他在我妹妹面前也是特別仁慈的形象,如果我沒經歷過這些,也想不到他是這種人。

-3-

父母的信任救了我

令我爆發的點,發生在初三。

我們當時睡炕,妹妹睡在最裏邊,然後依次是姥姥、我、姥爺。

有一天晚上,他把他的生殖器塞到了我的被窩裏,我還摸到了。我不敢動,假裝睡着了,他還拿那個來蹭我的腿,我覺得好惡心。

第二天我實在受不了了,趁沒人的時候,就跟姥姥說了,我說昨晚姥爺把什麼東西塞到了我被窩裏,還熱乎乎的。姥姥不太相信,「應該不能吧?」但那天晚上,就沒有讓我再睡在姥爺旁邊了。

他真的就是不厭其煩地騷擾我,那段時間我特別鬱悶,而且都初三了,我還得認真學習。

我打電話給我媽,「我這個學期就要搬走,你要不把我弄走,我就去跳河。」過了沒多久,我媽就幫我轉學了,搬去和爸爸媽媽一起住。

後來我把這個事跟我爸也說了,他特別憤怒,但也沒有去找過我姥爺,畢竟挑明瞭這個事,對誰都不好。

我妹妹應該沒有遇到像我這樣的事,長大以後我隱晦地問過她,「小時候有沒有人對你做過奇怪的事?」她說沒有。

經歷過這些以後,我覺得對小孩進行一些適當的性教育真的很有用,應該在 ta 很小的時候就跟 ta 普及這方面的知識,而且要告訴 ta,遇到事情一定要跟父母說。

小孩子跟你說這些事情的時候,一定要信,無論 ta 說的那個人看起來有多麼地正直,也要相信孩子說的話。

 

 

我就是因爲爸媽相信我,把我帶走了,才救了我,所以我現在心態還可以。假如他們當時沒有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還會發生一些什麼事,太可怕了。

——————————

李靜和甜甜都選擇了把自己的遭遇告訴父母,也在最關鍵的時候,獲得了父母的信任、支持和保護。

但能夠積極去尋求幫助的兒童還是少數,尤其是面對這種親人作案的情況,多數孩子可能都會選擇保持沉默,自己去慢慢消化這樣的經歷。所以我們知道的案例,永遠只是冰山一角。

播出這期節目,我們重要的不是提醒你如何去提防身邊的親人,而是告訴你,性教育必須要趁早。

如果你認爲談性是一件難以啓齒的事情,而排斥給孩子性教育,那當孩子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ta 就不能保護自己。因爲 ta不能分辨這種舉動是一種示好,還是傷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